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成都以房養老第一人后悔

http://news.sina.com   2014年02月22日 03:01   僑報

  元錢的白飯,七八元錢的小菜就算是鐘大爺的午飯了,吃不完他就留着下頓繼續吃。廣州《新快報》

  退休后,老人把房子抵押給金融機構,每月領取一筆養老金,去世后,房子歸金融機構所有。這種“以房養老”模式在有些國家已很成熟,但在中國才剛剛起步。

  2014年1月17日,四川省政府提出的《關於加快發展養老服務業的實施意見》指出,要按照國家統一安排,探索開展老年人住房反抵押養老保險試點。被媒體稱為“以房養老第一人”的成都老人鐘大爺2012年10月與當地社區管理機構簽訂協議。

  近日,記者回訪鐘大爺,鐘大爺卻说“后悔了”。

  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大爺后悔:社區沒出錢 生活沒改善

  社區日常生活照顧不周 大爺想換輪椅也被拒

  【僑報綜合報導】 2012年10月,時年79歲的鐘大爺與當地社區管理機構簽訂協議,由社區出錢出力幫他養老送終,大爺百年之后,把自己的房子贈送給社區。然而,鐘大爺近日對媒體表示:后悔了。

  成都《天府早報》21日報導,據媒體報導,鐘大爺原有一套20多平米的老房子,是過世母親留下的單位公房。一直未婚的他沒有子女,兄弟姐妹也先后去世,侄兒、侄女几乎不來往。原來的老房子裏堆滿了撿來的瓶瓶罐罐,一個沙發就是睡覺的地方。當時,社區為他辦理了低保,一個月有300多元(人民幣,下同)。

  2012年,鐘大爺獲得一套“公改私”的新房,10月,鐘大爺與所在社區(新村河邊街社區)管理機構簽署了遺贈扶養協議。

  同社區簽訂協議不久,鐘大爺就搬到了成都一個設施陳舊的單元樓樓梯背后,每個月900元的租金一直由社區代管的“鐘大爺專賬”支出。

  然而,鐘大爺说,簽訂協議后他的生活質量並沒有得到明顯改善,他實際上沒有用到社區的錢,自己的錢都很難支取。在鄰居眼裏,他過得非常清貧。

  “他們承諾得好,说生老病死都由他們負責,(拿我的錢)幫我買了保險叫他們負責嗎?買了‘工資’過后,就沒人管了。”鐘大爺说,“專賬”裏的錢都是他的拆遷補償款和獎金,並非社區給的錢。

  此外,他的日常生活起居社區也粗心馬虎對待。鐘大爺早年落下殘疾,右腳行動不便,出門都靠手推車,“就這個車子,我想換成輪椅,找他們要錢,他們说怕掉了,不給我買……”

  鐘大爺雖對社區有牢騷,但他並未打算撕毀協議,“我現在是過一天算一天,本來就過慣了(苦日子)。”

  孤老與社區的摩擦

  社區喊冤:他現在生活得不錯了嘛

  在社區管理者的概念中,還沒有把照顧鐘大爺當做“以房養老”的嘗試。

  社區服務中心主任馬波说,鐘大爺是一個特殊的案例,“他是孤老,年齡很大,很多政策也不清楚,2012年開始拆遷的時候他先是委託我們幫忙辦理相關事宜,后來才说把房子交給我們,讓我們給他養老。”

  在馬波看來,簽訂協議后,鐘大爺的生活得到了很大的改善。由於鐘大爺行動不便,他的住房賠償、“公改私”等手續都是托社區辦的。

  “現在他生活得還是不錯了嘛,他住那個地方,每個月900元,他不想搬了。”馬波说,社區之前為其爭取到廉租房,但他沒接受,后來又動員他在新房建成后入住新房,他又表示“不喜歡電梯公寓”,社區因此為其租房居住,“每個月有1000多元的養老金,足夠他日常開銷。”

  據馬波介紹,賬本會接受審計和監督,“他有時候也會找理由來要錢,比如買了衣服來報銷,我們也會給他,但是理由不充分,我們怕他亂用,就沒有給他。”

  啟示

  倒按揭難解老齡化核心問題

  “以房養老”作為一種創新和探索,目前很多人都抱以質疑和觀望的態度。有媒體將鐘大爺稱為成都“以房養老第一人”,他的“后悔”很可能動搖人們對於這一養老方式的信心。

  不過,鐘大爺採取的這種方式或許還不屬於嚴格意義上的“以房養老”。以房養老主要是“鼓勵保險公司參與養老服務業建設”,而鐘大爺簽訂協議的對象不是金融機構,而是社區,本質還是屬於“遺贈扶養協議”,與政府即將推行的以房養老有差別。

  據相關報導,老人和與其簽訂遺贈扶養協議的社區各執一詞——老人認為自己生活沒有明顯改善,錢難支取,想換輪椅都不給買;而社區卻認為他的生活得到了很大的改善。

  雖然現在還不能直接證明社區方是否失職,但從老人發牢騷這一點來说,這種養老方式並沒有完全讓他感到舒心和滿足。

  盡管鐘大爺的養老模式只是與以房養老打了個擦邊球,但也有類似之處。一是作為失獨老人或無子女老人,協議簽訂后,誰來監督執行,誰來保證老年人的權益訴求;二是精神養老仍舊空缺。

  根據相關解釋,以房養老模式解決的只是誰給付養老金的問題,而不是誰來照顧老人的問題。老人在哪裏養老,如何度過晚年時光,誰為他們排遣孤獨,這些困擾着中國老齡化社會的核心問題並不能因為“倒按揭”而得到妥善解決。

  中國“以房養老”的尷尬

  銀行大多觀望 兒女不舍房産

  老人:凡膝下有兒女的老人都不會這麼做

  大陸央視走訪江西、山西多家銀行了解到,目前開展了“以房養老”業務的銀行少之又少,不少銀行機構都表示目前對該項政策仍處於觀望狀態。

  大陸央視報導,在江西,一位國有銀行個貸部的工作人員道出了銀行的顧慮,“以房養老”一旦推出,如果貸款額較少的話經辦人不願意,如果貸款期長,機構又有可能吃虧。

  “首先擔心的就是房價會下跌,抵押物縮水。其次是我們商品房使用權只有70年,有些商業用房只有40年,等到房屋回收以后使用年限成了問題。”該工作人員说。

  不僅如此,在“以房養老”概念被炒熱的同時,很多房地産企業卻反應平淡。

  一位在太原本地房企中擔任招標的負責人说,對於“以房養老”如何參與和推進,他們還沒有做相關的研究和評估。

  另一方面,受傳統觀念、經濟收入等影響,目前南昌市大多數老人不願意選擇“以房養老”。

  “我還是更接受讓自己的孩子來給我養老,銀行收走房子,兒女得駡我。”在南昌市陽明路上,老人王大爺認為,作為老人,他們更願意把財産留給子孫后代,孩子們稍微孝順一點,自己都會過得很舒服。就算老人為了養老而將自己居住多年的房産抵押給銀行,恐怕子女也不會樂意。

  在接受採訪的幾十位老人中,大多數老人都不大願意接受“以房養老”的生活模式。

  有些老人表示,但凡膝下有兒女的老人都不會這麼做。至於“空巢老人”,“獨居老人”,目前南昌市啟動的居家養老服務,許多老人與服務中心簽訂了日托協議,不離家就可享受專人照顧的養老新方式深得人心。

  觀點

  “以房養老”是生意

  社區最好別搞

  四川省社科院社會學專家胡光偉说,以房養老是一門“生意”,“它是金融機構做的生意,是讓有提高養老質量需求的居民將自有住房反向抵押給金融機構,按時領取養老金。”胡光偉強調,以房養老是養老的補充,不能是唯一的模式。

  胡光偉表示,既然是一門“生意”,社區就不應該參與進來,“社區只是一個居民的自治組織,沒有那麼多錢,面對老百姓的養老壓力,可能無法兌現承諾,國家也無相關管理規定,對雙方來说都沒有保障。”成都《天府早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