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國民黨破四舊引騷亂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3月22日 05:50   僑報

  江蘇某地城隍廟大門。資料圖片

  晚清政局動蕩,迭遭變故,中國人痛定思痛,苦苦思索救國之策,進而在軍事、政治等諸方面都出現了效法西洋的變革。遺憾的是,這些努力大都沒實現預期目標,一些仁人志士最後發現,思想領域的守舊落後更是令人沮喪,而迷信嚴重也是一個突出的表現。所以,自上世紀初起,中國就出現了多次由官方主導的破除迷信運動。

  1928年,經南京國民政府授意,在國民黨地方黨部的推動下,開展了一場以打毀城隍廟為標誌的破除迷信運動。國民政府所在地江蘇,在黨部主導下的打城隍行動更是進行得如火如荼。由於打毀城隍廟侵犯了多方利益,遭遇了強烈反彈,如在江蘇鹽城,更是因毀城隍而發生了一場慘案。

  鹽城縣城隍廟的概況

  南京國民政府為革新內政,於1928年成立了專門機構——內政部專司其責,直隸於國民政府。

  內政部成立後,隨即制定相關法規,要求各地積極破除迷信,並應國民黨地方黨部的建議,提出了要廢除陰曆、嚴禁算命占卜等職業,打倒地方上各種“淫祠”等諸多主張。按照內政部制定的標準,各地的城隍廟自然在應廢除之列。

  於是,在一些國民黨基層黨部的引導下,打毀城隍廟的行動就緊鑼密鼓地開展起來。在江蘇鹽城,城隍廟更是因其在地方上擁有巨大的影響力而被縣黨部確定為率先要打倒的目標。

  城隍,是民間社會普遍信奉的一個神靈。因其傳說中職權所系,在一般民衆心目中的地位,勝過很多神仙。根據傳說,城隍為陰間“地方政府”的主要負責人,執掌審判大權,專門處理那些在陽間犯下過錯的人,其職能與閻王相似。出於畏懼死後被追究在陽間所犯的過錯,民間乃築廟紀念,為城隍立廟並裝塑金身,尊崇極隆,以求死後不墮地獄。

  在鹽城,該城隍廟更是歷史悠久。據記載,其建於明嘉靖年間,廟址在鹽城縣城東北隅,並經過歷代擴建,形成了一個很大的建築群,氣勢十分巍峨。

  要在城隍正殿面見城隍,須循十八級台階而上,城隍端坐於大堂之上,其身為檀木雕成,四肢可以活動,以便穿脫衣服。城隍面目漆黑,不怒自威,頭戴金冠,身着蟒袍,足登烏靴。

  為便於城隍審案,座前設置了筆墨紙硯等文房四寶,旁邊塑一判官,以便城隍審案時垂詢,場景佈置得十分逼真。

  該城隍廟在當地影響巨大,善男信女聞風前來祭拜者不計其數,廟內香火更是旺盛。城隍在當地人心目中,屬於賞罸分明,剛正不阿的正神,就是歷代鹽城縣衙門也要出面組織相關紀念活動,以示尊崇。

  從“打城隍”到“打黨部”

  1928年10月初,鹽城縣黨部為了響應各地要求破除迷信的呼聲,決定將城隍廟確定為破除迷信的首要目標,並主持召開鹽城縣各團體代表會議進行專題研究。在會上縣黨部不顧縣政府代表的反對,強行通過了將城隍廟取締,改作民樂院的決議,並成立了九人參加的相關籌備委員會。

  10月6日,由該縣城一些中小學生組成的一支隊伍,在鹽城縣黨部常委徐慕予的帶領下浩浩蕩蕩地前往目的地。衆人到達城隍廟後,不顧廟祝的阻攔,進入了城隍廟正殿。但面對城隍神像後,大家仍存有對城隍的畏懼心理,誰也不敢先下手打城隍。

  這時縣黨部委員彭克勤見狀,決定先行以作表率,打消衆人的疑慮。彭乃大喝一聲,提棍上前,對城隍來了個當頭一棒,只聽見噹啷一聲大響,神像前的玻璃立即粉碎。這一下給衆人壯了不少膽,大家乃一擁而上,將平時供奉謹嚴、不敢稍有怠慢的城隍老爺塑像拖至天井中,先撕去塑像身上的衣服,砸碎塑像身,後將其心臟拉出,見是一龜殼,衆人“群相嘩笑”。

  但隨着城隍廟被打毀的消息不脛而走,聽者莫不駭異。一些士紳指責其“廢除偶像為大逆不道”,城隍廟之廟祝更是痛駡不止。事情因而很快再生變故,就在縣黨部指揮打毀城隍後的兩天,即10月8日晚,城隍廟忽然遭人縱火,一時間,烈焰直衝雲霄。一些迷信的人乃奔走相告,四處呼喊:“城隍顯聖了!”

  半小時後,縣長李一城率救火隊趕到,不料他非但沒有組織力量滅火,反而當衆稱“此禍為黨部與公安局等所惹”,民衆本就對黨部打毀城隍廟的行動心存抱怨,而作為一縣行政首腦的縣長此話一出,圍觀者的憤恨情緒遂被急劇放大,在場諸人等皆誤以為此火為縣黨部所放,認為縣黨部打倒城隍後還不滿足,竟企圖將廟燒毀。

  一時之間群情激憤。而在這時,圍觀者中間有人乘勢喊出了“擁護李縣長,打倒縣黨部、教育局、公安局,殺盡洋學生”等口號,衆人乃群起毆打前來維持秩序的警察,現場隨之失控。

  負一縣治安責任的李一城對此非但不予以制止,反而徑直返回縣政府。而此時,政府刑事書記王秉衡更是進行火上澆油,高呼“縣長教打黨部,大家不必退縮!”在其下意識地引導下,民衆乃將矛頭直指縣黨部、教育局、中小學等機構。

  衆人在前往縣黨部途中,順路將教育局及一些中小學搗毀一空。因城隍廟旁有一華佗廟,當時鹽城中學尚未建設完工,所以將該廟暫作為學生宿舍。火起後,鹽城中學的學生為避免火勢蔓延,乃奔向華佗廟搬取行李。

  在他們前往華佗廟途中,不幸與前往縣黨部的暴民遭遇,被衆人認定為縱火者而被圍毆,還將一學生王長江拋入火中,致使其慘遭焚斃。同時,黑夜中人群互相踐踏,一些不辨真相的人隨之附和,以致傷者甚衆。縣黨部面臨大禍,遂向縣政府尋求支援,後者竟然置之不理,結果縣黨部慘遭毀壞。

  就在縣黨部、教育局被暴民圍攻之時,縣公安局曾派幹警前往制止,但暴民見其未攜帶武器,乃無所忌憚,還辱駡警察:“黑狗快滾!”並揚言要接着攻打公安局,警察聞知忙飛奔回局報警,公安局如此才倖免於難。

  而奇怪的是,暴民在打毀實驗小學後,轉往女子中學,途經縣政府門口,並未有傷政府分毫。此次暴動直至深夜一二點,衆人哄散。

  暴動不了了之

  此次暴動歷時四個小時,搗毀了黨部、教育局等機關三處,學校五所,造成了巨大的財産損失。此消息一出,各地驚詫莫名,在“黨國”統治下,國民黨縣黨部等機關居然被暴民明目張膽地打毀,更是地方上的一件令人矚目的大事。

  在動亂髮生後的次日,鹽城縣政府以縣黨部的名義散髮了一份傳單,稱此次城隍廟失火原因“一時訪查不出”,且幸好縣長等及時趕到,分頭演講後,民衆隨後散開,對秩序並無妨礙。從傳單內容上看,縣政府將責任一推了事,且明顯有意縱容,並未嚴密緝拿肇事者。

  縣政府在此次動亂中扮演的角色,作為受害方的縣黨部等機關豈非不知,他們對此不依不饒,非追究縣政府方面的責任不可。就在暴亂髮生的當夜,縣黨部乃發電報到鎮江(時為江蘇省會所在),向省政府控訴縣長李一城“利用差役,縱火燒死學生,搗毀黨部、教育局及中小學”,鹽城縣教育局、公安局也分別緻電省教育廳、民政廳要求嚴厲懲辦肇事者。

  江蘇省政府方面,盡管對破除迷信並無異議,但對縣黨部方面主導的打城隍行動頗不以為然。但此次鹽城慘案引發了社會輿論的一致譴責,省政府也不得不派出調查組進行處理。

  調查組經過調查,認為縣長李一城等人在此次暴亂中嚴重失職,決定將縣長李一城、政府刑事書記王秉衡等一同送往鎮江處理,同時對被毀機關學校、遇難者的家屬進行安撫,才將此次暴亂造成的惡劣影響基本平息。

  省政府從維持地方秩序的角度出發,雖未曾明言,但也表達了對縣黨部輕率打毀城隍廟,以致引發暴亂的不滿,這從後來李一城等人並未得到應有的懲處就可以看出來。迫於輿論壓力,江蘇省政府將李等人撤職並將其移交南京的特種臨時法庭審理,但李一城等人很快因其後台張靜江(國民黨元老之一)出面而被保釋,致使此案最終不了了之。

  至於城隍廟為何會無故起火,則另有隱因。由於城隍廟規模很大,每年修繕的費用不小,而修繕等事主要由縣政府差役組織的“灑掃會”負責。灑掃會的費用主要來自廟內香火及一些富商巨賈捐獻的修廟款,因為缺乏嚴格的資金管理與審計制度,其中自然就産生了不小的腐敗現象。

  當時擔任該會經理的是縣政府司法刑事書記王雨滋,他利用職務之便中飽私囊,從中獲利不少。縣黨部率隊搗毀城隍廟後,他害怕縣黨部接着會稽核灑掃會的賬目情況。為了逃避責任,王雨滋決定利用縣黨部打毀城隍廟不得人心之機,對城隍廟縱火,並藉此將相關賬目燒毀,來個死無對證,果然,此着險棋居然一舉成功。但因縱火而引發如此嚴重的社會暴亂乃至人員傷亡,則是其萬萬沒有意料到的。

  摘編自貴州《文史天地》

  何志明/文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