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探尋天書密碼之謎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3月20日 20:55   僑報

  馬寶光正在清理“天書”周邊的泥土。

  造形奇特的“天書”。

  河南位於中國的中部,是中華民族和華夏文明的重要發祥地,有着極為豐富的文化資源。2010年初春,中國考古學者馬寶光在河南方城縣走訪時,當地村民說出的一個秘密吸引了他的注意。村民很早發現在山上的巨石上,有很多大小各異的凹槽,人們紛紛傳說是仙女留下的“腳印”,那巨石上的印記到底是什麼呢 具有多年考古經驗的馬寶光立刻意識到,這絶不可能是什麼仙女腳印,但那是自然的傑作,還是先人所為 這一切都顯得十分神秘。

  背刻“天書”大石羊現世

  帶着好奇,馬寶光決定在河南駐馬店泌陽羊冊鎮周圍的山崗上巡查。冬日的陽光溫暖而舒適,山野也變得荒涼遼闊,平常隱藏於叢林中的石頭此時也顯得格外顯眼。經過幾天的巡山,馬寶光還真是有了一個驚人的發現。

  在羊冊鎮的一處潛山上,他發現了一個龐大的巨石組成的“梅花陣”。“梅花陣”分佈於山坡的周圍,每一個石陣中央都有一尊背刻有凹穴和溝槽岩畫,在當地被稱為“天書”的大石羊。

  這一發現令馬寶光激動不已,他在大綿羊邊整整坐了一夜。他說,那是先民們想通過這種方式與今人對話。

  回憶當時的情況,馬寶光介紹:因為中國古代典籍上和《尚書》上都有記載,就是“聖人出,河出圖、洛出書”,有的說是烏龜上有天書,有的說是似龍似馬的動物上有天書。在羊冊鎮發現了刻在大綿羊上,所以他當時特別激動。

  中原的岩畫與“河圖洛書”有很深的淵源。據《山海經》記載,軒轅背負“河圖”“洛書”交給伏羲和女媧,而軒轅就是龜,伏羲則為卧羊。此次發現,與歷史極為吻合,“羊負天書”之說在此有了實物的印證。

  隨後“羊負天書”的發現頓時讓這片平靜的山野吸引了來自山外方方面面的關注。專家學者紛至沓來,他們發現大石羊身上的岩畫“天書”符號,與至今未曾破解的具茨山岩畫有着驚人的相似。

  位於河南境內的具茨山既沒有名山的險要,也沒有五嶽的名氣,但它卻在2008年因岩畫的發現震驚世界。3000多處的具茨山岩畫填補了中原地區無岩畫遺址的空白,有人稱它是人類文明的恢弘藝術的傑作,是刻於石頭上的鮮活的“史書”。

  在具茨山和羊冊鎮發現岩畫後不久,人們在河南的南陽淅川、鎮平、南召、許昌襄縣、平頂山、葉縣等地先後發現萬餘處凹穴溝槽岩畫。這些像古人密碼一樣的天書被一個個發現之後,衆多考古專家學者便聚集河南開始對這些神秘符號進行詳細的研究,想從中尋找一條通往遠古的路。

  那麼,這些沉默千年的古老岩畫石刻到底是比甲骨文更早的文字,還是古人占卜星象的卦圖 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功,還是史前文明的記載 是先民對生殖的崇拜,還是原始的祭祀場地 考古、地質、環境等專家能否解開這些“天書”密碼的千古謎團

  岩畫天書是天地“DNA”

  經過長時間資料整理和分類研究,考古專家們發現河南的岩畫大多屬抽象岩畫類,可分為圓形凹穴、方穴、網格、溝槽、不規則線條、符號等。除此之外,還有“梅花穴”,即中間一個大的,周圍環繞多個小凹穴,尤如一朵朵盛開的梅花。

  據河南省考古研究所研究員蔡全法介紹,這些岩畫的分佈是有規律的,比如說具茨山的岩畫一般來說它的朝向,一種是朝天,一個是向陽,另外是在泌陽、方城。有些岩畫跟具茨山岩畫略有差別,在石頭的陰面偶爾也能發現岩畫,這在具茨山是比較少見的。一般認為朝天的是讓天神、是讓上天看的,所在側面上有些人認為它是讓人看的。當然這是一種猜測,因為當時怎樣去處於什麼樣的思想去刻這些凹穴,還有待進一步研究。

  在對岩畫的研究中,考古學者馬寶光則有了另外的發現,五穴王排方陣天書的數目與天地之數五十五完全穩合,這與伏羲八卦、河圖洛書有實證性牽連,似乎凹穴有天地萬物“DNA”的意向。

  馬寶光表示,他在泌陽發現的五排岩畫天書凹穴都是一樣,每一排是五個數,五五二十五,這與古書上所說的天地之說五十五正合。天地之數,就是天地的“DNA”,天地的“DNA”中國古書上早都有記載,是五十五,這十個數當中有陰數有陽數,就是奇數和偶數,陰數和陽數加起來是五十五,這正是天地萬物一切的“DNA”。

  那麼岩畫天書是不是天地的“DNA”整整齊齊的五五二十五,與古代典籍的記載,與衆先賢的推測一模一樣,所以馬寶光認為這似乎就是天地的“DNA”。

  這些既有區別又有相同之處的“天書”符號,是怎麼製作出來的呢 考古專家也進行了分析。他們認為,具茨山及其周圍的岩畫,一種是研磨;一種是鑿刻,就是用工具去鑿。山體上這些岩石硬度不高,石頭去研磨的話,磨個坑也不是很難的,但是還有一部分是通過更硬的一種工具,是不是金屬工具目前沒有證據。

  岩畫的製作方式在現代人來看是非常簡單的一件事,那麼這些在山谷和山坡上裸露着的、各具特色的神秘岩畫,究竟蘊含著什麼意義,至今仍是個謎。

  來自遠古的“密碼”

  到目前為止,專家對發現的“天書”有種種猜測,這些“天書”也許就是先民的紀事本,大事用大穴,小事用小穴,用溝槽將其連接,長期保存部落內發生的重大事件,便形成了歷史。每個岩畫所在地均為各部落祭祀場所,所刻岩畫的內容完全是反映部落內部的活動。

  在諸多觀點中,大多數專家、學者都認為是先民們對生殖的崇拜,這些“杯狀”穴均為生殖器的崇拜。還有一些岩畫有乞求人畜興旺、農粟豐收的含義,但在生殖崇拜上,衆多專家是一致的。

  蔡全法表示,凹穴的起因應該和當時人們的生活環境密切相關,因為人類要生存就要有兩個方面,要麼就是為了祈求豐收,要麼就是為了人類自身的繁殖和生産。先人之所以要到高高的山嶺區做岩畫,是因為山體離天比較近,上天是有神的,這樣祭祀更能讓天上的神知道他的祈求和願望,然後達到他們要達到的目的。

  現在,加利福尼亞州的印第安人婦女生孩子前,仍要在山上祈禱並創作凹穴岩畫。在河南泌陽羊冊鎮,嬰兒夭折之後,仍要放在山上最高處,刻有“天書”的岩石上,用來祭天。也許,這種延續幾千年的習俗似乎就是“生殖崇拜”印證的“活化石”。

  而今,對天書岩畫的種種解釋仍不能破疑其迷,但可以肯定地說,五大洲所發現的岩畫就是早期人類共有的思想意識與情感的真實紀錄,是史前文明的載體。

  專家們對河南岩畫"天書"的研究還在繼續。但這些岩畫所紀錄的內容到底是何事,發生在哪個年代,在當時有多大影響等諸多謎團仍要等待科學的探索與發掘。

  在河南,凹穴岩畫到底還有多少,沒有人知道,這些並不難統計。但穿越數千年的史前文明卻隨着歷史的車輪,將成為永遠無法釋開的“密碼”,這部著於岩石上的“天書”謎團也將永遠無法破解。

  中新社供僑報特稿王永記 朱曉娟 何曉聰/圖文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