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佘太君在歷史上確有其人?

http://news.sina.com   2011年12月03日 01:31   僑報

  京劇演員在《楊門女將》中所飾演的佘太君。資料圖片

  作為“楊門女將”的核心人物,佘太君的形象感人至深。這個人物,到底是藝術虛構,還是確有其人 歷史記載模糊不清。

  清朝之後漸現實證資料 但缺說服力

  在清朝以前的史料中從未提及佘太君。地方志中,明代成化時期的《山西通志》只記載了楊家三代,沒有佘太君。到了清代,地方志才出現了有關佘太君的記載,有人認為佘太君為楊令公之妻,並稱“佘”為“折”之誤,甚至認為佘太君是宋初的晉北大家族折德扆之女。

  山西保德縣折窩村和陝西白鹿縣佘家坡頭村一帶,流傳着佘太君改姓的故事。佘太君原姓“折”,在長期征戰過程中,她有感於丈夫和兒子都為國戰死沙場,為了圖個吉利,便將“折”改為同音的“佘”字,意在子孫福祿有余,由她一人承受外來之災。

  最早認為佘太君是歷史人物的推斷,始自於清代,乾隆年間的《乾隆一統志》和《保德州志》都稱有“佘太君墓”,在“州南四十裡折窩村北”。《保德州志·人物·列女》記載:“楊業娶府州折氏,稱太君。其父為麟州刺史,又為火山節度使,業後為代州刺史,皆距此不遠,故締緣煙卜地於此與 ”其實《保德州志》對自身的這段記載也是存有疑問的,所以句尾用的是疑問語氣,但後人為了證明佘太君的真實性,便斷章取義,以訛傳訛了。

  清光緒十年續修《岢嵐州志》,沿用了《保德州志》的說法,而且又有新的發展,增加了佘太君為夫申冤的情節。其中的《節婦》卷稱:“楊業妻折氏,業初名劉繼業,仕北漢……娶折德扆女。後歸宋,賜姓楊。折性敏慧,嘗佐業立戰功,號楊無敵,後業戰死於陳家谷。潘美、王侁畏罪欲掩其事,折上疏辯夫力戰獲死之由,遂削二人爵,除名為民。”

  《岢嵐州志》的這段記載,史實與傳說混雜。關於楊繼業的描述基本上符合事實,但對佘太君替夫申冤和潘美被貶的記述則更多地與民間傳說相近,與歷史真實相遠。潘美當時只被削去了三個虛官,仍是朝廷寵臣,“除名為民”沒有事實依據。很顯然,《岢嵐州志》的記錄不完全依據可靠史料,內中收錄了一些故事傳說,因此很多人對其可信度並不認同。

  有關楊業之妻佘太君的信息實在太少,《保德州志》和《岢嵐州志》的出現算是填補了這方面的空白,所以盡管內容多有謬誤,還是被廣泛引用。

  清代的一些文史學者根據方志所載對摺太君加以肯定,畢沅是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的狀元,在其所著的《關中金石記》中稱,“考折太君,楊繼業妻,折德扆女也,墓在保德州折宭村”。近代學者李慈銘(1830~1894年)在《越縵堂詩話》中也說,曾發現過折太君墓碑等,但並沒有記錄碑文。其實他倆既未見墓碑,更不見碑文,不過是根據聽聞和地方志引申而已。

  清人又有私人筆記講到折氏善騎射。康基田的《晉乘搜略卷二十》記載:“鄉里世傳,折太君善騎,婢仆技勇過於所部,用兵克敵如蘄王夫人之親援桴鼓然”,把佘太君比作蘄王韓世忠的夫人梁紅玉,梁紅玉是南宋人,如果佘太君真有其人應該活在北宋,可見這個所謂的世傳,不會早於南宋。

  對佘太君是否為真實人物的質疑從未間斷,如果佘太君真為宋初的歷史人物,且英勇無敵而又敢於為夫申冤,這樣的女中豪傑,即便正史不載,宋人筆記也不可能只字不提。反而偏偏是到了清代,離事發當時的宋朝已相當遙遠,佘太君的事跡才進入史料。

  從清代以來,想證實佘太君確有其人的資料不少,但都缺乏足夠的說服力。一些文人和地方志作者,不辨真僞,將傳說記錄下來,而後世的研究者,又根據這些記錄來論證,以訛傳訛,形成了一個循環論證的怪圈。

  作為藝術形象最早在元雜劇中出場

  佘太君為楊業妻的說法不見於宋元正史及筆記,但如果就此說佘太君是完全虛構的,很多人感情上恐怕接受不了,也不符合歷史真實。楊業一定是有妻子的,也可以叫做“太君”。

  太君是古代對一定級別官員之妻或母的尊稱。在唐代,官員達到一定級別,他們的母親就可以被稱為太君。宋時,為了體現對大臣的優待,朝廷為群臣之母專設了封號,刺史以上官員的母親封為縣太君。楊延昭官在刺史之上,其母當然可以被叫作太君。

  楊業之妻“太君”究竟是誰,史書從未提及。佘太君最早出場是在元代雜劇《謝金吾詐拆清風府》中,她從一開始就是個藝術形象而非歷史人物。但當時故事編排講究“事有源流”,從楊業妻叫“太君”這一點上就可以看出端倪。

  《謝金吾詐拆清風府》中迫害楊家、強拆清風府的奸臣謝金吾也不是憑空虛構的。謝金吾的原型就是北宋的謝德權,因為曾經官為金吾街司,被人稱作謝金吾。“詐拆清風府”折射的是北宋開封清理民宅,修建官街的一段史實。

  當時京城的街巷非常狹窄,朝廷覺得有辱堂堂大宋的形象,便任命謝德權負責拓街擴道。這個“拆遷辦主任”依令行事,鐵面無私,上拆達官貴人府邸,下攆小商小販,毫不留情,為此得罪了不少顯貴。他們跑到皇帝那裏,添油加醋地告狀。皇帝無奈,准備下詔停止擴街。

  謝德權聽聞之後,馬上陳明利害:“皇命既然已出,怎麼能夠輕易中止,現在干擾正常事務的都是些權貴豪強,他們只不過捨不得出租房屋的租金罷了,沒有什麼大事。”皇上聽從了他的意見,謝德權放手整治街道,雖然很有成效,但卻落下駡名,受到利益受損者的非議,甚至被編排到了戲劇舞台上,《謝金吾詐拆清風府》就是以此為背景進行的再創作。

  劇中他成了奸臣王欽若的女婿,愛財如命,是個糊涂貪官,受了王欽若的指使強拆楊家清風府。

  歷史上的謝德權為官清正,辦事幹練,喜歡建造有功效利益的工程,發現徇私枉法的官吏,一定要當面斥責,所到之處法紀嚴肅,政治清明。《宋史》記載了他的諸多事跡。《謝金吾詐拆清風府》這齣戲是虛構之中隱含真實,故事情節事出有因,人物設計於史有據,反面人物謝金吾都不懼實名,要謳歌的人當然也無須避諱,所以楊業妻很可能真姓佘,盡管史料沒有記載,但元雜劇的佘太君決不是空穴來風。

  不過戲中的佘太君形象較弱,與普通的家庭婦女看不出有什麼兩樣,遇事沒有主見,動輒哭泣,這也許就是楊業之妻的真實狀態。

  北宋有折太君佘太君乃移花接木

  《宋會要輯稿》記述了另一個折太君,她的事跡與傳說中楊業妻頗為相像,不過她是豐州刺史王承美的夫人。折夫人很有謀略,輔助王承美屢立戰功。太平興國七年(982年),折太君夫婦率軍與契丹軍發生激烈交戰,斬獲敵人數以萬計,生擒契丹天德軍節度使韋太。第二年,萬餘契丹兵再度進犯,折太君夫婦又一次大獲全勝,並乘勝向北追出百余裡,所向披靡,契丹軍聞名喪膽,不敢再犯。他們把守豐州城35年從未有失,其事跡可圈可點。

  景德初年(1004年),宋真宗下詔讓王承美進京,親自接見了這位邊防的傳奇人物。不僅如此,宋真宗還特別賞賜了折氏,讓她享受邊疆官員的待遇,每月賜錢5萬,這是一個莫大的榮耀。

  1012年12月,王承美病逝之後,宋真宗招折氏入宮,內中緣由與他們的家事和繼承權有關。王承美的長子是王文恭,但是王承美看來並不喜歡這個兒子,因為他後來將王文恭的兒子懷玉收為養子,改名文玉,欽定其為接班人。王承美去世後,在文玉接班的問題上遇到了麻煩,他的父親王文恭對此事有自己的想法,上表朝廷陳述此事。宋真宗於是召折氏入京商議,因為折氏也支持文玉。朝廷下詔由文玉承繼王承美之位,同時對文恭進行了安撫,一場風波就這樣平息。當時折太君已是年過60的花甲老人。

  《宋會要輯稿》記載的折太君與楊業、楊延昭為同時代人,折氏夫婦守邊四十多年,契丹聞之膽寒。折太君的事跡相當豐富,其抗遼、上狀、進宮等活動與戲曲小說中的佘太君形象有相似之處。她的兒子文玉、懷玉在楊家將中也有類似的名字。

  摘編自《北京青年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