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驚天地泣鬼神”,2017車圈發生了啥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1月04日 18:11   北京新浪網

  (本文轉載自每日汽車)

  雄安新區成立、國産航母下水、C919首飛,在即將過去的2017年,快速發展的中國可謂是牢牢吸引住了全球的目光,與國家的快速發展照相呼應,國內的汽車行業也在劇烈的變動之中取得了長足的進步。

  作為全球最大的汽車市場,在2017年,除了極具競爭力的産品不斷湧現之外,一汽換帥、三大國企暗送秋波、寶能入主觀致以及江淮大衆合作、特斯拉國産等,一遍又一遍的觸動着圈內“鍵盤手”的神經,讓我們看看2017年走過的路,發生了哪些撼天動地的大事件。

  2017年8月2日,徐平調任中國兵器裝備集團公司董事長,徐留平履新一汽集團公司董事長的消息正式確認,經過近一周時間的醞釀,“雙徐對調”的浩大工程終於塵埃落定,隨后一汽、東風紛紛改名,一汽、東風、長安三大央企也共同簽署了戰略合作協議。在國企改革的宏大背景之下,三大央企頻頻擴大交集,似乎在印證着外界合併的傳聞,但三家車企涉及品牌衆多,業務線上産品重疊嚴重,如果真的合併,將從上至下全面考驗三大集團的管理能力。

  隨着徐留平的正式履新,一汽內部也掀起了一場前所未有的改革運動。一汽技術中心重組,分別設立了研發總院、造型設計院、新能源開發院、智能網聯開發院;在人員管理上實行“全體起立,全員競聘”的舉措,同時抽調衆多合資品牌在內的衆多優秀人才進入集團總部,優化了標準化流程。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改革在很大程度上打破了一汽內部固有的利益鏈,使得中高層的管理變得更加明晰,但也在一定程度上“動搖了軍心”,致使人才流逝成為一汽面臨的新問題。不過總的來講,改比一成不變要好,並且這樣的“大動作”也引起了衆多媒體的廣泛關注,從這裏來说,此次改革也稱得上是一次成功的營銷事件。

  倘若評選2017年度人物,賈躍亭絶對稱得上是一個重量級選手,從上半年賈躍亭高舉“樂視欠債樂視還”的標語,到下半年賈躍亭“出逃”、樂視更名以及F F的數次“融資烏龍”,而那個“下周”也變得遙遙無期,賈躍亭儼然已經成為了新聞熱點的代名詞,為媒體貢獻了無數的頭版頭條。不過,隨着時間的推移,以“夢想”之名響徹天下的賈躍亭變成了自说自話。賈躍亭,自己干了什麼事,心底沒點數麼?

  2017年6月,吉利成功收購寶騰汽車49.9%的股份以及豪華跑車品牌路特斯51%的股份;11月,收購美國Terrafugia飛行汽車公司的全部業務及資産;12月初又花了45億美元收購了戴姆勒公司5%股份;12月27日,吉利再次出手沃爾沃花費30.25億歐元,收購沃爾沃集團8.2%的股份,成為了沃爾沃集團的第一大股東。短短半年的時間,進行了四次“外購”,支出超過800億的現金流。不得不服,吉利這是真的土豪。

  2017年12月29日,觀致汽車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正式由奇瑞汽車總經理、觀致汽車董事長陳安寧更換為寶能控股(中國)有限公司現任總經理、寶能汽車有限公司現任監事會主席陳琳,而在此之前,寶能以16.25億元獲得觀致汽車25%的股權,成為了觀致汽車的又一大股東。雖说未來奇瑞和Quantum(2007)LLC誰是第二大股東,寶能持股比例究竟是50%還是51%,都還是一個未知數,但寶能通過收購的方式邁進汽車行業已是不爭的事實,更為值得一提的是寶能僅是衆多“門口的野蠻人”之一,越來越多的企業通過收購或入股的方式進入充滿可能的汽車行業,這也預示着汽車産業在新時期面臨着一種裂變和重整趨勢,而新觀致只是此次裂變整合的一例而已。

  2017年10月11日,《汽車公社》獨家報導了長城寶馬合資正積極尋求廠址的消息,緊接着長城汽車發公告表示,長城寶馬雙方已於2016年4月18日,簽署了開發純電動車和傳統動力汽車可行性保密協議;2017年2月21日,雙方簽署了就MINI品牌汽車進行合作的可行性進行探討和評估的協議。而寶馬方面則表示針對MINI品牌的戰略規劃和全球佈局需要多樣化的合作伙伴和新的合作模式,並表示進一步提升MINI品牌在中國的發展離不開本土合作伙伴的支持。

  雖说經過這一波輿論的洗禮之后,長城寶馬合資一事並未透露出新的進展,但雙方合作瞄準MINI品牌,極不影響寶馬與華晨的關係,又迎合了國內快速發展的新能源市場,從這裏说來雙方的合作並無阻力,倘若未來寶馬與長城的合作關係擴大到現有的寶馬品牌,那華晨確實應該好好反省一下自己。

  6月1日,在中德兩國總理的見證之下,江淮大衆簽署了合作協議,成立新合資公司共同開發新型電動車。正是有了江淮大衆的“模板”,北汽戴姆勒、福特衆泰和東風雷諾日産等新合資公司也紛至沓來。短短一年時間之內,在乘用車領域國內就出現了四家新合資公司,並都將目光投向了純電動車市場。在30年前從大衆合資的那一刻起中國傳統燃油車就注定了落敗的命運,當新能源汽車成為中國汽車工業彎道超車的法寶時,江淮大衆式的合資是否又會重蹈三十年前的覆轍。

  9月28日,有關部委聯合公佈了《乘用車企業平均燃料消耗量與新能源汽車積分並行管理辦法》,在國內新能源市場剛剛起步,新能源補貼逐步滑坡的背景下,雙積分政策的實施將倒逼車企轉戰新能源領域,進而推動新能源市場的快速發展,完成由補貼促進到積分倒逼的轉變,從長遠來看,雙積分政策的實施有利於新能源市場的長遠發展。

  6月22日上午,一張上海市政府與特斯拉簽約的照片開始在朋友圈流傳,醞釀了半年之久的特斯拉國産事件再次成為人們議論的焦點,緊接着10月特斯拉在上海獨資建廠的消息又開始在圈內廣為傳播。雖说外界對特斯拉國産的消息頗為上心,但特斯拉方面則滴水不漏,仍以“暫未得到消息,以官方消息為準”回應着相關記者的提問。作為全球知名的電動車企業,特斯拉在中國市場的一舉一動都觸動着圈內人士敏感的神經,倘若特斯拉真的以國産的身份進入中國市場,必將對國內剛起步不久的新能源行業産生不小的衝擊。

  12月16日,蔚來汽車在北京舉辦了大型發布會,正式向市場推出了蔚來首款中大型純電動SUV蔚來ES8。同期,威馬汽車在上海舉行了品牌發布會,完成了旗下首款量産車型威馬EX5首次亮相。而在此之前,小鵬汽車也獲得了阿里的多輪融資,車和家也發布了首款車型的官方圖片,就連大廈將傾的樂視也傳來了融資十億美元的喜訊,而這所有的一切都傳達出一個聲音——造車新勢力正在快速崛起。如果说2017年是這波野蠻人的崛起之年,那麼2018年誰會成為第一個倒下的尼安德特人?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