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全球新聞大陸新聞台灣新聞財經娛樂移民雜誌書味圖片論壇

天花——困擾清王朝的瘟疫

http://news.sina.com   2009年10月20日 03:31   僑報

  ▲同治皇帝資料圖片

  今天北京的福佑寺是當年清朝皇帝的“避痘所”。資料圖片

  天花,中醫叫痘瘡,是一種惡性傳染病。對於今天的中國人,它已是一個頗為陌生的字眼,但在兩三百年前的清朝,天花之猖獗可怕,一如現在的艾滋病,人人談之色變。

  在清王朝的歷史中,天花這種疾病就像鬼魂附體,一直困擾着它。紫禁城的高墻與重門,曾經無數次抵擋住了急風暴雨、箭矢火炮,卻未能抵擋住天花的肆虐橫行。前後住在這裏的十位大清皇帝,其中順治、同治直接死於天花,康熙和咸豐雖然僥倖從天花的魔掌中搶回性命,臉上卻留下永久的麻點。

  為避天花不上朝

  順治是清朝入關後第一位住進紫禁城的皇帝。這位憂鬱敏感的少年天子從懂事起,便置身於政治危機及情感挫折的漩渦中,承受着同齡人想象不到的磨難。

  在順治親政的十年裡,他一方面努力鞏固和擴展大清帝國的基業;另一方面,他又厭惡政治,時時夢想着當和尚,遠離塵世。歷史卻偏偏給他安排下一個悲哀的結局:沒等他活滿24歲,就被天花奪去了生命。

  在16世紀末到17世紀中葉,這個時期中國的北方,戰亂與天災不斷。偏偏這個時候又爆發了天花疫情,並且是一次高峰期。當時几乎沒有有效的防治辦法,只能躲避。

  不但百姓惶惶不可終日,就是“萬歲爺”也不例外。為躲避天花的傳染,順治甚至不惜打亂正常的朝議制度,躲在深宮不敢上朝。

  蒙古各部落一向是清朝最可依賴的力量。從順治的父親皇太極開始,蒙古各部落首領每年都要朝見皇帝。但順治執政時期,竟然連續6年沒有接見千里迢迢前往的蒙古王公,原因就是害怕傳染上正在蒙古流行的天花。

  難逃天花的魔影

  有人說順治對天花的恐懼,達到神經質的程度。他甚至認為宮中也不安全,還要跑到外面“避痘”。

  其實,到宮外去躲避天花是早有先例的。清朝入關之前,盛京(今瀋陽)城外的天寧寺,就一度作為皇家躲避天花的重要場所,順治父親皇太極就曾在那裏躲避天花。

  清朝入關後,出宮避痘的風氣更加流行。順治的兒子玄燁(康熙)生下不久就被抱出宮外,在紫禁城西華門外一處府第中“躲避天花”,這座府第就是今天北京的福佑寺。直到玄燁兩歲後染上天花,並挺過這一生死劫難後,才搬回宮內。

  順治在宮外寺廟和行宮躲了一段時間後,還是認為離疫區太近不保險。順治八年冬,京城天花大爆發,順治帶着太后和皇后以打獵名義到遵化一帶的山野之中。身為一代天子,竟為天花所迫,不得不在天寒地凍的時候數月躲避在荒郊野外,其苦惱與難堪是可以想見的。

  最終,他還是沒能逃脫天花的魔掌。順治十八年正月初七,新年的鞭炮硝煙還未散盡,這個年輕皇帝在紫禁城養心殿咽下最後一口氣。順治死後,朝廷依照他的遺囑,將他葬在生前躲過天花的遵化山中。

  瘟疫危及大清國本

  那些剛從白山黑水入關的八旗兵丁,由於生在關外,比關內百姓更易感染天花。

  馳騁疆場的八旗兵,素來驍勇無畏,但面對天花,卻顯得英雄氣短。《清世祖實錄》記載:順治元年,清軍准備入關。大軍出發在即,肅親王豪格卻心驚膽戰地說:“我還沒出過痘呢,此番入關作戰,叫我同去,這不是要我的命嗎 ”

  天花的流行,已影響到八旗人丁的數量與質量。皇室族譜《玉牒》對此的記載令人觸目驚心:順治生有8名阿哥,其中4名早亡,6位格格竟只剩一個;康熙共有35位皇子,其中15位早亡,25位公主則死了13位。其他皇室成員的子女死的則更多。所以,防天花,實際上已經成為清朝立國的國策之一。

  清朝入關前,統治者就頒佈了很多法令,規定一旦疫情發生,必須立即將疫區封鎖,已經出痘的人嚴禁出走,那些在疫區內沒出過痘的人,一律遷往偏遠地區隔離;對那些不及時報告疫情或者擅自掩埋天花死亡者的人,官府要追究責任,甚至以死罪論處。

  順治二年的諭旨宣佈:凡是民間出痘者,立即遷出城外40裡進行隔離。甚至一些偶爾患感冒發燒、風疹疥瘡的病人,也被統統遷出城外。

  據史料《東華錄》記載,那些被趕出城的貧苦百姓,無食物無居所,只能把年幼的孩子拋棄在路旁,悲慘的景象讓人不忍目睹。

  康熙因禍得帝位

  清宮對天花由被動躲避轉為主動防治,是從康熙皇帝開始的。

  從現存的畫像中可以看到,康熙氣宇軒昂,儀表堂堂。其實,當時的畫家顯然掩蓋了一些細節——康熙臉上的麻子。這是天花給他留下的印記,而康熙能當上皇帝,也恰恰沾了天花的光。

  順治病倒後開始考慮繼承人的問題,當時他看好次子福全,而順治母親孝莊皇太后則堅持立皇三子玄燁。順治就去徵求欽天監監正湯若望的意見。

  湯若望是在清宮服務的西洋傳教士之一,因知識淵博受到順治尊重。湯若望很快幫順治下定決心:選玄燁做接班人。理由很簡單,玄燁已出過天花,對這種可怕的疾病終身免疫。

  這一決定是對的。康熙一生很少得病,始終以充沛的精力投入治理國家中。由於康熙的雄才大略,清王朝一步步走向鼎盛,猖獗一時的天花也得到有效遏制。

  推廣民間種痘法

  在康熙的推動下,清朝防天花的措施逐步走向系統化、制度化。他在太醫院專門設立了痘診科,廣征各地名醫;又設立“查痘章京”的職位,全面負責八旗防治天花事宜。

  康熙時代中後期,南方傳統的種痘法傳入北方。這種民間種痘法又叫吹鼻種痘法,據說起源於明朝隆慶年間,分“旱苗法”和“水苗法”。所謂“旱苗法”,就是把天花患者的痘痂取下磨成細末,加冰片、樟腦吹入種痘者鼻中;“水苗法”則是把患者痘痂用人奶或水稀釋,植入種痘者鼻中。

  種痘法使接種者輕微染上天花癥狀,然後出天花,再通過中醫精心護理,讓他們安全經過天花期,種痘者就會對天花有了免疫力。康熙對種痘療法十分重視,將之廣泛推廣。

  父皇的早逝給了康熙太大的刺激,因此雖然政務繁忙,但他對皇子們的天花防治,沒有絲毫鬆懈。

  康熙十七年,皇太子出痘,當時正值吳三桂等三藩叛亂的緊要時刻,但康熙為護理太子,竟然連續12天沒有批閲奏章。太子痊癒後,宮中舉行了一系列慶祝活動。

  太子出痘期間,候選知縣傅為格照料有功,被提升為武昌通判。兩年後,得知他種痘防治天花確有一套,康熙召他入宮,專門負責皇子們的種痘防疫。從此,皇子種痘防天花作為制度正式確立下來。

  由於康熙舉措得力,天花的蔓延得到有效遏制。此後的100多年,宮中很少再傳出關於天花的消息。

  令人驕傲的是,日本、俄羅斯和一些歐洲國家派專人到大清國學習種痘法,並對這種奇妙醫術進行研究。

  死於天花的同治

  100多年過去了,誰也沒想到,天花這個潛伏的病魔會再次睜開眼睛。同治十三年十二月初五,紫禁城突然傳出驚人消息:慈禧的獨生子,不滿20歲的同治皇帝死了!

  同治不到6歲就繼位登基,是個內心空虛、性格古怪的少年天子。他不愛讀書,醉心游戲,骨子裡對宮中生活和帝王職責極為厭倦。

  關於同治死因,民間有各種猜測。據說他常溜出皇宮,出沒於酒樓戲院甚至花柳街巷。因此有人猜測,他可能是死於梅毒,也有人說他可能死於疥瘡……對於種種說法,官方一律保持沉默。因此小皇帝到底死於什麼病,成了一個謎。

  100多年後,人們從清宮檔案中發現同治的“脈案”,上面明白記錄著同治得的是天花,並詳細記錄了癥狀:“濕毒乘虛流聚,腰間紅腫潰破,漫流膿水,腿痛筋攣;頭頸、胳膊、膝上發出痘癰腫痛……”醫學專家對檔案進行了認真分析,結論是,同治死於天花。

  史學家也指出,清朝典章制度非常嚴格,皇帝私自從紫禁城裡跑出去尋花問柳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天花剋星牛痘法

  對於同治之死,人們聯想到同治的父親咸豐,他也受到過天花襲擊,難道他們父子都沒接受過種痘嗎 結論只有一個:中國傳統的種痘方法不具有100%的功效。

  讓我們把目光再轉回到18世紀的歐洲。就在紫禁城高歌歡慶降伏了天花病魔的時候,歐洲人也在潛心研究從大清國學來的民間種痘法,最後取得了突破性進展。

  1796年,英國醫生真納在中國種痘法基礎上,發明了“真納法”,也就是著名的牛痘法。正是靠這種先進療法,人類將天花徹底埋葬了。

  據史料記載,這種西方的牛痘法嘉慶年間已傳到中國,可是紫禁城的御醫們不以為然。同治得了天花後,以慈禧為首的王公大臣,不是積極尋求新的療法,而是在宮內外大搞“供送痘神”的迷信活動。王公大臣們身穿花衣辦公,慈禧、慈安兩宮太后還親自跑到壽皇殿行禮,祈求祖先神靈保佑。

  一身瘡痍的同治,在這種求神祭祖的喧囂中悄悄離開了人世。他死在了養心殿,那裏恰恰是100多年前順治被天花奪走性命的地方。

  中國央視《探索·發現》節目“歷史系列”之《清宮秘檔》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