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雲南滅門案追蹤:兇手疑因借錢遭拒而行兇(圖)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7月13日 20:37   鳳凰衛視

  事發當天,民警勘查現場 記者 楊海冬/攝

  富民款莊鎮夜發滅門案 4人遇害追蹤

  誰製造了富民縣款莊鎮“7-12”滅門血案?昨天記者得知,富民縣赤鷲鎮羅免村村民李某,就是被警方確定“有重大作案嫌疑”的一名嫌疑人。案發不久後,他已經被抓獲。據悉,血案發生當晚,李某從家裏悄悄離開,後被家人找回。次日上午民警上門找李某時,他正在家中睡覺……

  一同被警方帶走接受調查的,還有李某家的另外4名親屬。

  嗩吶聲中,受害者的遺體被送走

  昨日上午9時許,款莊鎮和平村委會放耳戈村李建華家附近,仍停着數輛警車,民警還在李建華家的院子裡調查案件的有關情況。與昨天不同的是,門口還停着幾輛殯儀館的靈車。大門口貼上了一副輓聯,寫着“深悲三代災難留”的字樣。跟昨天案發現場的戒備森嚴不同,一些李建華家的親友和當地村民可以自由進出院子,但記者依然被民警攔在外面,不讓進入。

  李建華家門口擺滿了鄉鄰送來的花圈,院子裡的親友們正忙着張羅4名遇難者的後事。中午12點18分,送殯的嗩吶聲中,4具遇難者的遺體被鄰居抬出這個農家院落,送上車,運往昆明市殯儀館。此時,辦案民警暫時撤出了這個院子。

  記者看到,李家的幾間房門前仍拉着警戒綫。堂屋外面的地上依舊留有大片血跡。李家房屋右側有一片空地,與修有台階的山坡相連。據了解,血案發生後,兇手就是從這片空地逃離李家的。

  在通往放耳戈村的路邊,有昆明市公安局的民警帶着警犬在山林裡搜尋。民警說,搜尋工作與這起血案有關。

  李建華的一名親人說,李建華因工傷獲得90萬元賠償後,以前一個在放耳戈村開石灰窯的人多次上門,想向李建華家借錢,但每次都遭到拒絶。這個借錢者也姓李,40歲左右,是富民縣赤鷲鎮羅免村人。血案發生後,李建華的親人便懷疑此事與李某有關,他們推測,李某因為沒能從李建華家借到錢,而報復殺人。

  記者了解到,血案發生當天,警方確定的犯罪嫌疑人就是這個燒石灰的李某。案發當天上午,李某就被警方帶走了。他的另外4名親人也被警方帶走接受調查。

  “他對我們說‘闖禍了,殺人了,都死了”

  昨天下午,李某的大嫂白某接受完調查,回到家中。她介紹了李某家裏的一些情況。

  2009年,李某幫人家開車時,見別人燒石灰很賺錢,就在放耳戈村租了一塊場地,投資數十萬元,辦了個燒石灰的石灰窯。可是,開石灰窯的時候,碰巧放耳戈村的路在建混凝土路面,車不好走,燒出來的石灰運不出去,燒窯需要的煤炭也難運進來。交通不便,造成李某的石灰生意虧了本。

  李某在放耳戈村燒了一年多石灰後,實在經營不下去了,於2010年下半年離開了放耳戈村。至今,還有很多燒出來的石灰積壓在放耳戈村。為此,李某還雇了一個近50歲的昭通男子看守廠房。出事以後,看守廠房的男子也被警方帶走接受調查。

  放耳戈村的一位村民說,李某燒石灰虧了很多錢,至今還拖欠當地一些村民的工資,總額超過萬元。李某不做石灰生意了,卻還常來放耳戈村,給那位看守廠房的男子送米。

  談及7月11日晚上和12日凌晨的情況,白某回憶,當晚她的丈夫和兒子吵嘴,小叔子李某就把他們一家都叫到了自己家裏,還開導了父子兩人一陣子。11日晚上10點半左右,他們一家才離開。“當時我們還在一起嗑瓜子,沒發覺他(李某)有什麼反常表現。”

  12日凌晨三四點鐘的時候,李某的妻子找到白某家裏,說李某“不見了”。“她說家裏有一輛轎車,我兒子會開車,她想讓我兒子開車帶着她們去找人。”白某說,後來她的兒子開車出門,車上坐着李某的妻子和母親、白某三人。

  “他(李某)經常去放耳戈村,我們就先朝款莊方向去了。我們走了二三十公里遠,在拖着村附近看到他(李某)一個人呆呆地站在路上,話也不說,看樣子他有點害怕。我們問他,他自言自語地說‘闖禍了’,接着就什麼都不說了。我們不知道他說的‘闖禍’到底是什麼事,也沒有再問他。後來他媽問他到底怎麼了,結果他對我們說‘殺人了,都死了’。”白某回憶。

  12日凌晨6點左右,李某被親人們帶回家,洗了個腳,就睡覺去了。不久,民警來到李某家裏,家人才叫醒他。“警察一見到他,就叫他‘不要動’,隨後,他自己,還有我們這些去找他的人都被警察帶去接受調查了。”

  李某父親:“我兒子連鷄都不敢殺……”

  赤鷲鎮羅免村內,有一幢磚混結構的房屋,只有一層樓,但與周邊的土坯房相比還是顯得漂亮。這就是“7·12”滅門案嫌疑人李某的家。家中有李某70多歲的父親,以及兩個未成年的孩子。李某的大女兒16歲,正在讀高一;小兒子只有5歲,剛上幼兒園。

  “我兒子平時膽小,連鷄都不敢殺的。”李某的父親說,他一共有6個兒子,李某今年40歲,在家中排行老四。兒子們都成家了,他跟着大兒子過,老伴跟着李某過。李某只讀到初中一年級就輟學了,不管誰勸,他都堅持不上學。最後,老父親只好將李某送到村子裏面的一個馬牙石廠打工,後來馬牙石廠合併到磨石廠,兒子又到磨石廠打工。後來又幫一個開石灰廠的老闆開車拉貨。正是在開車時看到做石灰生意能賺錢,李某才決定要燒石灰。老父親當時極力反對,但李某堅持要開,家人也沒辦法。

  2009年,李某拿出全部積蓄,又四處借債,湊了幾十萬元,在放耳戈村開了石灰窯。虧本之後於2010年歇業。此後,李某主要在家幫妻子種地,偶爾也會到外面去找點事情做做。

  “我兒子很孝順的,和哥哥弟弟的關係也很好,還經常喊他們來家裏吃飯。前段時間我生病住院,花了1000多塊錢,他(李某)給了我400塊。”李父無法想象,“連鷄都不敢殺”的兒子竟會殺人。

  但是,李某的大嫂白某根據李某當時說的話和神態判斷,李某殺了人“是肯定的”。但是,警方調查時沒有告訴他們與案子有關的情況。到底是李某自己殺人,還是伙同別人作案,抑或雇兇殺人?她不知道。

  “如果他確實殺人了,估計是跟他的經濟壓力太大有關係。經常有人找到家裏跟他討債。他每個月要付看守石灰窯的小工上千元工資,還得送米送菜過去,債是越來越多。為了躲債,他還到外面去躲過一陣子。”李某的家人們說。

  現此案仍在進一步調查中。(楊旭)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