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陝西華縣男子酒后為5元錢揍的哥 稱“我媽在司法局”

http://news.sina.com   2012年11月24日 01:39   鳳凰網

  17日23時許,倆小伙喝酒后欲找小姐,但因5元錢出租費同司機動起手腳,民警到場后其中一人竟還大叫:“我媽是司法局的,派出所拿我怎麼不了。”目前,華縣城關鎮派出所已介入調查,警方表示不會存在人情案。

  用刀威脅還要錢

  被打的司機朱衛峰開了兩年多出租車。17日晚上,他從菜市場附近拉了兩個男青年,上車后,倆小伙問他哪有小姐?“我說我不清楚,要不咱先走着看。”朱衛峰開着車從菜市場往南走,走了400多米的時候看見路東一家美容美發店開着門。然后一名男子下車后走了進去,另一男子問他車費多錢。他說這麼晚還等了這麼長時間,就給10塊錢。這名男子稱身上只有5塊錢,說:“要不你把電話留着,一會還要你接。”朱衛峰說:“這真不行,那你把這5塊錢留着。”

  正在討價還價時,進去的那名男子從美容美發店出來了。聽到車費的問題后就開始駡朱衛峰並動起手腳, 還價的男子繞到副駕駛位置也動起手來,並拔車鑰匙。后來兩個人同時把他往車下拉。一男子掏出一把匕首,架在朱衛峰脖子后方,說正好他身上也沒錢,要求他把錢和手機拿出來。

  朱衛峰不敢反抗,這時后面來了一輛出租車,“拿刀子的男子說把這車擋住,結果司機看見在打我就沒停車,拿刀的男子又對我拳打腳踢,第一個男的就說不敢打了,再打弄出人命。后來他們想走,第一個男的想扔我車鑰匙,我硬搶下來,那兩人就走了,這過程持續將近30分鐘。”朱衛峰迴憶。他拿回鑰匙上車后,給同樣開出租車的二哥朱進峰打了個電話,“我跟着他倆走,結果他倆又掉頭攆我,我掉頭就往西走,從反光鏡看見我哥開的車過來了,這兩人圍住我哥的車開始踢,我下來跑過去也開始和他們扭打起來。”

  我媽是司法局的

  隨后,記者來到華縣城關鎮派出所,當晚的值班領導副所長潘永光說:“18日凌晨1點20分左右,我們接到巡警隊移交的案件,當時說是有兩個小伙喝醉酒,因坐出租車鬧矛盾發生打架鬥毆,初步了解是因為5元錢的出租車費引起的。”他介紹,考慮到朱衛峰有傷,所以只是簡單地做了了解,告知傷者家屬先看病,對醉酒人員進行現場醒酒,並讓其交納了2000元滯押金。記者了解到,兩名男青年戶籍所在地均屬於銅川市,其中一名男青年姓吳,父親是華縣人,母親在銅川上班,吳某和父親一起住;另一名男子姓肖,戶籍也在銅川。據吳某說,肖某的母親在銅川市工作。

  醉酒打人者之一的吳某回憶,上了出租車后,問司機哪裏有女娃?司機說先把他們拉上找找看。上車后從十字路口向南走,沒走多遠就找到一處美容美發店,“我進去看了后,再出來問多錢?他說10塊。我說就這麼一截路就10塊,我說給他5塊錢,隨后不知司機說了個啥,我伙計就到副駕駛位和司機打起來了,我就開始拉架。”他說,大概10分鐘,他們就分開並開始往回走。“當時我把車鑰匙拔了放在座位上,我說喝酒了對不起,就走了。”“等到我們行至新華大街和天門路十字時,出租車司機的朋友開車想要撞肖某”,“我伙計跑,我就在后面攆,攆上了,司機下來就打我一拳。我伙計當時喊了‘我媽是司法局的’,他爸媽都在銅川上班。”

  的哥擔心夜間安全

  在華縣人民醫院朱師傅的病床前,朱進峰提起此事,對夜班跑出租的安全開始擔心起來。“我和我同事在聊天,我弟打過來電話,我們就一塊去,當我到菜市場時看見倆個人,一個還拿着石頭追他(朱衛峰)。我的車還沒停穩,一個男的在我車門子上蹬了一腳,把我后保險杠踏斷了,打了我三五拳后轉身要走,我下車后他們又想打我,其中一個人拿出一把匕首想捅我,我把他蹬倒,我弟就過來了,四個人打在一起,后面那個同事報了警。像這種情況晚上出車就很擔心,我希望相關部門能重視一下。”

  跑出租車的楊師傅,當時開着車就跟在朱進峰的后面,他說:“我們開車趕過去,看見正在打架呢,朱師傅衣服被撕爛了,鼻子還在流血,車還沒停穩,那輛小伙就過來踏車。我就報警了,希望派出所處理好這個事,給我們夜班司機安全感,讓我們放心地跑車。”

  朱師傅的大哥朱舉峰看到自己的三弟躺在床上,很是着急,“我兄弟出了這個事以后,家裏人比較氣憤。目前,對方家屬也沒來看過。”

  潘永光說:“目前就這個案件性質來說,先處理成行政案件進行先期調查處理,等傷者痊癒了以后根據醫院的證明病例法醫鑒定,最終看是行政案件還是刑事案件。作為案子處理這方面,公安機關處理上肯定不會出現人情案,也不會徇私枉法。”(來源:渭南新聞網 記者:王明明見習記者李兵)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