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南都周刊:郭德綱危局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8月27日 01:04   鳳凰衛視

  郭德綱(資料圖)

  郭德綱遭遇到了自走紅以來最大的一次危機:被當作“三俗”的典型、從侵佔公共綠地爭端,到被爆徒弟打人、媒體群起而攻之,再到被當成“三俗”典型、小劇場停演整頓、音像圖書全部下架,郭德綱事件越鬧越大。這名昔日突然走紅的相聲演員,如今面臨一場突如其來的“封殺”危機。但是,這次“封殺”到底是如何發生的,卻好像是一個無解的謎。

  南都周刊記者_張守剛 徐卓君 實習記者_蔣麗娟 北京報道

  德雲社停業自查、作品在各書店下架。

  瀛海莊園,這個位於北京大興區的高檔別墅區,近日已成“是非之地”。

  8月12日晚8點,一輛巡邏的警車停在小區正門內,警車上的閃光燈一閃一閃。有三女一男與幾位保安拉拉扯扯,他們被懷疑是記者。其中一女稱,自己是來遛彎的;保安反問,遛彎你遛到我們小區裏面來了?

  以購房看房的名義,本刊記者由一位業主勉強帶了進去,但仍有一個保安一路隨行。路過郭德綱家大門時,能看見引發巨大爭議的圈占綠地的柵欄已經拆完。瀛海莊園的另一位保安向記者透露,現在郭宅門口專設保安值班,全天二十四小時三班倒,就是為了防止記者來拍攝或是採訪的。

  “最近煩透了。對記者好一點吧,頭兒就會說,你們幹什麼吃的,連個人都看不住!對記者不好吧,他們就會跟頭兒投訴說我們態度不好。反正橫豎都不好做!”這位保安訴苦說。

  與郭宅如臨大敵的緊張氣氛相呼應,郭德綱最近遇到的麻煩接連不斷:徒弟打人被拘、與北京台反目成仇、搭檔何雲偉李菁退出德雲社、小劇場停演整頓、音像圖書全部下架……一派“封殺”之勢下,郭德綱和他的德雲社,面臨着走紅之後的最大危局。

  “郭德綱的嘴,終於把德雲社推向了懸崖。”京城一位與其相熟的記者感嘆。

  德雲社的多米諾骨牌

  事件的起因與相聲無關。

  郭德綱位於瀛海莊園的別墅被爆出侵佔了公共綠地,8月1日,北京電視台《每日文娛播報》欄目的記者周廣甫與另一名女記者前往採訪時,遭到郭德綱徒弟李鶴彪毆打,傷勢隨後被鑒定為輕微腦震蕩。

  出人意料的是,郭德綱不僅沒有道歉,反將此打人事件編進相聲段子,語調調侃:“今兒我徒弟打人了,打就打了唄。過兩天給他搞一專場,智鬥歹徒民族英雄專場。”

  北京電視台次日立即召開情況通報會。周廣甫在會上稱採訪時攝像機被打壞,人被摁倒,從樓梯上滾下來。媒體對此事的報道呈爆炸式展開,內容多是批評郭德綱及其弟子言行。

  8月4日凌晨,郭德綱打破沉默,在博客發出長篇博客《有藥也不給你吃》,稱北京台在通報會上說謊,直斥北京台“齷齪”。他還指出北京台發布的採訪視頻是剪輯過的,“斷章取義”、“混淆視聽”。

  這篇文風尖刻的博客文章發表之後,接下來的事態,如同多米諾骨牌般急轉直下—

  8月5日,打人的郭德綱弟子李鶴彪被行政拘留7天,罸款200元;8月6日,郭德綱弟子何雲偉、師弟李菁宣佈即日起退出德雲社;8月7日凌晨,德雲社發表“停演整頓”聲明,暫停所有小劇場演出;隨後,媒體爆出郭德綱的書、音像製品在各大官營書店下架,“全面封殺”之說甚囂塵上……

  短短幾天,郭德綱突然發現,德雲社已陷入四面楚歌。

  本刊記者聯繫德雲社副總經理王海,疲於擔任“救火隊員”的他態度謹慎:“不接受任何採訪,不作任何辯解,之後會開發布會說明情況。”

  在《有藥也不給你吃》的博文中,郭德綱已經將他與北京電視台的情分徹底斬斷,一絲溫情脈脈都不留下。“藝人與電視台之間打交道就是赤裸裸的互相利用。……誰也不用說得那麼高尚,說得太真誠就假了!”

  這被一些人認為是“忘恩負義”。《三聯生活周刊》主筆孟靜在微博中感慨:“我也親眼見過北京台在郭一無所有、票價還是20塊的時候是怎麼捧他的,怎麼組織記者、策劃人幫他的。”

  其實,郭德綱及德雲社也與北京台度過了長達四年的蜜月期,為其帶來不俗的收視率。2006年12月,先後由郭德綱和何雲偉、李菁擔任主持的《星夜故事秀》,其製片人透露,“根據AC尼爾森的統計,《星夜故事秀》在北京地區文娛節目中,收視率排行第一。”

  與郭德綱交惡之後,北京台內部員工也如臨大敵。原來與記者相熟的一位製片人表示,事情很敏感,不允許台裡的人接受任何形式的採訪,都以台裡的統一口徑為準。另一位編導則表示,領導甚至要求“我們吃飯的時候也不要跟朋友評論這件事”。

  “郭德綱和北京台都是失態的,只是誰先失態的問題。”北京外國語大學國際新聞與傳播系教授展江對本刊記者表示。他說,這個事情剛開始因為北京台播了兩三分鐘掐頭去尾的東西,再加上一段記者被打的鏡頭,讓大衆覺得他們比較冤屈。因此一開始很多人是同情記者,同情媒體的。“但仔細看下來,不是那麼回事兒。”

  展江說,他看到的視頻,北京台的記者私入民宅,濫用權力,而且又充滿挑釁,說話毫無素質可言。“一開始輿論一邊倒地倒向北京台,包括像我這樣不了解或者不喜歡郭德綱的人,現在轉而同情他了,因為他現在面對強大的公權力和被濫用的媒體權力的壓力。郭德綱有錯,甚至有違法行為,但是不至於用‘人民戰爭’來圍剿吧?”

  像展江一樣,很多批判郭德綱的人在“封殺”之勢來臨後,開始轉向同情或支持郭德綱。王小山在專欄文章中說:“郭德綱有錯,但錯不至此,連庸俗、低俗、媚俗這種大帽子都扣上來,不知道想幹嗎?”他借用胡淑芬的話說:“保衛郭德綱就是保衛我們自己。”

  由此,輿論焦點從單純的打人事件,轉向對封殺方式的質疑,部分演藝圈人士也打破沉默。導演馮小剛通過微博表達意見:“歉也道了人也抓了,都掉井裏了就別扔石頭了,你們強大有勢力說掐死誰就掐死誰,真不知道誰是惡勢力?”

  “封殺”的謎團

  “像我們這種普通觀衆根本就不知道實際情況,因為一切消息都是據傳。”東東槍說。

  東東槍曾貼身郭德綱數月,寫成數萬言的長文《誰是郭德綱》,刊於《讀庫》。“我採訪他的時候跨越了好幾個階段,從完全沒有人關注他,到開始有人關注他,到最後鋪天蓋地的全世界都來關注他,我當時完全目擊了這個過程。”

  現在,他又目擊了郭德綱走紅後的最大危局。“聽說書也下架了,音像製品也不讓賣了,咱說清楚了啊,到底是因為打人這事兒啊還是因為作品本身啊?”他發問。

  看不明白的,不僅是東東槍一個人。

  “媒體如此一致地對一個相聲演員發難,可謂極其罕見,個中原委難以猜測—到底是十數家媒體被BTV蒙蔽,還是另有串聯甚至有公權力授意,這些都暫不可考。”一直關注此事件的中國政法大學副教授蕭瀚對本刊記者說。

  在暫停小劇場演出的聲明中,德雲社稱原因是為了“深入貫徹學習”領導人的重要講話精神,“按照講話精神開展深入自查”。

  這容易讓人想到是有關部門的“招呼”或者“勒令”。但《新京報》當天發表的調查報道卻稱,德雲社內部人士透露,“此番停演自查確為德雲社內部主動作出的調整”,相關部門並未發過通知、打過電話。各書店將郭德綱作品下架,據傳也是書店內部的自作主張。

  到底誰在“封殺”郭德綱?彷彿一個謎。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