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火器天才戴梓遭洋人陷害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7月02日 02:44   僑報

  戴梓監造的“威遠將軍炮”銅模型。

  戴梓參與製造的銃。均為資料圖片

  清朝康熙年間,出了一位天才的火器製造家——戴梓。他發明的衝天炮,曾被康熙帝賜名為“威遠將軍”。然而,戴梓的過人才智和卓越的發明,卻引起了時在清廷供職的洋人南懷仁的嫉恨,因此而受誣陷,被康熙帝流放到盛京。

  “少有機悟,自製火器”“三藩之亂”勸降立功

  戴梓,字文開,號耕煙,1635年生於浙江仁和(今杭州)。其父戴蒼,曾任明朝監軍,擅長製造軍械,又喜歡繪画,是當時知名的画家。

  在父親的耳濡目染下,戴梓從小對繪画和軍械産生濃厚興趣。 11歲時,他參與了軍械製造,廢寢忘食地研讀父親所珍藏的軍器製造圖籍,力求精通原理。

  戴梓在少年時代就研製成功一種銃(即火器),能發射百步之外。《嘯亭雜錄·戴學士》一書中,稱戴梓“少有機悟,自製火器”。

  康熙十二年初,戴梓入伍從戎。康熙十二年十一月,鎮守雲南的平西王吳三桂叛亂。不久,鎮守在福建的靖南王耿精忠和鎮守廣東的平南王尚可喜之子尚之信先后起兵響應,史稱“三藩之亂”。

  次年,即康熙十三年六月,朝廷命和碩康親王書傑為奉命大將軍,率軍進駐浙江討伐耿精忠。經人推薦,康親王將戴梓禮聘至軍中。

  康熙十五年九月,康親王率領清軍入閩作戰,叛將馬九玉率兵扼守九龍山(今福建古田西南),清軍受阻不前。康親王招來衆將議論戰守之策,大家七嘴八舌,半天找不出辦法。戴梓認為,勸馬九玉投降是上策。康親王採納了戴梓的建議,並決定派他前往招撫。戴梓領命前往敵營,陳以厲害說服馬九玉率衆歸降。

  在圍攻耿精忠大營時,耿精忠負隅頑抗,戰事進行得異常慘烈。戴梓再次請命赴敵營招降。戴梓單人單騎來到耿精忠大營時,耿精忠佈下刀槍陣,“夾道列戟如蟒”。戴梓面不改色,從容走過刀陣。會談中,戴梓時而聲色俱厲,時而推心置腹,動之以情,終於勸得耿精忠率部歸降。

  耿精忠歸降后,其手下大將韓大任擁兵數萬,躲在一邊觀望。康親王疑其有詐,戴梓則分析韓是有顧慮。於是,康親王派戴梓前去韓營打探。戴梓見韓大任,開口即言:“爾死至矣! ”韓大任一聽,嚇了一跳,忙問:“何人想殺我? ”戴梓說:“是你自己。 ”隨后,戴梓說:“君既然想投誠,卻又擁兵自衛,這怎麼能使人相信你呢?你這點兵本不堪一擊,起不了保護你的作用,反而使人生疑,以為你圖謀不軌,這豈不是自取死路嗎?”戴梓直指要害,韓大任深為佩服,忙請示解決辦法。戴梓說:“脫下你的鎧甲,散了你的兵衆,只身歸命,康親王必信你的誠意,此為轉禍為福的唯一辦法。”最終,韓大任承認自己“欲持兵觀望,以見機行事”,隨后散了甲兵,只身與戴梓“並馬詣軍門”,歸屬清軍。

  康熙御用火器專家製成連珠火銃、衝天炮

  平亂后,康親王書傑帶戴梓到京師朝見康熙皇帝。康熙皇帝聽了康親王介紹戴梓的相關情況后,將戴梓留在宮中,專事研製火器。

  宮中數年,戴梓經過數百次的反復設計、研究和試驗,終於研製成“連珠火銃”(俗稱連珠炮)。據清乾隆年間進士紀昀在其《閲微堂筆記》一書中記載,戴梓發明製造的“連珠火銃”,在17世紀末葉的世界火器發展史上,亦屬十分先進的武器,故稱之為“奇器”。這種連珠火銃,形似琵琶,火藥和鉛彈存在銃的上部,銃脊部位有兩個機輪,扳第一機,火藥和鉛彈自動落入筒中,第二機就隨之動作,火石激發鳥銃發射,如此重覆,連續發射28發后,才需重新裝火藥和鉛彈。這是一種早期的自動射擊槍,比歐洲人在19世紀發明的機關槍還早200多年。

  據《清朝文獻通考·兵十六》記載,戴梓發明“連珠火銃”后,康熙帝龍顔大悅,遂命戴梓研製母子炮,亦稱“衝天炮”。戴梓經過一段時間的鑽研,很快就將母子炮研製成功。康熙帝親自率諸臣去試炮,炮彈射出后,片片碎裂,鋭不可當。康熙帝大喜,將母子炮命名為“威遠將軍”,並將戴梓的名刻在炮身上。另據記載,康熙帝率軍二次親征葛爾丹時,就帶上了母子炮,在昭莫多戰役中,母子炮大顯神威,僅向葛爾丹大營開了三炮,敵軍就嚇得敗逃。

  遭比利時同僚陷害流放盛京35年后病逝

  戴梓憑藉製造火炮得到康熙帝嘉獎,使時在朝廷供職、也從事火器研究的比利時人南懷仁心生妒忌。南懷仁勾結起義軍叛徒陳通岩,向康熙帝奏本,誣陷戴梓暗通東洋(即日本),使戴梓獲罪,於康熙三十年初,舉家被流放至盛京(今瀋陽)。

  有史家分析認為:戴梓獲罪的起因純屬南懷仁對戴梓的嫉恨誣陷所致。從史料記載看,至少有兩件事以讓南懷仁對戴梓産生嫉恨。一是戴梓制“衝天炮”前,康熙帝曾先與南懷仁談過此事,南懷仁也誇下海口,康熙帝遂命其造炮。然而時隔一年,南懷仁並沒有造成。康熙帝命轉過來命戴梓製造,結果后者僅用8天就造出來了。這使使南懷仁在康熙皇帝面前丟了臉,因此既慚且憤。二是,在編纂《律呂正義》時,南懷仁與戴梓意見分歧,且南懷仁又辯論不過戴梓。於是,南懷仁就串通曾敲詐過戴梓而未能得逞的廷臣合謀,誣陷戴梓,造成康熙帝謫戍戴梓。

  盛京流放期間,戴梓生活極其困苦,冬夜中擁敗絮卧冷炕,凌晨踏着冰霜進山拾榛子,用以充饑。幸虧他的画作還有人喜愛,遂多以賣書画維持生計。期間,他還寫了不少同情勞動人民的詩作,如《見獲》:“終歲勤劬幸有年,相邀結袂剎蒿田。群鷄啄粒驅又聚,山犬隨人吠復眠。白髮扶筇衰曝背,青裙沒井晚炊煙。官糧輸卻余多少,社鼓逢逢促送錢。”

  戴梓在盛京寫過很多詩,可惜大多散失,今存世《耕煙草堂詩鈔》四卷,計詩350余首。

  戴梓先后在盛京和鐵嶺流放長達35年,無一日不盼着沐皇恩,得赦回京。然而,一盼35年,戴梓始終未能再回故里。最終鬱鬱寡歡,因病而逝,享年78歲。

  摘編自瀋陽《遼沈晚報》黃衛東/文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