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廣西副教授用精液做藥引治療婦科病 被判強姦罪(圖)

http://news.sina.com   2012年10月15日 04:19   鳳凰網

  警方拍攝的照片中,馬林在指認現場

  遭投訴時,馬林診所內景

  文/圖 羊城晚報記者 尹安學

  “因為開方的醫生是最有名的,以此所用的藥引也奇特:冬天的蘆根,經霜三年的甘蔗,蟋蟀要原對的,結子的平地木……”魯迅曾寫到一個中醫為他父親開的偏方,“藥材”之古怪讓人瞠目結舌,盡管父親最終還是病亡,但那些相傳有神奇療效的民間偏方,卻讓魯迅記憶深刻。

  姜糖治感冒、苦瓜祛痱子、泥灰土止血、蘋果排結石、茄子治久咳……千百年流傳下來的偏方,在現代醫學不斷髮展的今天,仍不斷作為“奇聞”見諸報端。不過,這些沒被藥典收藏的偏方,從一出世就備受質疑,有人感嘆療效神奇,有人直斥禍害大衆。

  上月,天涯論壇上有人爆料稱,廣西一位副教授,用“精液”混合西藥為女患者看病,被檢察院指控為“強制猥褻婦女罪”,法院一審則判為“強姦罪”!因“精液”引發的這起強姦案,讓民間偏方的命運再次引人關注。

  精液當藥引

  治病後被抓

  今年47歲的馬林(化名),是廣西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副教授,開始在化療科工作,2006年後轉到院辦公室。

  馬林的姐姐告訴羊城晚報記者,弟弟喜歡鑽研,本來他是學西醫的,但中醫偏方的神奇療效,讓他着迷,沒事就找這類書看,鑽研經脈按摩與推拿的奧秘。

  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廣西中醫學院蔣筱副教授回憶,大約10年前,學校面向社會舉辦了一個保健按摩培訓班,“當時好多人學這門課,主要是為了出國掌握一門謀生技術。”上課沒多久,蔣筱就注意到馬林,因為他老是提問,“真像個如饑似渴的學生,我後來才明白,他是作為一種愛好來學習。”

  蔣筱說,當時,她就在課堂上講,利用人體的分泌物(比如唾液、精液等)按摩穴位,可以治療穴位周圍的器官疾病,特別是對一些疑難雜症有一定療效。很多女性容易患上盆腔炎,通過對發病區域附近的會陰穴的按摩,有助於盆腔炎的治療。

  10年來,蔣筱一直與馬林保持聯繫。馬林陸續告訴她,自己通過看書研究,進一步掌握了精液在治療肝郁脾虛中的作用。馬林向警方供述時稱,早在2003年,自己就開始嘗試用精液、紅黴素、醋酸地塞米松、生理鹽水等配置偏方,免費為婦女治療婦科病。

  2009年,馬林找到蔣筱,說想與她合作搞一個省級課題項目,主要內容是用精液配西藥,對人體會陰穴進行按摩。

  蔣筱支持這種研究。作為一名醫生,蔣筱在臨床實踐中,也的確發現對會陰穴按摩治療的療效,如治療皮膚衰老、前列腺炎等,除了常規治療,她也常讓病人用精液涂患處;對盆腔炎患者,在計生許可範圍內,若精液健康,蔣筱鼓勵患者多讓精液停留在體內,“良好的性生活,有助於婦科病人的康復。”

  當時兩人分工:馬林負責課題的數據分析和撰寫;蔣筱負責中醫證型的分析、病人的遴選等。蔣筱也提到了精液來源問題,不過,當時兩人並沒有把這個當成主要問題來討論。沒想到,偏偏在這個問題上出事了。2010年8月25日,馬林用精液作配方,給一名女患者治病後,次日就因涉嫌強姦被抓。

  以猥褻指控

  以強姦入刑

  多方採訪,記者調查了解到的情況是:馬林的一位老鄉趙某,在聽了他的保健講座後,介紹女友王娟(化名)與馬林認識,說她有婦科病,請馬林幫她治療。

  馬林在學校內有一套居所,三室一廳的房子被他一分為二,用客廳和其中一間房子作為診室,另外2間租給一位婦女居住。

  羊城晚報記者調查得知,由於要進行課題研究,馬林用偏方治療的幾位女患者,全是同事、朋友,全部免費。居室內有張定製的保健床,床尾有兩個支架,患者躺在床上,兩條腿擱在架子上,便於對會陰穴按摩治療。

  馬林答應了老鄉趙某的請求。經過B超檢查,馬林發現,王娟因黴菌感染導致盆腔炎。按照以前的做法,馬林給她做了經絡穴位保健。王娟覺得效果不錯,又來了幾次。2010年8月25日下午,王娟再次來做保健,在保健床上,馬林用穴位器給她做會陰穴保健,又用棉簽在會陰穴涂藥。

  讓馬林後來百口難辯的是,當時,王娟的男友趙某不在場,給王娟涂的偏方裏面,有馬林自己的精液。

  馬林在供述中說,由於操作不慎,涂藥時,極少量藥引被帶進王娟的陰道。當時馬林並不在意,稍作擦拭,他覺得這些藥引已經酒精消毒處理,滅活滅菌,什麼問題都沒有。不過,上廁所發現陰道有液體的王娟,追問馬林後得知藥液成分是精液後,認為馬林強姦了她。

  次日,馬林給王娟送藥,隨後被抓。不過,當時檢察院不予批捕,給出的理由是:王娟在公安機關兩次詢問筆錄中陳述自相矛盾,第一次說沒受到毆打、威脅,發生關係時完全清醒,第二次則說是在催眠狀態下發生了性關係;而馬林自始至終否認與王娟發生性關係,“陰道的精液是藥引,與其他藥物一起預先配置使用。”

  據此,檢方認為,是否發生性行為無充足證據予以印證,馬林辯解的配方、治療方法,“雖無科學依據,但尚無證據能夠合理排除其可能性,不能得出唯一結論。”

  馬林覺得自己問心無愧。這年10月,他再次用自己的精液配藥,為一位女同事治療婦科病。

  2011年3月18日,馬林再次被捕,南寧青秀區檢察院指控他犯“強制猥褻婦女罪”。今年7月23日,南寧青秀區法院做出一審判決,出乎控辯雙方的意料,既沒有採納檢方的指控罪名,也沒有採納馬林的無罪辯護,而是認定王娟的陳述真實可信,判決馬林構成強姦罪,並判處四年有期徒刑。

  有人贊神奇

  有人批荒唐

  馬林不服一審判決,向南寧中院上訴。2012年9月1日,此案二審開庭,馬林的律師仍然做無罪辯護,其核心理由是沒有與王娟發生過性關係,也不具備發生性關係的條件:一是明知王娟患可感染的婦科病,正常男人不可能與其發生關係,況且他是醫生;二是王娟男友是其朋友,而且是名警察,他不可能去冒犯;三是保健床的支架呈“內八字”字狀,有公安的原始證據,人無法進入患者兩腿之間,只能在一側操作。

  這起離奇的案件也在南寧引起較大爭議。幾位親歷“精液治療”的女患者,紛紛出來為馬林鳴不平。警方在偵查中,對她們也都進行了調查詢問。

  今年31歲的患者羅潔(化名)在一家製藥廠工作。她在給警方的證詞中稱,自己讀高中時就頭暈、肚子疼、腸胃不好,偶爾聽說馬林能用偏方治好病後,就去醫院找他求治,馬林在自己的診室給她做了10次腹部、頭部保健,還做了2次會陰穴保健。

  在做陰部按摩用藥時,羅潔也曾追問馬林用的是什麼偏方,馬林先是告訴她,自己的偏方需要保密,多次追問後馬林承認,藥裡含有精液,已經酒精殺毒。

  “我是學藥學的,連大便都可以入藥,精液入藥我也聽說過。”羅潔在證詞中說,經過十多次的按摩保健,偏方治療後,“精神狀態好多了,一年下來,肚子再也不痛了。”

  廣西醫科大學印刷廠的劉華(化名),9年前就認識馬林,2007年,劉華坐摩托車摔傷膝蓋,她擔心傷口會留疤。馬林給她配了點藥,說是用精液與藥物一起配的,“我根本不信,以為他發癲了,用了幾次,最後竟然沒有留疤。”

  2010年10月,劉華被檢查出前庭大腺囊腫,她不願意做手術,又找到馬林。剛被指控涉嫌強姦的馬林,再次用精液配藥。不過,這次是裝到玻璃管裡拿給劉華,馬林叮囑她,晚上讓她老公擦他配的藥。“擦了2個月,腫的地方全消了。”

  不過,網絡上也有不少網友認為,精液根本沒有什麼殺菌消毒的功能,用來做“藥引”更是很荒唐,是無稽之談。還有身為醫務工作者的網友表示,偏方的藥引和中醫一樣神秘,有時確實能取得一定的治療效果,但要講究服藥的時間和方法,不然即使是還魂丹,也起不了任何作用。

  尹安學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