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媽媽背癱瘓兒子讀書12年 兒子高分考上浙大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8月23日 22:45   鳳凰衛視

  金鑫的全家福,身後分別是媽媽,弟弟和爸爸。孫金標攝

  這份錄取通知書,是金鑫感謝媽媽的最好禮物。

  脖子以下全癱,康復訓練後手能寫字,以高分考上浙大工科試驗班。這個讓人驚訝的孩子自述感人家庭故事——感謝媽媽背我讀書12年

  金鑫是不幸的,剛生下來醫生就判斷說:這孩子除了腦袋沒問題,其他部位都有問題。

  金鑫又是幸運的,家人沒有放棄,媽媽更是背著兒子在台州讀完了小學、初中和高中。

  金鑫更是幸福的,剛剛過去的高考中,他用一張浙江大學工科試驗班的錄取通知書,收穫了12年寒窗之後的碩果,更回報了媽媽7000個日夜的無私母愛。

  這個夏天,對於剛滿20歲的金鑫和他的媽媽來說,陽光燦爛。

  我一生下來,醫生就說這孩子是個癱瘓可是,媽媽沒有放棄我

  從我懂事開始,我發現自己和其他孩子不一樣:別人可以自由地走路,奔跑,但我卻只能坐在椅子上,只能躺在床上,想要挪動一步,也需要身邊人的幫忙。

  我問媽媽我到底怎麼了,媽媽都不願告訴我,每次我問她,她就背過身子擦眼淚。

  後來,爸爸悄悄告訴我,說我剛生下來沒多久,就很快發現我有些異常。家人趕緊又把我抱到醫院,檢查結果顯示,我除了腦袋是正常的,脖子以下部分全都是癱瘓狀態,而且這是天生的,治不好。

  聽到這個消息,家裏人都驚呆了。不過,媽媽跟爸爸商量,既然生下來了,就要養大我。

  但在我開始長身體的時候,病情也逐步惡化,股骨頭和盆骨都出現了壞死,脊椎也開始側彎,完全不能站立,更糟糕的是,我發現自己的視力也越來越差了。

  我全身每天都在腫痛,媽媽一邊給我吃藥,一邊給我鼓勵。“堅持,會好起來的,媽媽不會放棄你。”

  1999年起,我開始讀書了媽媽背着我要走10多裡路

  1999年,我開始念小學了。因為當初醫生說了,我的腦子沒問題,能讀好書。

  於是媽媽把自己的工作辭了,陪我上學。我也堅持做康復訓練,終於手能簡單做些動作,也能寫字了。

  小學的時候,媽媽除了管我的吃飯之外,最重要的是每天送我去學校上課。家裏離學校有一段挺遠的路,車很多,而且一些小路也不平坦,輪椅推不過去,媽媽索性背着接送我。

  有時候下大雨刮大風,媽媽就用雨衣把我包起來,然後背我去教室。走到教室的時候,我自己一點都沒淋到雨,媽媽卻渾身都濕透了。

  念初中以後,因為學校離家太遠了,學校給了我一個單獨的宿舍,媽媽就搬過來和我住。我記得有一次媽媽病得很厲害,說話都沒力氣了。有好心的同學說要來幫忙送我去教室,媽媽哪放心得下,吃了點藥,強打起精神又背我去教室。

  那段時間,我看到媽媽的腿都腫起來了。

  到我讀高中的時候,媽媽是最辛苦的。因為我讀的是理科,所以有很多實驗課都是頻繁換教室的,而且有不少都不在同一棟教學樓裡,我媽媽就把我的課程表背下來,我一下課,她一分不差總是準時出現在我教室門口,帶我去下一個教室。

  我的體重有80多斤,我媽就這樣背着我樓上樓下地跑。我算過,課多的時候媽媽一天起碼要走上10多裡地。

  我在哪個學校讀書,媽媽就在學校裡找個零活干有時候,媽媽喝稀粥,我的菜卻有肉有蛋有海鮮

  我的爸爸是個地地道道的農民,辛勤勞動,是家裏經濟收入的主要來源。

  但在我讀初中的時候,爸爸身體每況愈下,因為長期從事重體力活,他的脊椎錯位,還患上了嚴重的腎臟結石。醫生說,千萬不能再做重體力活了。爸爸必須辭掉原來的工作,這也意味着家裏的收入來源斷掉了。

  為了減輕家裏的經濟負擔,媽媽利用在學校照顧我的空余時間,找些活來干補貼家用。在三甲中學的時候,學校考慮到我的特殊情況,破格招收媽媽擔任學校的實驗器材管理員。在台州一中念高中的時候,媽媽又當起了校園裡的清潔工。

  盡管家裏條件不好,但媽媽對我的伙食卻從來不多省一分錢。

  她經常告訴我,自己拼死拼活干,為的就是能多賺點錢,讓我吃好點,能更好地讀書。那段時間裡,媽媽自己可能就喝點稀粥,但我的每頓飯都不會馬虎,有菜有肉有蛋,有時候還有海鮮。

  那天,我收到了浙大的錄取通知書媽媽抱着我痛快哭了一場

  考完高考那會兒,我好幾個晚上睡不好,就怕萬一成績出來不理想,媽媽該有多麼失望。

  還好我沒讓媽媽失望,7月26日中午,我收到了浙江大學的錄取通知書,我以648分考上了浙大工科試驗班。

  那天,媽媽抱着我痛快地哭了一場,“寶貝兒子,我就知道你一定行的!”

  哭完,我對媽媽說,我們一起去杭州嗎?

  媽媽說,當然啊。別擔心,媽媽背着你到杭州上浙大。

  我大概下半個月就要去杭州報到了,媽媽老早就開始幫我收拾行李,爸爸也跑進跑出幫忙。開學以後,我和媽媽就要在杭州生活和學習了,而爸爸則留在椒江帶我弟弟。

  前天晚上,媽媽握着我的手,和我在拉家常,說著說著,又突然落淚了,我以為她是捨不得爸爸和弟弟,但她告訴我,她一點都不擔心我的學習,她更擔心的是我多年缺乏運動,也沒怎麼坐過車,怕我到時候會暈車,身體會吃不消。

  這下輪到我抹眼淚了:有這樣疼我的媽媽,我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

  上天是不公平的,給了我一個殘疾的身體;但上天又是慈悲的,給了我這樣一個好媽媽!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