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南明二帝“窩裡鬥” 梁鍙騙好友自盡抬屍降清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3月21日 02:50   僑報

  南明隆武帝“御駕親征”前,留下四弟朱聿粵在福州留守。公元1646年8月福州陷落,朱聿粵倉惶逃往廣州。不久,隆武帝死訊傳出。10月,瞿式耜、丁魁楚等人在肇慶擁立永明王朱由榔(後來的永曆帝)於肇慶“監國”。

  隆武朝的大學士蘇觀生與丁魁楚素有過節,福州陷落時他正在廣東募兵,出於個人恩怨,他提出“兄終弟及”之說,於11月在廣州擁立朱聿粵為“監國”。三天后就舉行登基大典,改元紹武。

  不到半月,永明王也在肇慶稱帝,改元永曆。隆武帝時就有魯王朱以海稱監國,此時南明又出現二帝並存的局面。蘇觀生下令殺掉永曆朝的來使,激起永曆帝派兵部右侍郎林佳鼎舉兵“討伐”,紹武帝也派陳際泰出兵向肇慶“討伐”。

  11月底,兩支南明“討伐軍”相遇於廣東三水,永曆軍先獲勝利,攻殺八百多紹武兵,陳際泰狼狽而逃。林佳鼎得意忘形,揮軍殺奔廣州而來。紹武帝一下子着慌,蘇觀生倒有主意,他派林察率數萬海盜(已招安為紹武軍)前往迎敵。

  林察與林佳鼎是舊相識,就派人詐降。林佳鼎信以為真,置林察兵於不顧,徑自帶領戰船追擊往海口方向竄逃的紹武殘軍。林察所率的昔日海盜個個勇於海戰,又富於經驗,暗中設伏。突然向永曆軍船施放火器,永曆兵潰敗,不是被淹死、燒死,就是被自家明軍殺死。林佳鼎本人也受炮擊,死無全屍。永曆軍只有30余騎逃出。

  “窩裡鬥”中大獲全勝,紹武帝自以為“天授帝位”,開始搞郊天、祭地、幸學、閲兵的花架子。君臣上下,又大肆封賞,胡亂賜官,究其實也,他只是廣州一個城的“皇帝”而已,“七門之外,號令不行”。(黃宗羲《行朝錄》)

  永曆、紹武兩軍在海口血戰之際,李成棟、佟養甲的清軍已在辜朝薦(潮州人,退休明官)帶領下攻取漳州,又襲取潮州,並誘降大盜陳耀,攻克惠州。李成棟的清軍一路上最大的障礙是山路崎嶇,真正的抵抗几乎沒怎麼遇到。往往在城下一列兵,南明守軍就城門大開,府縣守官拿着簿冊恭謹獻降。

  為了麻痹廣州的紹武帝和蘇觀生,李成棟還讓各地官員書寫信件送遞廣州,報告說沒有任何清兵到來,致使廣州的紹武君臣相安泰然,自以為沒有任何迫近的危險。

  公元1646年12月14日,李成棟派300精騎從惠州出發,連夜西行,從增城潛入廣州北。清軍十多人化裝成艄公,從水路大搖大擺乘船入城,然後上岸,直到布政司府前他們才在衆人面前掀掉頭上包布,露出剃青前額的滿人髮式,揮刀亂砍,大呼“大清兵到”。百姓民衆爭相躲避,亂成一鍋粥。

  紹武帝正和蘇觀生等人正在國子監“視學”,忽然有衛士急報清兵入城。蘇觀生非常生氣,昨天潮州還有信報說一切無恙,今天怎麼會有清兵來此,他揮手讓左右殺掉報信衛士。

  入城的清兵很快殺掉廣州東門守衛,大開城門,數百清兵策馬沖入,大紅頂笠滿街馳奔。紹武君臣這才知道清兵真的殺到,無奈大兵都西出和永曆軍交戰未返,宿衛禁兵也召集不全,一時間作鳥獸散。

  情急之下,紹武帝易服化裝外逃,但最終在城外被清兵抓住,關押在府院。李成棟大概因為廣州城攻克得太容易,心情不錯,既沒下令屠城也沒有立刻殺掉紹武帝,還派人送食物飲水給紹武帝。一直昏庸無能的紹武帝倒是堅拒不受:“我若飲汝一勺水,何以見先人於地下!”晚間,趁守兵不備,朱聿粵用衣帶自縊而死,和他哥哥一樣,做到了“國君死社稷”。

  射死一帝,又生擒一帝,至此,李成棟的滅明之功臻至高峰。

  最後,也要交待一下那位蘇觀生。呼天不應,呼地不靈,蘇觀生跑到他一手“提拔”的生死好友吏部都給事中梁鍙處問計。梁鍙一臉忠義,平靜說:“死耳,復何言!”於是兩人商定分入廳堂左右的東西房,上吊報國。

  梁鍙入房後,自己掐住脖子嗷嗷叫幾聲,又踢翻凳子給自己“配音”。旁邊的蘇觀生認定這位好友已自殺殉國,提筆在牆上大書“大明忠臣義士固當死”,然後上吊自殺殉節。梁鍙聽得真切,馬上衝進屋指揮仆人扛着蘇觀生屍體向清軍投降,聲言有獻“僞大學士”之功,並深獲李成棟嘉獎。

  摘編自《小憐玉體橫陳夜》

  安徽文藝出版社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