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全球新聞大陸新聞台灣新聞財經娛樂移民雜誌書味圖片論壇

中國口琴宗師石人望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4月11日 00:46   僑報

  石人望資料圖片

  石人望編撰的中外口琴名曲作品集。 資料圖片

  石人望口琴獨奏選曲唱片。資料圖片

  石人望(1906~1985年),浙江寧波瑾縣人,口琴演奏家,被認為是中國口琴藝術的倡導者。他1928年開始學習口琴,1929年在上海創辦大衆口琴會。中外音樂界稱讚他是“口琴大師”、“中國口琴一代宗師”。以他名字命名的“石人望”牌中國産口琴遠銷至到香港、澳門、新加坡、日本和歐美國家。

  母親是他的第一個音樂老師

  石人望原名惠良,他3歲喪父,幼年與母親相依為命。他的母親章啓英是一位音樂教師,終日與音樂為伴,每天唱歌、彈琴。這直接影響了石人望,因而他從小就特別喜歡音樂。

  1912年,石人望6歲時隨母親前往上海。上海是東方大都市,歌舞廳遍地,西方人的音樂不絶於耳,學校裡還專設音樂課。章啓英見兒子有音樂天賦,就在教書的課余時間教兒子識譜、彈琴、唱歌。近水樓台先得月,在母親的指導下,石人望在音樂方面進步很快,每次音樂考試都名列前茅。

  讀初中時,他所在學校要籌備一個學生合唱隊。一天,石人望在操場上引吭高歌,那圓潤的嗓音、優美的旋律,把負責合唱隊的音樂老師聽得直鼓掌。這位老師走過去對石人望說:“你可以免費入隊。你的歌唱得這麼好,誰教的 ”石人望如實相告:“我的母親,她是我的第一個音樂老師。”

  升入高中後,由於家境貧困,付不起昂貴的學費,石人望中途輟學。但他不願放棄音樂,遂跑到四川路青年會參加口琴訓練班。當時,中國還沒有國産口琴,他就到樂器店買了一支德國造的舊“沙維尼亞”20孔口琴。口琴訓練班的學費也很昂貴,石人望付不起,不得不回家自學,他的輔導老師還是母親。

  母親對他說:“古今中外自學成才的大有人在。俄羅斯文學家托爾斯泰說過,天才十分之一靠靈感,十分之九是血汗。英國科學家愛迪生也說過同樣的話。”石人望記住了母親的話,為了盡快提高口琴吹奏水平,他夜以繼日地不斷練習,反復琢磨。嘴唇吹麻了,唇邊出血了,他也顧不得。有幾次他扁桃體發炎,話不能說、飯不能咽,可他還是堅持吹,有時甚至一天吹10多個小時。若幹年後,他對友人說:“我的成功是用血汗換來的。”

  石人望取得了成功,從此把口琴藝術作為自己的終生職業,作為安身立命的手段。他抱定這個宗旨,最終闖出了一片新天地。

  甘當園丁普及口琴

  在十裡洋場的上海灘,有錢人視鋼琴、手提琴為高級樂器,認為這才是第一流的,而口琴只是“小兒科”,不能登大雅之堂。

  石人望對這些冷言冷語不屑一顧,他認為口琴也是一種有價值的藝術,是最好的音樂普及教育工具,而且它體積小、價格低,一般家庭買得起,攜帶也方便,受孩子們喜歡,更便於推廣。

  1928年,石人望在家裏試辦了一個口琴學習班。由於他琴藝高超,且收費低廉,很快吸引了衆多學生。當時他家裏寄住着3位大夏大學的學生,經他們介紹,石人望在大夏大學組建了一個大學生口琴隊,由此逐漸提高了口琴演奏的檔次。

  大夏大學的大學生口琴隊的成立像滾雪球一樣,一傳十、十傳百地使石人望的口琴藝術名聲大震。石人望的足跡也遍及北京、天津、蘇州和無錫等地,他四處傳授口琴技藝,在社會上逐漸擴大影響。上海各家廣播電台均派記者採訪他,並邀請他到電台去做“電台教授”,通過電台教授口琴。

  1932年,石人望在北京路(今上海北京東路)祥生汽車公司樓上,租下一間寬敞的房間,創辦了“大衆口琴會”。這是一所普及口琴音樂的藝術學校。消息在報紙上傳開,衆多口琴愛好者立即慕名前往。不到兩天,名額就報滿了,可是前來報名的人還是絡繹不絶。

  於是,他就開雙班,卻仍然滿足不了學員的要求。當時社會上流傳一句話:“梅蘭芳唱戲場場客滿,石人望辦口琴學校班班爆棚!”

  次年,石人望又在亞爾培路、福熙路(今陝西南路、延安中路)租了一幢三層樓的房子,開辦了更大規模的口琴藝術學校。除夫人錢文瑋做助手,他還請了幾位學生任教。

  石人望在口琴教學實踐中,對演奏技術進行了深入的研究和創新,吹奏的方法千變萬化,能奏出優美的和聲和強有力的伴奏,如和弦、琶音、提琴音、鼓音、高音伴奏、大小伴奏、分解和音、半音等。他能用兩三隻口琴同時跳奏的方法,克服了某些複音口琴在和聲和半音方面的不足,使演奏更加動聽。

  石人望經常組織口琴獨奏、重奏和大型口琴隊合奏等演出。1936年,他在上海首創“全滬第一次口琴錦標賽”;次年又舉辦“全滬第二次口琴錦標賽”。抗日戰爭爆發後,他又發起“中國口琴獨奏錦標賽”。這三次比賽活動,對推動上海乃至中國口琴音樂事業和群衆口琴活動的發展起了重要的作用。

  石人望對口琴樂器的改進也作出了重要的貢獻。他曾監製德國和來口琴廠出品的口琴,並命名為“我你他口琴”(大衆的意思);他又監製上海中央口琴廠出品的口琴,並命名為“石人望牌口琴”。

  此外,他還為德國和來口琴廠監製手風琴,並舉辦了中國第一個手風琴學習班,引來了一批享有聲望的音樂高手,其中包括後來蜚聲樂壇的名家朱踐耳、葛朝祉等。

  吹響抗日的琴聲

  石人望有一顆拳拳愛國之心。抗日戰爭時期,他經常用口琴在公衆場合吹奏各種抗日歌曲。他最喜愛的是由田漢作詞、聶耳作曲的《義勇軍進行曲》,並經常演奏以示對抗日將士的聲援。

  1935年,日本口琴演奏家佐藤秀郎專程從日本趕到上海,向石人望求教口琴藝術。由於對口琴藝術的共同愛好,倆人成為藝術上的好友,經常在一起切磋口琴技藝。

  但有一次,石人望一瞥之間看到了佐藤秀郎的口琴蓋板上有“皇軍”兩字。這兩個字像一把利劍直刺他的胸膛,他頓時怒火中燒,對眼前的這個日本藝友産生了異樣的感覺。

  雖然他知道日本藝術家和日本軍國主義者不能等同看待,但這觸目驚心的“皇軍”兩字實在使他難以平靜。他毅然轉身,不辭而別。

  1942年,石人望應邀到蘇州去做輔導演出,中途被當地草橋小學一位音樂老師邀請去給小學生表演。在演出過程中,有日軍闖入學校。該老師擔心他的安全,讓他暫停吹奏,但他卻仍堅持吹奏《義勇軍進行曲》。

  受周恩來邀請到中南海吹奏口琴

  新中國成立後,石人望在上海少年宮、青年宮、工人文化宮及基層文化館站進行口琴技術的輔導和推廣工作。

  1949年9月10日,石人望參加了上海市長陳毅親自出席的慶祝上海解放萬人集會的演出。1951年7月18日,他又為“抗美援朝捐獻支前”活動義演,並將演出所得的426.5萬元全部捐獻。

  1956年夏,南斯拉夫藝術代表團到華訪問演出。在他們回國之前,中國國務院總理周恩來要舉行一次歡送宴會。當時,,石人望正在北京准備參加全國首屆音樂周。周恩來考慮出席招待南斯拉夫藝術代表團宴會的中國藝術界代表名單時,想到了石人望。他對文化部負責人說:“請你轉告石人望同志,就說我周恩來請他在宴會上吹奏一支《鳳陽花鼓》。”

  當天,文化部派人將寫着一個信帖交給了石人望,上面寫道:

  為歡迎南斯拉夫藝術家,定於一九五六年八月十九日(星期六)下午七時半在中南海紫光閣舉行冷餐酒會,敬請光臨。

  周恩來

  1956年8月19日傍晚,中南海紫光閣燈火輝煌。石人望步入紫光閣,看見周恩來正在和幾位南斯拉夫藝術家談話。他本不想去打擾,沒想到周恩來一下子就發現了剛進門的石人望。周恩來向外賓打了個招呼後,步履穩健地走到石人望面前,握住他的手笑着說:“石人望同志,歡迎您來。咱們見過面,那次您演奏《鳳陽花鼓》,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特別是那‘咚咚鏘’,真像是鑼鼓在敲打似的,原諒我不禮貌地點了您這個節目。”

  “總理,您別這樣說,我一定吹奏《鳳陽花鼓》!”石人望說。

  晚宴之後,演出節目開始。一支悠揚悅耳的《鳳陽花鼓》隨即縈繞在紫光閣大廳中,並贏得了陣陣掌聲。

  1956年8月28日,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等中共和中國政府領導人接見了石人望等參加全國首屆音樂周的音樂家們,這讓石人望激動不已。 在從北京返滬的火車上,他一口氣創作了《幸福的列車》、《江南之春圓舞曲》、《美麗的祖國》等口琴曲譜。

  1956年至1982年,上海出版的《新民晚報》、《新聞日報》和香港《星洲日報》、《大公報》報道了石人望的事跡。

  石人望一生普及口琴音樂,桃李滿天下。他用中外名歌名曲改編了大量口琴曲,並創作了《幸福的日子裡》等口琴獨奏曲;編著《標準口琴吹奏法》和大量活頁口琴曲譜。在口琴吹奏技法上有許多獨創,在國際上也廣泛享有聲譽。

  1985年1月28日,石人望因病在滬逝世,享年79歲。同年2月14日,,新加坡《新明日報》刊出一則由海外14個口琴團體和20位著名口琴家聯合署名的悼念詩《哀悼中國口琴一代宗師石人望先生逝世》:一生獻給小口琴,

  志在宣揚大音樂。

  桃李芬芳遍四海,

  妙曲遺音在人間。

  摘編自南寧《文史春秋》雜誌

  石春娣/文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