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蔣經國兩次海外遇刺始末

http://news.sina.com   2011年11月05日 03:44   僑報

  1970年4月蔣經國訪美期間,與美國官員會談。資料圖片

  20世紀60年代末,蔣介石已是人老體衰,力不從心。為了能夠讓兒子蔣經國安穩接班,蔣介石讓時任行政院副院長的蔣經國頻繁出國訪問,一是為了台灣的外交活動,二來也為他樹立在國際上的形象。然而,“福兮禍兮”,這也造成了蔣經國在出國外交中的兩次意外遇劫,險遭不測。

  紐約第一次遇險遭台獨分子槍擊

  1970年4月16日,蔣經國一行抵達舊金山,開始第五度訪問美國的行程。在訪問了華盛頓,與美國總統府及參衆兩院要人見面會談後,於24日上午飛抵紐約。

  此行隨蔣經國出訪的台府正式成員有:行政院秘書長蔣彥士、“外交部”常務次長沈劍虹、新聞局長魏景家、行政院顧問溫哈熊少將與隨從參謀鐘湖濱上校;另外駐美大使周書楷是當然的全程隨員,舊金山總領事周彤華、紐約總領事俞國斌等則為當地的必然隨員。

  24日的紐約天氣陰雨綿綿,一條街之外的景物就顯得模糊,蔣經國被接待在號稱“世界第一大道”的曼哈頓第五大道“庇爾飯店”,住在第十二樓國賓套房。

  這天的日程很緊,蔣經國的專機10點半才到紐約拉瓜地亞機場,接近12點的時候到達旅社,而12點半蔣經國就要出席在“布拉薩飯店”舉行的午餐會,並發表演講。

  由於隨行的人員和安全人員知道布拉薩飯店門前已聚有20多名手持抗議牌的示威分子且情緒相當激烈,便建議蔣經國改走側門,避開那些示威分子。然而,蔣經國為了形象問題堅持要從正門出入。

  決定最後敲定後,蔣經國於12點10分下樓,坐上了長形大禮車前往“布拉薩飯店”。

  開道的是警車,蔣經國乘坐的是第二輛車,由周書楷、俞國斌、溫哈熊顧問(擔任翻譯)陪同,其他重要隨員乘第三輛車,第四輛車是台灣記者乘坐的車,第五輛又是警車。

  因天氣原因,又適逢午飯時間,交通非常擁塞。縱然有警車在前面鳴笛開道,但車隊也只能似蝸牛般緩慢前行,兩個街口竟走了5分鐘。

  好不容易蔣經國一行人才到達“布拉薩飯店”。此時,在飯店門口已有20余名台獨分子“恭候”在那裏進行示威。他們都被當地警方用一條紅繩攔在門外。

  飯店是歐式建築,門前有八級寬廣的石階。蔣經國的車隨警車停在石階下,他下車後,在兩名保鏢的左右護衛及身後兩名便衣警察的跟隨下步上台階。

  正當蔣經國走完台階邁向正門之際,突然有兩名台獨分子由正門兩側的石砫後閃出奔向蔣經國,左側一人舉着槍准備發射。

  此時,保鏢已經引導蔣經國進入旋轉門,隨後的便衣警察亨利·蘇尼茲跟溫哈熊少將很快反應過來,眼疾手快地衝上前將已經衝到門前的行刺分子(後來知道名叫黃文雄)的後領抓住,黃文雄一邊企圖掙脫蘇尼茲抓住的衣領,一邊舉槍對準正在旋轉門內的蔣經國……

  就在這緊要關頭,另一名便衣警察詹姆士·沙德也及時沖了上來,抓住黃文雄舉槍的手腕向上一抬。只聽槍聲響了,子彈由大門上方穿過玻璃。

  黃文雄見自己這一槍並沒有射中蔣經國,如一頭瘋狂發怒的野獸一般強扭着身體、不顧一切地擠進了旋轉門。但是,身強力壯的蘇尼茲用腳將門頂死,使得黃文雄夾在門摺處動彈不得,沙德與另兩名警察趁此將黃文雄的手槍奪去,並將其反銬住。

  就在這個時刻,黃文雄的妹夫鄭自才由右側石砫閃出,手拿一把彈簧刀向門內衝去,但沒等他撲到門前,就已經被兩名防備着的紐約市警察擒住,牢牢地按倒在地。鄭自才拳打腳踢仍然企圖反抗,而警察毫不留情的用警棍猛擊鄭自才的頭部,使其血流如注,一副近視眼鏡也被打碎落地。

  兩名台獨分子相繼被制伏,都被臉朝地壓制在石板地上,幾分鐘後由警車帶走。

  事件發生之後,蔣經國仍然顯得十分鎮定。他邁步進入會場,並輕鬆自然地和賓客寒暄。餐會進行了兩個半小時,蔣經國從頭到尾不曾主動提起此有驚無險的變故。

  事件發生後,蔣介石頗為震怒,傳話要蔣經國縮短行程立即回國。美國政府也提出建議,希望蔣經國修改若幹行程,將一些安全性有問題的活動(包括去長島訪問孔宋家人及去中國城參加僑界歡宴等)一一取消。

  可是,蔣經國決定一切照舊。美國政府主隨客便,只好同意,但加強了安保措施,直到蔣經國安全離開美國,才如釋重負。

  蔣經國於5月1日結束訪美。

  越南西貢再次遇險原駐地被炮襲

  過了10天,蔣經國又以行政院副院長的身份率團代表“總統”訪問越南阮文紹總統。5天的訪越計劃正如16天的美國之行一樣,是早經雙方商定的。

  然而,鑒於在紐約發生了驚險的“行刺事件”,台灣駐越大使胡璉便上書蔣介石,建議取消蔣經國的這一行動計劃。胡璉認為,以美國之能,尚不能保證蔣經國在“世界樂土”的安全,越南戰火連天,西貢更是動亂不定,越南又何以防範不出事故

  蔣介石將胡璉之意轉告蔣經國,但被蔣經國一口拒絶。胡璉見勸說不了蔣經國取消訪越的行動,便建議蔣經國訪越時不住越南賓館,而下塌使館,以便保護。

  在胡璉的力爭之下,蔣經國答應了這一建議。

  5月10日,蔣經國抵達西貢後,就徑赴大使館上下巡視,對臨時住處也頗滿意,胡璉嚴令武官陳上校統率駐館衛士負責出入安全。

  不料,越南政府對國賓不住賓館而住使館之舉總覺得不是滋味,阮文紹總統在第一次會見蔣經國之後,便敦請蔣經國移住國賓館,並誓言保證其安全。蔣經國為外交活動的面子,便決定即日起移住賓館。

  就在蔣經國移居賓館的當夜,越共大概已經獲悉蔣經國下塌大使館的情報,竟然自西貢郊外發火箭炮轟台灣大使館。數顆炮彈落在館前,將整個大使館的門窗玻璃全部震碎,原為蔣經國准備的卧床也掉落了不少碎玻璃。如蔣經國謝絶阮文紹的力邀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在20天的出國外交活動之內,蔣經國竟然兩次險遭不測,但最終安然無恙。

  摘編自福州《福建黨史月刊》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