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妻子考上醫學博士 丈夫逼退學不成將其割喉殺害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8月15日 01:34   鳳凰網

  梁某以優異成績考取了北京協和醫院的醫學博士研究生,但卻遭到了丈夫景某的強烈反對。因為逼迫梁某退學不成,景某竟持刀將妻子殺害。日前該案在北京二中院開庭審理,被告人景某當庭翻供稱自己只是爭奪刀子時碰巧割斷了妻子的喉嚨。記者對被害人家屬及律師進行了採訪,了解到女博士生被丈夫殺害一案的來龍去脈。

  慘案

  女博士生慘遭丈夫殺害

  梁某原是外地一家醫院的女醫生,和同是醫生的景某相戀後,於2004年4月登記結婚,2007年生下兒子。2011年6月,梁某憑着自己紮實的業務知識,考上了北京協和醫院的醫學博士研究生,到北京上學讀博。然而景某不同意,多次提出要求梁某退學回家,被梁某拒絶。

  在熱播電視劇《不要和陌生人說話》中,馮遠征飾演一個實施家暴的變態醫生。而景某本人就几乎是這個醫生的“現實版”,其性情反復無常,有很強的控制欲,經常懷疑梁某有第三者。而梁某非常優秀,以全國第一的成績考入協和醫院風濕科專業博士生,該專業每年只招一個研究生。景某卻只是內蒙古某精神衛生中心的普通醫師。這些都讓景某産生強烈的自卑心理,於是非讓妻子退學回家。

  2011年9月2日,景某在發給梁某的短信中,威脅稱:“我到北京後都會解決。我們死在一塊……”

  10日凌晨,景某乘飛機從呼和浩特飛到了北京,直接打車來到了梁某所在的協和醫院宿舍,打電話要見梁某。梁某因害怕景某動手,便叫自己的表妹王某一起見景某。

  隨後3人一起到醫院附近的一家賓館商談。進入房間後,景某開始毆打梁某,要求梁某跟他一起回內蒙古。王某事後回憶說,當時梁某不同意,景某就說“你要是不回去,我就殺了你,強姦你表妹。”後來王某跑出房間向服務員反映並報案後,派出所將3人從賓館帶走。

  派出所了解情況後,先讓梁某及其表妹王某離開派出所回家,後來又要求景某馬上離開北京回內蒙古。

  次日早10時許,景某以登記假名字的方式蒙騙管理員,走進了梁某的宿舍。二人在交談中發生爭吵。景某先是用凳子狠狠地砸傷梁某的頭部,然後又用桌上的水果刀殘忍地將梁某的脖子割斷,致使梁某的頸動脈、靜脈均被割斷。隨後,他又朝倒在地上血泊中的梁某心臟等身上要害部位用刀猛刺,致使被害人因頸動脈、靜脈被割斷、心臟被刺破,而急性失血性休剋死亡。

  追問

  他怎麼能向妻子下這樣的毒手

  殺死梁某後,景某躺到了梁某的床上,然後分別給自己的家人以及梁某的嫂子打了電話,但是沒說殺人的事兒。在有人到宿舍來之前,景某用刀朝自己的氣管和手腕處割了幾刀,製造了自殺的場景。隨後趕來的警察和醫生將他送到醫院,經過搶救脫險。景某隨後因涉嫌故意殺人罪被北京市檢察院二分院批准逮捕。

  據被害人家屬代理人、北京中淇律師事務所的王勇律師介紹,這場家庭悲劇的緣起是景某一貫的自私自利和梁某長期的懦弱忍讓。在結婚前,梁某就曾幾次提出要分手,但景某每次都威脅梁某或者以自殘的方式逼迫梁某不要分手。婚後景某經常酗酒、玩牌賭錢。梁某還曾在景某的手機裡發現景某和其他女人在一起的照片。梁某提出離婚,但景某繼續以欺騙、恐嚇手段威脅梁某,還打過梁某,甚至一次酒後還差點把梁某從24層樓的家裏推下去。梁某多次提出過離婚,但是景某不同意,並揚言要殺死梁某及其家人然後再自殺。

  而令人驚詫的是,景某在殺死妻子前,剛剛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原來,此前景某曾因開車撞人逃逸,造成被撞人不治身亡,於9月初被呼市的法院以交通肇事罪判處有期徒刑3年、緩刑5年。在判決書送達的第3天,景某便飛往北京,在醫院宿舍裡殺死了梁某。

  在景某殺人時,交通肇事案的一審判決還在上訴期,並未生效。這足以反映出,被告人極度蔑視法律、對他人生命極度漠視,隨意剝奪他人生命。

  當看到梁某死後瞪着大大的眼睛,死不瞑目,其家人均痛不欲生。梁某的父親終日悲傷,不久被查出來罹患癌症,全家人沉浸在悲傷憤恨之中。

  辯解

  兇手當庭翻供稱只是碰巧割喉

  在日前法院的開庭審理中,36歲的景某當庭翻供,拒不承認是故意用刀割斷被害人的頸動脈、頸靜脈、氣管的,辯稱是在與梁某爭奪過來刀子後,在梁某的側面下意識地雙手拿刀用力猛劃了一刀,正巧割斷了梁某的喉嚨,並稱只割了一刀。之後,他自己想自殺,用刀捅自己的肚子,沒捅進去,於是就用刀子猛刺了梁某的肚子一刀。

  景某一口咬定只割了一刀喉嚨,但這些當庭供述卻與屍體檢驗報告以及其在公安機關的供述完全不符。

  北京中淇律師事務所的王勇律師代理被害人家屬提起了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王勇律師指出,根據梁某的屍檢報告,其頸部是被刀重疊割劃傷,也就是說被多刀、反復割劃所致,證明了絶對不是一刀。另外,根據常識,如果在側後面用刀猛劃被害人的頸部的話,只能將被害人的頸部一側割傷,不能傷到另一側,這是最基本的常識。而被害人的整個喉部是被反復切割了多刀,刀口長達24厘米,根本不可能是被在側後方的人一刀割劃所致。

  屍檢報告還顯示,梁某肚子上根本沒有傷,而是左胸心臟部位被刀刺破了一個刀口,心臟被刺破,其死亡原因也是因心臟被刺破和頸動脈、頸靜脈、氣管被割斷而急性失血性休剋死亡。

  王律師認為,結合景某本身就是一名醫生這一事實,其出刀直接割斷頸動脈、頸靜脈氣管,又準確地刺在心臟上一刀,足以反映出其犯意極其堅決,就是要殺死被害人。

  焦點

  是有預謀還是碰巧殺人

  庭審的焦點集中在被告人是否有預謀殺害妻子。景某的辯護人在庭上稱,景某來北京作案沒准備兇器,到北京的時間已經是深夜,直接去找梁某,沒有選擇作案時機。如果他有預謀,為何見面後還要跟梁某談回內蒙古的事?其辯護人辯稱,景某殺人後沒有逃走,而是選擇了自殺呆在原地等待公安機關,應屬於自首。

  王勇律師對此進行了反駁。 他指出,案發前幾小時景某對梁某威脅說的話,即“你要是不回去就殺了你”等,很明顯地已經顯露出其有故意殺人的目的和預謀了。景某是否准備兇器不是構成預謀殺人的必要條件,男女體力的巨大差異,徒手等方式也可以殺人。景某下了飛機,半夜裏直接就去找被害人,這正說明了他的犯意是堅決的。

  景某跟梁某談話,並不能否定其是有預謀的犯罪,只是他先談談看,如果事情按他的意向去發展就不殺人,把梁某帶走,如果談不成,那就實施殺人,這些顯然都是在景某的預先謀劃之中的。因此,其故意殺人是有預謀的犯罪。

  此外,王律師還認為景某製造了自殺的假象。因為被告人自己是個醫生,割斷被害人的頸動脈、頸靜脈和氣管,準確用刀子刺破心臟,都是致命的要害。而其對自己只是割斷氣管,根本沒有傷及頸動脈、頸靜脈,對手腕也是淺淺的割傷,其根本就沒有自殺的意圖,並不具備自動投案的特點,是被抓捕歸案的。

  被告人還稱梁某有婚外情,對此王律師指出,在案卷中,無任何證據證明梁某有婚外情,相反,卻證明了景某一貫極度自私、自利、對梁某妄加猜測。景某在供述中,也承認梁某的人品、梁某對家庭和孩子的付出都“很好很賢惠”,並且也承認了他對梁某的家暴行為。

  景某因為自己無端的自私猜忌,殘忍殺害了被害人,反映出其對他人生命的極度冷漠、無情,其又是在剛剛拿到法院對其交通肇事罪的一審判決書的第3天就去殺人,足以反映出其對法律的極度藐視。而這種漠視法律的行為必將讓他承受更為嚴重的後果。目前該案仍在進一步審理中。

  本報記者 王薔 J178

  宋溪 插圖 H185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