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古代官場升官怪象多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8月01日 01:35   僑報

  中國古代官員乘坐轎子。資料圖片

  衆所周知,古人升官的途徑很多,比如經過科舉考試、舉孝廉、戰場上被臨時提拔等。但在歷史上,也有很多人靠鬥雞、耍猴一類的伎倆升官,甚至還有人因為被蝎子咬了幾口而升高官。

  賈昌訓練神鷄 杜淹善寫鬥雞詩

  鬥雞在中國有着悠久的歷史,歷代文人都有關於描寫鬥雞的作品。漢代的《西京雜記》中記載,劉邦稱帝後,將老父親從鄉下接到京城居住。豈料這老頭到了皇宮,錦衣玉食後卻悶悶不樂。劉邦讓人從側面打聽,才知道老父“平生所好,皆屠販少年,酤酒賣餅,鬥雞蹴鞠,以此為歡。今皆無此,故以不樂”。三國時期的劉楨在《鬥雞詩》中寫道:“丹鷄披華彩,雙距(爪子)如鋒芒。”李白也在《古風》中寫道:“路逢鬥雞者,冠蓋何輝赫。”

  在唐代,鬥雞活動達到了頂峰,唐玄宗、唐文宗和唐僖宗都是鬥雞活動的痴迷者,一些人因為擅長鬥雞而取得了官位。

  唐代陳鴻所撰寫的《東城老父傳》中記載,唐玄宗設有一處“鷄坊”,裏面有千余只健碩的公鷄,並選500人專門喂養和訓練。有一個叫賈昌的年輕人因為馴鷄有方而被召到宮中,擔任這500人的首領。賈昌不負衆望,他在指揮鬥雞時,所有的鷄都奮勇向前,神采飛揚。鬥雞結束後,賈昌讓群鷄整齊列隊,接受唐玄宗檢閲,然後有序地回到鷄坊之中。賈昌憑藉其鬥雞的本領在宮中取得了官位,名聲大噪,好不威風,這可羡煞了許多讀書人和做家長的,還有人寫出了《神鷄童謡》:“生兒不用識文字,鬥雞走馬勝讀書。賈家小兒年十三,富貴榮華代不如。”這讓萬人追捧的“賈家小兒”就是賈昌。此童謡在當時流傳極廣,衆人皆知。

  宋代王讜編撰的《唐語林》一書中記載,唐朝還有一個叫杜淹的人因寫鬥雞詩而升官。杜淹的鬥雞詩寫道:“寒食東郊道,飛翔競出籠。花冠偏照日,芥羽正生風。顧敵知心勇,先鳴覺氣雄。長翹頻埽陣,利距屢通中。”李世民看了之後,“嘉嘆數四,遽擢用之”,後來杜淹一直做到御史大夫、吏部尚書。

  隨駕馴猴有方“孫供奉”得緋袍

  宋代畢仲詢《幕府燕閑錄》一書中記載:“唐昭宗播遷,隨駕有弄猴者,猴頗馴,能隨班起居,昭宗賜以緋袍,號孫供奉。羅隱詩:何如學取孫供奉,一笑君王便着緋。”由此可知,唐昭宗逃難時,隨行的藝人中有一個耍猴的,他把猴子馴養得非常聽話,居然能與皇帝同時入朝聽政。唐昭宗很高興,就賜耍猴人以緋袍,並稱其為“孫供奉”。

  按照當時的規定,四品以上官員服緋,即穿着緋紅色官袍,看來那個耍猴人的官位是非常之高。

  也有學者認為“孫供奉”是對那隻猴子的稱呼,說唐昭宗是把緋袍披在了猴子身上,讓猴子當了一回大官。

  上文引用羅隱的詩題目為《感弄猴人賜朱紱》,全詩如下:“十二三年就試期,五湖煙月奈相違。何如學取孫供奉,一笑君王便着緋。”羅隱,唐代文學家,曾十次考進士而不中,後來在浙江一帶當過中下層官吏。羅隱正是在多次進京趕考未果的情況下,想到了那個靠耍猴而升官受寵的人,才作出此詩。

  白居易有詩雲:“朱紱皆大夫,紫綬或將軍。”題目中的朱紱就是指唐昭宗所賜的緋袍。從白居易的詩中,更可以看出耍猴人官位之高。

  朝野都鬥蟋蟀會捉蟲也能封官

  鬥蟋蟀在中國也是由來已久,並逐漸演變為一種賭博活動,其參與者遍佈宮廷與草野。蒲松齡在《促織》中描寫過明代宣德年間因宮廷好鬥促織(蟋蟀),而給民衆帶來的巨大災難。

  《促織》雖為文學作品,但其內容絶不是憑空杜撰。明代學者袁宏道在《促織志》中說,嘉靖年間,“京師人至七八月,家家皆養促織”。

  鬥蟋蟀既然成了衆人參與的賭博行為,自然會有人從中獲利,而此時,蟋蟀常常成了搶手貨,一些捉蟋蟀的人也因此升官發達了。明代文學家沈德符在《萬曆野獲編》中說:“我朝宣宗最嫻此戲(指鬥蟋蟀),曾密詔蘇州知府況鐘進千個,一時語云:‘促織瞿瞿叫,宣德皇帝要。’此語至今猶傳。蘇州衛中武弁(武弁,指低級武官),聞尚有捕蟋蟀比首虜功,得世職者。”

  在這裏可以看到,宣宗喜歡鬥蟋蟀,蟋蟀就成為衆人追逐之物,有的地方規定捉蟋蟀和上戰場殺敵同樣重要,從事這兩種活動的人功勞相同,蟋蟀捉得好,也可以得到世襲的官職。

  養狗捕兔供廚何定擅溜須拍馬

  要說逮兔子能升官,確實是少有耳聞,但確實有這樣一個例子。人們在《三國志·吳書·孫皓傳》(裴松之注本)中可以看到他的身影,他叫何定,是三國時期吳國的一個奸臣。

  何定最初是孫權手下的一個不起眼的小官,擔任過“給使”和“補吏”等職。後來孫權的孫子孫皓當政,何定就以孫權的舊人自居,向孫皓諂媚,懇求到孫皓身邊工作。孫皓是一個貪圖享樂、殘酷暴虐的昏君,完全沒有孫權那樣的知人之智,所以就同意了何定的請求,讓他擔任“樓下都尉”,專門負責自己的飲食。

  何定雖不具備出色的政治才能,但溜須拍馬、見風使舵的本事可有一套,所以很快得到了孫皓的信任,孫皓在很多事情上對其言聽計從。

  何定為了討好孫皓,曾讓駐扎在各地的官員物色好狗,目的是用狗逮兔子以供孫皓的廚房之用。一些官員不敢得罪何定,就派人四處尋覓好狗,這期間耗費了大量的人力財力。

  何定得到了這些狗後,安排士兵出去逮兔子,《三國志》中說:“一犬一兵,養以捕兔供廚。所獲無幾。”狗是弄了很多,但兔子卻不好捉,這一切無疑是勞民傷財,因此國人的報怨很大,都開始將矛頭對準何定。

  孫皓卻不這麼認為,他覺得何定是個忠誠勤勞的功臣,還給他加官晉爵,用書中的原話說,“吳人皆歸罪於定,而皓以為忠勤,賜爵列侯”。

  面聖遭蝎子螫 小官急中生智成知府

  因為被蝎子咬了就能升官,也堪稱奇事。清代錢泳《履園叢話》中有一則小故事,讀來頗有趣味,其中寫道:“雍正初,有一同知引見,不意帽中藏有蝎子,欲出不得,鈎其首甚痛,涕淚交並。世宗望見駭異,詢其故。乃免冠叩首詭雲:‘臣感念聖祖仁皇帝六十一年深仁厚德,臣家兩世受恩,遂不自知涕淚之橫集也。’世宗曰:‘此人尚有良心。’遂記名,以知府用。”

  上文中的“同知”是一個官名,是知府的助手。這個同知在進京朝見雍正時,官帽中不經意間爬進了一隻蝎子,螫得他又痛又癢,他想哭又不敢哭,想動又不敢動(按照規定,在和皇帝對話時摘下官帽是失禮的舉動,是對皇帝的大不敬),只覺得眼淚和鼻涕止不住地往下流。雍正皇帝見他戰戰兢兢、涕淚橫流的樣子,就十分奇怪,詢問他這是怎麼了。

  這個同知趁機摘下官帽叩頭說:“臣兩世受皇恩,在此感念康熙皇帝的深厚仁德,因此情不自禁地流淚。”雍正皇帝認為他是個有良心的人,懂得感恩,知道皇恩浩蕩,所以就把他提拔為知府。

  摘編自貴陽《文史天地》

  王佳偉/文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