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少年賣腎買蘋果獲賠147萬

http://news.sina.com   2012年12月09日 00:02   僑報

  庭審間隙,賣腎少年的母親顯得疲憊不堪。長沙《瀟湘晨報》

  賣腎案示意圖 資料圖片

  “賣腎案”庭審現場。長沙《三湘都市報》

  2011年4月,17歲的安徽高中生小陽(化名,下同)經由網絡聯繫人體器官“黑中介”,賣掉了自己的一個腎,並用賣腎所得買了iPhone和iPad。家人發現后趕到湖南郴州報警,一個由“黑中介”、“黑醫生”組成的地下器官交易鏈浮出水面,多名犯罪嫌疑人相繼落網。

  2012年8月9日“少年賣腎”案在郴州北湖區法院開庭,11月29日,一審宣判“黑中介”何偉、尹申分別獲刑5年和4年,另有5人被判處緩刑,2人免予刑事處罸。9名被告人和兩家相關單位自願賠償原告經濟損失147.9666萬元(人民幣,下同)。

  案件回放

  少年賣腎買iPhone和iPad

  一個腎賣了近22萬,他只得到2.2萬元

  安徽少年小陽是一名高中生,系家中獨子。2011年3月,小陽不聽父親勸阻,執意拿iTouch玩游戲,父親一氣之下摔壞了iTouch。當晚,小陽從家裏拿了三四百塊錢,離家出走只身去了北京。

  綜合長沙《瀟湘晨報》、《三湘都市報》報導,小陽在北京一家網吧上網時,被正在尋找腎源的“黑中介”尹申通過QQ 搭上線,尹告訴小陽賣一個腎能賺幾萬元,之后除了不能幹重體力活,和正常人沒有區別。經尹反復遊說,手頭拮据的小陽答應賣腎。

  2011年4月下旬,在非法腎移植“黑中介”的引領下,小陽被帶到湖南郴州。當月28日晚,“黑中介”請來外科醫生、麻醉醫生、手術助手和護士,組成“黑醫生”手術團隊,以郴州一家醫院被私人承包的“男性泌尿科”作為手術場所,為“供體”小陽以及“受體”(一名馬來西亞病患)進行了人體活體腎臟移植手術。

  腎臟買家支付了15萬元人民幣再加1萬美元的報酬。“黑中介”的牽頭人何偉將1萬美元兌換成6.636萬元人民幣,提供手術場所的蘇開宗獲得6萬元,主刀醫生宋忠於獲得5.2萬元,其他手術參與人員共獲1.3萬元,“黑中介”唐世民、尹申分獲1萬元和3000元,何偉自己獲利5.636萬元,賣腎的小陽只拿到了2.2萬元。

  拿到賣腎所得的錢后,小陽買了iPhone和iPad,並回到自己家中。在被父母發現真相后,家人立刻前往郴州報案。多名犯罪嫌疑人先后落網。經檢查鑒定,小陽的傷情構成重傷、三級傷殘。

  非法器官移植

  黑醫生組建臨時手術團隊

  外科醫生、麻醉醫生、助手、護士一應俱全

  據調查,何偉、尹申、唐世民三個“黑中介”先后找來主刀外科醫生、麻醉師、護士和醫生助手,臨時組建起一個“黑醫生”手術團隊。在手術過程中,宋忠於是主刀醫師,黃龍東負責麻醉事項,楊峰作為助手協助手術,黃美作為器械護士負責傳遞手術器械,張紅傑作為巡迴護士負責手術中的雜事。

  手術場所:私人承包的泌尿科

  唐世民找到郴州市某醫院男性泌尿科門診主任蘇開宗,提出支付6.5萬元報酬,並給添置麻醉機、沙發、電視等設備,說服他提供手術場所。

  蘇開宗表示,自己一開始也被騙了。“他們跟我說的是做血管移植手術,后來才知道是腎臟移植,第二次手術的時候是他們逼我,我沒辦法只能繼續做,做手術當天晚上我在家裏睡覺,從來沒見過小陽,也沒看過他的體檢報告。”

  事后,媒體去蘇開宗的醫院進行採訪,院方表示對賣腎一事完全不知情,因為泌尿科已經被承包給了一家上海的醫療投資公司。

  主刀醫生:我只負責技術把關

  受邀從昆明過來的雲南省腫瘤醫院泌尿外科副主任醫師宋忠於是這次手術的主刀醫生,在庭審現場,他說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我是移植方面的專家”。

  宋忠於辯稱,他受何偉之邀來做手術,“作為一個專家,擺擺架子是應該的。腎臟移植者的年齡大小、醫院是否具有手術移植資質都不是我該考慮的。我是主刀醫生,就是在技術上把把關”。邀請他來郴州做一例手術需支付5萬元“辛苦費”和2000元路費。

  麻醉師和護士:只管手術不管人

  擔任這次手術的麻醉師黃龍東,本是郴州市某醫院麻醉科醫生,事后他獲得了5000元酬勞。黃龍東說,自己只是私自做了一台手術,履行一個麻醉師的職責,並不知道參與的是非法器官移植手術。但黃龍東承認自己沒有對小陽的未成年人身份進行核實。“我只負責調試麻醉機,不需要對小陽的身份情況進行核實,只要考慮他的身體能不能承受這個麻醉就可以了。”

  器械護士黃美來自郴州某大型醫院,和老公楊峰(醫生助手)一起參與了這次腎臟移植手術,分別獲得3000元和5000元“勞務費”。“唐世民是我老鄉,我們在外地讀大學時就認識,以前也照顧過我,他說找我幫忙做個小手術,我就答應了。”黃美說,做手術時才知道原來是割腎手術。楊峰也表示,自己只是個“打下手”的。

  護士張紅傑則表示:“我是巡迴護士,工作上我服從領導的安排,蘇開宗安排我去做手術,我就去做了。”事后,張紅傑的工資裡多了600元錢,她認為這是正當的勞務費。

  賣腎少年現狀

  手術后體重減了20公斤

  休學在家整日上網 需終身服藥

  在母親眼中,小陽性格開朗、善良。賣腎以后,家人追問他錢的去處,孩子竟然告訴他們,拿賣腎的錢給老家一個好朋友買了個手機。手術后離開郴州時,小陽還將“黑中介”尹申當成好友,從自己賣腎款中拿了1000元給他。

  這件事曝光后,給小陽帶來了巨大壓力。因為上課難以集中精神,小陽還轉了學,最后休學了。小陽整天將自己封閉在家裏上網、玩游戲,不願意出去見人。他對父母說,總是覺得很多眼睛在關注他,覺得不自在,甚至覺得自己只有一個腎,腎功能還不好,可能活不長了。

  小陽父親表示,手術后,小陽稍微活動一下就會覺得難受,走路時會腰疼,胃口也不好,體重一下子掉了20公斤,1.9米的個子,現在只有60公斤,而且需要終身服藥。“病情控制得不好,可能會形成尿毒症,甚至需要換腎”。

  小陽母親說,孩子現在的自閉讓她心疼,家人希望找個值得信任、知名度高的心理輔導機構,“將孩子從網癮和陰霾中拉出來,讓他盡快融入社會”。

  器官黑市

  黑中介打通賣腎産業鏈

  找買家、找“供體”、聯繫場地和醫生 各司其職

  何偉:債台高築,組建賣腎團隊

  何偉原本做藥品生意,平時喜歡打牌,債台高築。他說,經業內人士“點醒”,他開始利用自己在醫院的人脈資源,找人合伙買賣腎臟。

  他注意到尹申有一個賣腎的QQ群,於是,他讓尹申為他尋找“供體”,價格為2.5萬元。

  唐世民:聯繫手術場地、醫護人員

  唐世民是郴州某媒體記者,擁有人脈的他負責聯繫手術場地、配備醫護人員。

  提供場地的泌尿科門診主任蘇開宗就是唐世民介紹的,聯繫護士黃美和助手醫生楊峰這對夫婦時,唐世民還承諾“事后給辛苦費”。

  尹申:也曾賣過一個腎

  尹申今年20歲,未成年時,他也將自己的一個腎以3萬元的價格賣掉了。

  2011年4月,尹申在郴州火車站接從安徽來的小陽,還帶小陽去爬山,親身示範“賣腎后身體如常”。

  在何偉的安排下,尹申帶着小陽做血型配對、CT等術前檢查。他們給小陽取了個化名“李明國”,還將他資料中的年齡僞造成24歲。

  一審后續

  小陽母親:判輕了

  主刀醫生:我不服

  一審宣判后,賣腎手術團隊中的主刀醫生宋忠於表示不服判決將上訴。另一方,小陽的母親不能認同判決中對傷殘等級的認定,以及對被告人的判罸,遞交了申請抗訴書。

  爭議一 小陽的傷殘等級

  公訴機關提供的鑒定意見書顯示,小陽的右腎被切除,左腎功能不全明顯存在,傷情構成重傷,達三級傷殘。

  辯方對三級傷殘提出異議,提出重新鑒定,再次鑒定后評定為五級傷殘。小陽母親對這個鑒定結果表示不認同。

  爭議二 是否構成故意傷害罪

  小陽的母親認為:“何偉和尹申兩個都以家裏窮沒錢為理由,只賠了幾萬元,法院對他們判得太輕了。”

  辯方提出,小陽賣腎是出於自願,被告不構成故意傷害罪。法院認為,何偉等人為謀取非法利益,摘除了一名未成年人腎臟,應認定為主觀犯罪故意。

  中國禁止任何形式的人體器官買賣行為,小陽是未成年人,不具備完全的民事行為能力,而且其承諾出賣自身器官,也違反了禁止人體器官買賣的規定。

  記者調查

  網上器官黑市

  在網上搜索“賣腎”、“求購腎源”等關鍵字,能找到很多自稱高價收購腎髒的信息。一個名為“腎源信息網”的網站,簡介這樣寫道:“本所常年面向社會招收各種A、B、O、AB血型的有償捐獻器官者,本所對於來者包吃住與檢查的所有費用,只要考慮清楚帶着身份證來就可以……所有費用我們出,你不需要帶一分錢,我們也不會向你收一分錢的費用。價格全國統一,血型不同價格分別在18萬到40萬不等,手術后再加個紅包。”

  該網站聯繫人“何主任”介紹賣腎的程序:“帶着身份證過來,上午做檢查,下午出結果,第二天就能配型做手術,一個多星期你就出院了。手術之前要繳納800塊手續費,等現金交易完成退給你。”

  名詞解釋

  器官旅遊移植

  此案中“受體”(馬來西亞病患)的來歷,據尹申供述,是通過其他中介人在互聯網上聯繫的,此人是通過互聯網上活躍的“旅遊移植”網站赴中國換腎的。所謂“器官旅遊移植”,即外國居民以旅遊的形式來到中國接受器官移植。

  這種與支付能力較弱的國家病人爭奪器官資源的行為,違背了世界衛生組織所倡導的倫理準則和國際慣例,尤其是2009年發生“17名日本人在中國通過旅遊方式接受器官移植”事件之后,中國重申堅決禁止此舉。

  2007 年7 月,衛生部即發布《關於境外人員申請人體器官移植有關問題的通知》,要求人體器官移植應優先滿足中國公民需要,“醫療機構及其醫務人員不得為以旅遊名義到我國的外國公民實施人體器官移植”。

  均據長沙《瀟湘晨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