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全球新聞大陸新聞台灣新聞財經娛樂移民雜誌書味圖片論壇

大清皇室 同性戀成風

http://news.sina.com   2009年08月09日 00:06   中國日報

  遊蕩成性、才十九歲就死去的同治帝載淳,在十八歲時曾假扮富商,微服出宮,在一個酒店中認識了一個從河南來的書生,兩人對上眼後搞上了,發生了性關係,據説同治並自願為「婦」。以後他們倆還在大街上手拉手、相互擁抱而招搖過市(想來,個中卻有真感情)。後來此事傳入宮中,宮中立即派御林軍保駕回宮。而那個書生也慌忙回鄉,從此不敢再進京會試了。説起來,書生命大亦福大,居然可以「騎」在龍的上面!

  關於清皇室的男同性戀的記載,是從胤礽始的。胤礽是康熙和考誠仁皇后所生的兒子,他出生不久,皇后就死了,康熙十分悲痛,所以對這個兒子十分疼愛,很早就立他為皇太子,加以培養。可是,這個皇太子一而再、再而三地搞G,康熙對此十分惱火。1667年,康熙出征噶爾丹回來,就下令把和胤礽有同性戀關係的兩個御廚、一個小童和一個茶店伙計處死。

  1702年康熙準備南征,當時胤礽生病,康熙只好把他交給曾叔索額圖照顧,後來,康熙又聽説胤礽仍有同性行為,於是就將他廢立,並且將曾叔的六個兒子處死(伴君如伴虎啊)。胤礽後來神經不正常,終身受禁。

  據説,乾隆時的權臣和珅和乾隆也有一段同性戀的故事,這就是稗史所載的「硃痕冥緣」。此事待下回再聽分解。

  把以下的這些年輕孩子們,想像成為愛瘋狂的胤礽同學吧。

  清代的官員同性關係有兩個特點:一是多擁有自己的侍童、侍官、侍員,常侍左右,以至薦枕席;二是玩弄優伶,蔚然成風。

  清末上海《申報》中《賽金花遇貴二志》一段説:名伶於莊兒之相好,如立侍郎、余御史等,皆以風流自命,自喜水旱併進者。於莊兒初為相公,乃『旱路英雄』與立侍郎、余御史均有香火緣。」「這裏所謂「旱路英雄」和「香火緣」都是男同志的代名詞。「立侍郎」系指當時的內務府大臣、戶部尚書立山,這麼一個朝廷重臣,和優伶的同性戀關係公開地登了報,上了"第一八卦日報",並視為風雅脫俗之事,可以充分説明當時男風之盛了。當時的京師大臣幾乎無不以召伶侑酒作為夜生活之一,這種活動連宮中太監、滿族貴冑幾乎無一不好。

  乾隆年間有名的才士、狀元與陝西巡撫畢秋帆在政治、軍事、文學和考證方面,屢建功勛,他也是個同性戀者。《羅延室筆記》描述他貴為總督,也和妻妾毫無關係,把妻妾冷落一旁,而在他左右朝夕侍奉的則是他落魄時所結交的伶官李桂官。

  他們倆朝夕相對,形影不離,以致人們稱李桂官為『狀元夫人』。一般趨炎附勢的人有事紛紛去找李,以致李成為當時京中的一個炙手可熱的人了。

  清代錢泳的《履園叢話》中還説,畢秋帆本好龍陽,他任陝西巡撫時,幕中賓客也大半是同性戀者。一個政府部門中大半官員是同性戀者,實在説明此風之盛了。畢秋帆的同性戀在清代十分出名,以致清代描寫男同性戀的著名小説《品花寶鑒》就以他為基礎塑造出那個小説的主人公田春航了。

  有清一代,有許多著名的文人學者都作詩撰文歌頌同性戀,或自身就是同性戀者。例如清初著名的詩人、畫家吳梅村就寫過《王郎曲》,公開稱頌男色,其中這樣一些句子描述當時的一些FANS對王郎眷戀得多麼如痴如狂—— 「五陵俠少豪華子,甘心欲為王郎死。寧失尚書期,恐見王郎遲,寧犯金吾夜,難得王郎暇。坐中莫禁狂呼客,王郎一聲聲俱息。移床倚坐看王郎,都似郎與不相識。往昔京師推小宋,外戚田家舊供奉,今只重聽王郎歌,不須再把昭文痛。」

  這種迷戀之情,真比今日之影迷捧「超級女生」還要熱烈得多。

去論壇發表評論】【轉寄】【列印】【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