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全球新聞大陸新聞台灣新聞財經娛樂移民雜誌書味圖片論壇

漫話東晉名士謝安 下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4月28日 02:34   僑報

  謝安家族故居所在地——南京烏衣巷。資料圖片

  謝玄畫像。資料圖片

  東晉名臣謝安(320~385年),浙江紹興人,40歲出山,巧妙地周旋在權力的縫隙之間,維持了政局的平衡,成為一時的政治明星。他既是一個寬袍大袖、攜妓吟嘯的風流名士,又是一個談笑間強虜飛灰煙滅的超級政治家。在他的影響下,他的家族出現了一批在當時堪稱人望的俊傑。本文以詼諧的筆調,講述了與他有關的一些故事。

  (上接4月27日版)

  這個問題看似家常話,其實是辯難。它的出處是《莊子·至樂》:莊子老婆死了,莊子不但沒哭,還唱歌。他解釋說,人的生死就跟四季天氣一樣平常,我沒必要為特定的人而悲傷,盡管這個人是跟我生活幾十年的老伴。

  所以,謝安這句話講得很有玄機:我不管你們,是自然道理,但是我為什麼要管你們呢。用周星馳電影中的話說就是,你們能給個理由先

  這個問題不好答。答不好,讓叔叔傷心,答得太肉麻,太俗套,在這樣的家庭,容易讓兄弟們看不起。

  大家只好都不說話。

  這時謝玄回答說:“這就好比芝蘭玉樹,總想使它們生長在自家的庭院中啊!”謝玄的回答,源出於《荀子·宥坐》:“孔子曰:‘夫芷蘭生於深林,非以無人而不芳。’”答案句面意思是說叔叔你想讓謝氏子弟像生於深林幽谷的芝蘭那樣隱於謝氏庭階之內而芬芳依舊,但言外之意又是自表心意,表示自己要為晉室干一番事業,而且還會立身高潔,小心自處,不競權勢,不求非分。這個答案一石雙鳥,既讓叔叔老懷安慰,又體現自己遠大志向。

  這一回答,既文雅又意藴深厚,相當體現水準,一時傳為佳話。後來“芝蘭玉樹”成為人才的代名詞,王勃《滕王閣序》就謙稱自己“非謝家之寶樹”。

  經過系統而細心的培養,謝家自然人才輩出,就像敘事長詩《再生緣》說的:“人間富貴榮華盡,膝下芝蘭玉樹齊。”前後三百年間,謝家出了幾百名人才。

  但是,這樣的教育方式,實施和堅持都相當困難。像著名書法家王羲之家裏,估計就沒有這樣的成才氛圍。

  謝道韞嫁給王凝之之後,就非常輕視老公。回娘家後,心裏非常不高興,謝安安慰、開導她說:“王郎是王羲之的兒子,人品和才學也不錯,你為什麼不滿意到這個地步 ”

  謝道韞說:“我們家,在叔父輩裏頭,有阿大(謝安)、中郎(謝萬)這樣的人物;在兄弟裏頭,傑出人物也不少,比如封(謝韶小名)、胡(謝朗小名)、遏(謝玄小名)、末(謝淵小名)。沒想到天地之間,竟有王郎這種(平庸的)人!”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不是誰家都可以有這麼好的教育環境,王家算是與謝家同時期最傑出的家庭了,竟然被貶低到這種程度。

  清談養性,獲取聲望

  第三招:不斷製造新聞點

  明星製造的第三招,就是要不斷製造新聞點,讓明星始終活躍在公衆視野裡。

  再牛的明星,一旦淡出公衆視野太久,身價也得大跌。在這一點上,謝家認識很透徹,他們基本上做到了讓謝安三四年出個大新聞,保持新聞在時間上不斷線。

  當時交通不發達,傳個消息不容易,一個大新聞讓別人嘮叨三年,也差不多,等人家快忘記時,再爆出一個新聞,總之要讓人覺得“不知謝安,做人也枉然”。

  比如,前面說的謝安四歲時有故事,後來謝安七八歲、十幾歲都不斷傳出故事,成年以後,更是話題人物。

  謝安在隱居期間,一點沒閑着,他經常到首都參與玄學論辯。

  當時社會上最流行以玄學論辯為主的清談沙龍,首都建康(今南京),更是清談最活躍的地方。很多人在此一戰成名,像一度淪為乞丐的康僧淵,就是在此標新立異而一舉成名。

  高官的府邸常是舉辦這類活動的場所,像殷浩家就是名士的會所,有一次王、劉前來清談,不知不覺“墮其雲霧中”,謝尚聽其高論,“不覺流汗交面”。這裏最激烈的一場論戰,發生在殷浩與孫盛之間,他們揮舞麈尾,反復辯難,飯菜四次加溫忘食。

  司馬昱的相府也是很重要的會所,這位當了28 年宰相外加兩年皇帝的低能政治家和二流學者,是個狂熱的清談組織者,許多著名的清談都發生在其府邸。殷浩與孫盛關於“易象妙於見形”的論戰,殷浩與支道林關於“才性四本”的論戰,都發生在這裏。

  不過,謝安在首都的講演場所,主要在王家。有一次,支道林、許詢、謝安等人到王家聚會。

  謝安說:“今天可以說是賢士雅會。時光不可輓留,這樣的聚會當然也難常有,我們應該一起談論吟詠,來抒發我們的情懷。”許詢便問主人有沒有《莊子》,主人只找到《漁父》一篇。謝安就以此為題,請大家講解。

  謝安最後發言,他先問大家:“你們說完了沒有 ”大家都說:“今天的談論,很少有保留,沒有不盡意的了。”

  謝安先大致提出剛才大家講演中的一些需要商榷的地方,然後就暢談自己的意見,洋洋萬餘言。才思敏鋭高妙,加上情意有所比擬、寄托,瀟灑自如,滿座的人無不心悅誠服。

  支道林聽完之後,酸溜溜地說:“您一向對此用功,自然表現很優異呀!”竹林裡來的謝安,胸中也是一片竹林,滿身豎起利刺,談吐亮出情趣。

  以講解《漁父》的玄學水平,謝安已經可以晉升一流官階。但是謝安志向遠大,不是琢磨着要奔怎樣一個具體官銜,就像諸葛亮草堂高卧,他們需要成就一番事業的環境。

  為了這一天,他需要不斷苦練內功。江湖上技藝高強的一流高手,其實只是武功之匠。

  金庸武俠中,最強的人物之一是《葵花寶典》作者前朝太監,但是學這個寶典的人,最後都死於非命,而且誰也沒有看到過前朝太監出手,所以這個前輩功力究竟如何,無法考證。真正可證的頂峰高手是少林寺裡的那位可以輕鬆擺平當世兩大高手的無名老僧,無名老僧的高深功夫印證金庸武俠的一個定律,就是內心修養越高的,武功越高,內心修為境界決定外在修為程度。前朝太監和無名老僧,都是常人中的“異端”,內心無比強大,武功無比高強。

  金庸武俠小說中還有一個號稱武功天下最弱的人物韋小寶,也是一個內心無比強大的人物,真正做到榮辱不驚,終於也成就一番大事業。

  真正的頂尖人物,無一不是內心無比強大的超人。

  為了成為“超人”,隱居的日子裡,謝安最重要的功課就把自已的內心修煉得無比強大。養心的最好去處,當然是青山秀水。

  謝安隱居的會稽郡,包括今天的杭州、寧波一帶,這裏山青水秀。著名畫家、傳說中的《洛神賦圖》和《女史箴圖》的作者顧愷之有一次到會稽,以藝術家的考究眼光視察一番,回京後向人們說:“那裏成百上千的山岩一個比一個美,成千成萬的溪水一條比一條清。花草樹木覆蓋在山坡上,陽光下遠遠望去,恍如一片片彩雲。”

  書法家王獻之也曾賦詩說:“在山陰道上走,山水之美麗,令人應接不暇。”(山陰道上行,山川自相映發,使人應接不暇)

  會稽首府是山陰(今紹興市),時任會稽郡行政長官的是著名書法家王羲之。謝安隱居的地點是離山陰不遠的東山。

  謝安時常和王羲之、世家子弟孫綽、名僧支道林一幹人等悠游山水,或共同踏青,或清談玄理,或吟詠詩章,其樂融融,王羲之曾經得意地說:“我終將快樂而死。”

  有一次,謝安逛杭州的一個山,在曲徑深處,找到一個石洞,洞的前面是深谷,坐在洞裡,聽山水淙淙,放眼望去,綠樹和白雲交錯其中,心曠神怡,不免令人發思古之幽情,謝安悠然嘆道:“這跟古代隱士伯夷的情形差不多了!”

  筆者的家鄉是一個海島,那陣子,山還沒有被開發成景區,水也不是商業游泳場,在那些日子裡,筆者常在山頂看海,海水有節奏由綠到藍向外漸變它的顔色,最終與藍天一色。在工作緊張的日子裡,筆者經常想起那些海島。翻譯家傅雷給法國的兒子寫信也說,要經常到郊外走一走。上班族,放鬆心情最重要。

  這樣的神仙境界,在城市裡很難尋找到。後來謝安在建康的日子裡,就常常夢回東山。

  在東山的日子裡,謝安內力修為進展迅速。謝安和朋友們經常坐船縱橫於江河之中,縴夫拉着纖繩,有時慢,有時快,有時停下,有時等候;有時又不拉,由船任意飄蕩,撞着別人的船,碰着河岸,謝安從不着急,從不喝斥、責備。

  他強由他強,清風拂山岡,他橫由他橫,明月照大江。無論風雨如何,謝安不表喜怒。

  他們還常常坐船到海上遊玩。有一次起了風,浪濤洶湧,孫綽、王羲之等人一齊驚恐失色,提議掉轉船頭回去。謝安這時精神振奮,興緻正高,又朗吟又吹口哨,不發一言。船夫因為謝安神態安閑,心情舒暢,便仍然搖船向前。一會兒,風勢更急,浪更猛了,大家都叫嚷騷動起來,坐不住。謝安慢條斯理地說:“這樣看來,恐怕是該回去了吧 ”大家立即響應,就回去了。果然雅量驚人。

  人們深信,以謝安這樣遇事不驚、沉着冷靜的氣度,完全能夠鎮撫朝廷內外,安定國家。

  (全文完)

  摘編自《門閥舊事》,中國長安出版社(北京)

  倪政興/文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