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為救3人而獻身的青年鄧錦傑被表彰認定為見義勇為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7月06日 07:01   鳳凰網

  7月3日下午5點,湖南婁底一家三口在孫水公園一條河裏游泳溺水,路過的年僅27歲的婁底小伙鄧錦傑聞訊下水救人。不幸的是,由於河水湍急,鄧錦傑不幸被河水吞噬。然而,獲救的一家三口不僅連一聲謝謝都沒有就悄悄地離開了出事地點,而且在有現場群衆聲稱救人者還沒有上來的情況下,獲救者竟聲稱“關我屁事”。

  7月6日上午九點,鄧錦傑的追悼會在婁底市殯儀館舉行,婁底等地社會各界人士近1000人自發前往送別這位捨己救人的好青年。《法制日報》記者從有關方面獲悉,追悼會上,婁星區有關部門負責人宣讀了《關於表彰鄧錦傑見義勇為的決定》,並希望全區廣大幹部群衆以鄧錦傑為榜樣,學習他臨危不懼的勇敢精神和捨生忘死的高尚品德。

  回顧

  婁底小伙勇救三人不幸身亡

  鄧錦傑是婁星區茶園鎮塘群村人。出事的婁底市孫水河公園河段是一個傳統渡船碼頭,河床的淺灘處有兩米多深,中心河床超過五米,佈滿了水草。每年一到夏天,來孫水河公園水域游泳的人特別多,因此溺水事故頻繁發生。

  2010年盛夏一個月內發生了4起溺水身亡事故,造成5人死亡。就在今年4月7日下午,該河段還發生了一起少年溺水死亡事故。4名男孩相約在孫水河游泳,其中一人不慎溺水死亡。2011年,婁底市政府辦公室早就頒發通知,孫水河公園這一區域禁止游泳,周邊還設有鐵絲網圍擋。據附近居民介紹,那呼救的一家三口當天就是穿過公園的鐵絲網私自下河游泳的。

  有目擊者稱,7月3日下午,鄧錦傑來到孫水河邊遛狗,突然聽到有人在河中心喊救命,鄧錦傑來不及脫去長褲和鞋,就跳入河中。與此同時,蔣愛成等另外兩名市民也加入了救人的行列。當這一家三口被救起上岸時,大家才發覺一同參與救人的鄧錦傑不見了。

  據目擊者描述,這一家三口獲救後,不僅沒有對下河救援的好心人表示謝意,甚至對旁人的善意提醒不理不睬,趁着大家全神貫注盯着河面營救時,一聲不吭地消失了。

  婁星區市民康陵對媒體表示,自己是當天晚上9點多才到現場的。當時他和一個朋友去孫水河散步,然後聽到哭聲,下去看了下。最讓人氣憤的是,當時那一家三口離開時,圍觀的群衆說“救你們的人還沒上來,你們怎麼就走?”那一家三口中的女的竟然說“關我屁事”,然後就開車走了。

  進展

  救人者追悼會上被表彰認定為見義勇為

  鄧錦傑英勇救人不幸獻身的事件發生後,很快就引起了婁底市、區等相關部門的重視。

  《法制日報》記者了解到,7月4日下午,婁星區相關領導召集政府辦、宣傳、綜治、公安等部門,召開了見義勇為行為會審會議。會議認定鄧錦傑、蔣成愛的行為為見義勇為行為,並要求區綜治辦立即報區人民政府予以公示後確認,會議還安排了四個專門工作組落實各項工作。目前,公安部門還在全力查找被救人員。

  7月4日晚,婁底市委常委、宣傳部長伍美華受婁底市委書記龔武生的委託,與婁星區委副書記彭健初、黃大生,區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劉傑,區委常委、宣傳部長顔新和,副區長、婁星公安分局局長劉明清等人,先後專程趕赴婁底市殯儀館悼念鄧錦傑,並慰問其親屬。

  與此同時,鄧錦傑生前所在公司的老闆晏建偉,也帶頭拿出了1萬元進行了懸賞,希望市民能提供有價值的線索幫助尋找被救者。

  “只希望被救者能現身,說一聲謝謝。”晏建偉表示,他已經與鄧錦傑的家屬溝通過,他們並不要求對方賠償什麼,只是希望鄧錦傑的救人之舉是值得的,“說聲謝謝並不難,也好告慰死者在天之靈。”

  7月6日上午九點,鄧錦傑的追悼會在婁底市殯儀館舉行,婁底等地社會各界人士近1000人,自發前來緬懷送別這位捨己救人的好青年。

  《法制日報》記者了解到,追悼會上,婁星區有關部門負責人宣讀了婁星區委、區政府《關於表彰鄧錦傑見義勇為的決定》,並希望全區廣大幹部群衆要以鄧錦傑同志為榜樣,學習他臨危不懼的勇敢精神和捨生忘死的高尚品德,全區各級各單位要以樹立良好的社會風氣為義不容辭的神聖責任,自覺維護人民群衆的生命財産安全。

  與此同時,騰訊等一些網站也設置了給英雄獻花默哀的網頁。

  “英雄一路好走!冷漠的被救人,你們的自私和無恥行為將對社會公義造成多麼不良的影響,你們想到過嗎?你們的行為將會讓逝者永難瞑目,而像你們一家三口這樣,也只能在有生之年苟活在世人的鄙視之中。你們能逃過衆人的審判,難道能逃過自己良心的審判嗎?”記者看到,前往點擊弔唁獻花的網友很多,類似的留言和跟帖也很多。

  熱議

  遏制“農夫與蛇”故事頻發尚需法律給力

  救人者生死不明,被救者漠然離開。連日來,婁底孫水河公園的這起救人事件迅速成了網絡上的熱點事件。社會各界在為救人英雄默哀、惋惜的同時,也紛紛指責被救者的冷漠與無情。

  “‘以怨報德’,是種惡德。‘農夫與蛇’式的壞結局,向來讓人惋惜。善行換來的若不是溫情鋪展,而是冷漠橫行,那道德或在人心冷卻中低徊。”有評論分析指出,“助人”和“感恩”,本該串聯成道德光環。獲救後轉身而去,忘卻恩義,只會割斷“善義互動”的鏈條,抽空道德的內質。

  “人情冷暖,竟至於斯。一句‘關我屁事’,無疑和南京彭宇案、佛山小悅悅事件一樣,將好不容易扶起來社會道德又重新推倒在地。”

  “事實上,在跌不敢扶、路不敢幫的當前社會,道德的滑坡已經接近冰點。此次被救人的一番冷語更是讓人與人之間僅存的感恩之心徹底消失。”有評論指出,如果說道德淪喪的背後是人性的冷漠,那麼,冷漠的原因在於制度層面對施救人員的關懷缺失。見義勇為當如何認定,施救者無力承擔被救人的撫恤金和治療費用該如何處理,都是能否保障道德回歸的重要因素。

  “當地警方希望市民積極提供相關線索,也期待這一家三口能勇敢站出來,還原事情真相。然而,找到他們又能怎樣?”有評論分析指出,即便找到了被救的冷漠者,頂多也只能讓他們出錢補償死者家屬。除此之外,法律無能為力。

  不過,也有評論分析認為,見義勇為是一種高尚的行為,救人本身出自良善本能,而非權衡算計。自私無情的人總會存在,施救對象的品質並不會降低救助者靈魂的高度,更不能因為自私無情的潛在性,而不去踐行高尚行為。

  “從道德層面上來講,這次被救的三人漠然轉身離開,迄今都不出面,不僅嚴重傷害了救人者及其家屬的心,也再次傷了寒了社會的心。”7月6日,湖南律師陳平凡在接受《法制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被救者的冷漠,再次折射出了如今一些人內心的冷漠和無情。

  “從法律的層面來講,這次救人事件警示了我們,對於社會道德的滑坡,法律其實是應該有所作為的。”陳平凡認為,被救者被人救起本身是一種受益性行為。《民法通則》中有無因管理等相關的法律規定和條文,受益者應該為自己受益的行為支付一定的成本。只是,由於相關法律制度還不夠具體、細化,缺乏具體可操作性,因此,現實社會中頻繁出現了一些英雄流血流淚又傷心寒心的惡性事件。

  “一方面,有關方面應盡快完善相關的立法,或出台更為具體、詳細的司法解釋,讓這方面的制度規定更具現實可操作性;另一方面,各級政府應進一步完善現有的救助和保障制度建設,加大、加快對這種見義勇為行為和個人的認定速度和獎勵力度,從制度的層面驅趕社會道德的寒冷,溫暖更多的人心。”對此,陳平凡如此建議。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