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打工仔回應當街活祭生父質疑:誰要我沒錢給他看病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7月22日 22:58   鳳凰網

  在長沙,賀中民被兒子策劃“活祭”

  “活祭”現場

  羊城晚報記者 尹安學 實習生 尹歡歡

  他活着,可他兒子當着他的面,在大街上祭祀他———

  7月18日,在湖北武漢魯磨路天橋下,72歲的湖南人賀中民一頭白髮,他目光呆滯地坐在路邊,在他面前,擺着香爐和各種祭品,他的兒子賀銀海不停彎腰鞠躬,披麻戴孝,點燃幾支香,拜祭自己的親生父親。

  “這是一場秀!”賀銀海自己也承認,活祭自己的父親,很殘忍,也有違傳統倫理,“但我找不到更好的辦法。”

  “活祭”引來駡聲連連

  18日在武漢的這場“活祭”,不是第一次。16日上午,在湖南長沙杜甫江閣附近,賀中民披着藍色雨衣,盤腿坐在地上,身前的水泥檯面上,擺放着食物和香燭。老人面前,兩個頭包白布的女子身披紅紗,捧香祭拜,口中念念有詞。有人一湊過來圍觀,就會收到傳單,宣傳賀中民的“英雄事跡”。“活祭”現場擺放的2米高的宣傳海報上說,賀中民是中國好父親,是湖南邵陽市邵東縣的“建設之父”。

  在長沙,郭女士看到這場景後,覺得自己很倒霉,上班路上竟然看到這種不吉利的場面。她覺得,求助有很多種方式,沒必要這麼挑戰人倫道德。“讓人看了很不舒服。”這次活祭,收到捐款500元。

  在武漢,一上午的“活祭”,賀銀海只收到508元捐款,其中現場收到8元,有500元是匯款。

  現場絶大多數圍觀者表示難以接受,很多人質疑賀銀海搞這個名堂的真實目的。市民盧先生坦言:“我懷疑他的真實性,要是真的,他也不應該活祭自己的父親,這樣不是詛咒自己的父親嘛。”

  “活祭”照片傳到網上,引起軒然大波。很多網友認為,這是挑戰道德底線,是“綁架”老父來求助,兒女很不人道,手段十分卑劣。

  賀銀海說,他知道網上的責駡聲,“我也是沒有辦法,誰要我沒錢給老父親看病呢?我是被逼無奈,才出此下策。不這麼做,會有人關注我爸爸這樣的一個極為普通的人的命運嗎?”

  遺失的檔案或是鬧劇源頭

  已風燭殘年的賀中民,年輕時確有“威水史”。

  羊城晚報記者致電邵東縣大禾塘鄉辦事處,經負責人反復核實,在當地一家鄉鎮企業———大禾塘建築公司,賀中民曾是技術骨幹,參與了邵東很多大項目的設計。

  1940年出生的賀中民,50多年前讀過高中、大學,畢業後在湘中地質隊從事地質勘探,1982年調入大禾塘建築公司擔任技術員、施工工程師。期間歷時8個月,牽頭完成邵東縣開發區建設一期工程的規劃工作。2001年,在鄉鎮合併過程中,作為一個鄉鎮企業,大禾塘建築公司被合併到邵東第一建築公司。賀中民告訴記者,他後來才知道,在這次合併中,他的檔案丟失,“合併了,就沒人叫我們去上班了,我們也沒去上,就回家種地。”

  賀中民說,大禾塘建築公司被合併後,自己也滿了60歲,可以退休了,但沒有任何人通知他辦理任何手續,單位也沒叫他辦理社保。直到這幾年,有人告訴他,作為一個村民也可以辦社保、醫保。

  從1958年8月參加工作到2001年,賀中民工作了43年,沒有社保,作為一名集體企業退休人員,他退休後領不到養老金。

  經邵東縣大禾塘鄉辦事處聯繫,記者找到賀中民當年的工友李和清。李和清稱,他與賀中民相處多年,他證實公司被合併後“我們的檔案都丟了。”為什麼不去找人解決?李和清說:“沒有就沒有了,有什麼好找的,又不是只丟了我一個人的。”

  賀中民的另一位工友申國定也證實,賀中民說法屬實。申國定告訴記者:他與賀中民一起工作十多年,“他工作很踏實,人就有點太老實了,不過他技術很好,我們邵東縣第一個新汽車站、工程學校等都是他設計的。我們當時都是在大禾塘建築公司上班,後來公司被合併了,我們當時就退休了。我們那一批人的檔案在轉移過程中差不多都丟了。”申國定說,當時交接時很亂,檔案丟了根本不知道該找誰,政府部門也沒人理睬。

  邵東縣大禾塘鄉辦事處辦公室李主任告訴記者,大禾塘建築公司被併入邵東第一建築公司,這是一個國有企業。不過,2010年,這家公司已經變成私人企業,並改名為湖南嘉禾公司。“檔案丟失,要再補辦有關手續,實在太難了。”

  “公益組織”策劃“活祭”?

  退休後的賀中民生活每況愈下。

  兒子三歲時,妻子病死。兩年後賀中民再娶,妻子帶有兩個兒子,其中小兒子與他們常住一起。賀銀海與繼母關係緊張,導致賀中民對這個親生兒子有點厭煩。賀中民在外做工,常常不回家;賀銀海也常住在姑媽家。

  賀銀海常年在外漂泊,几乎不回家。作為賀中民唯一的親生兒子,有時賺到錢給家裏寄幾百元,但從不問父親生活如何,也不知道父親有無退休金。

  今年7月2日,在北京的賀銀海突然接到繼母兒子的電話,說賀中民突然暈倒,確診患有腦出血、腦梗塞及肺炎,且腦部有陰影,一直昏迷不醒。邵東縣的醫院條件有限,無法確定陰影是瘤還是癌症,建議轉到長沙的大醫院救治。

  次日,賀銀海帶着一萬多元積蓄,趕回老家。交完父親的住院費後,賀銀海才發現,原來父親這麼多年一直沒有養老金,住院報銷比例也很低。

  “沒錢也要治病啊。”7月15日,賀銀海將父親帶到長沙。排隊掛號時,賀銀海將父親的病情告訴了一名醫生。賀銀海說,在湘雅附二醫院,一位醫生告訴他,要治好父親的病,可能需要二三十萬元。“我一下子心灰意冷。回到住處又打電話諮詢了幾個搞醫學的朋友。聽了情況後,大家都說這種病要花錢養着。因為我常年在北京也是靠打零工過活的,沒攢多少錢,1萬多元已經花得差不多了。”

  賀銀海開始動腦筋搞“策劃”,以期拯救父親。

  賀銀海先找到長沙的朋友劉志祥,劉在長沙為普通職工權益奔波多年。兩人商量半天,覺得使用“活祭”這種形式,能吸引眼球。

  7月20日,記者聯繫到長沙“工之友家園”的創始人之一田女士,她告訴記者:“我們確實在16日早上幫賀銀海舉辦了‘活祭’父親的活動,大概持續了一個多小時。我們是個民間公益組織,主要有兩方面的任務,一是救助生活有困難的人;另外就是針對異地務工人員的幫助,假期幫他們帶帶小孩,組織一些補習班等。目前有正式志願者三十多位。”

  有人質疑“活祭”不過是賀銀海的個人炒作。對此,劉志祥說:“我覺得他不是在炒作。我認識他很多年了,他常常靠做臨時演員、打小工賺點錢。即使出名也只是個‘爛名’,他沒有炒作自己的資金。”

  賀銀海解釋:“參與活祭志願者的着裝裡,紅紗代表生命的旺盛,是我對爸爸病愈的期待;頭上的白布則代表悲哀。其實就是一種祝福與禱告,希望爸爸的身體能快快好起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