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媒體:“強姦陪酒女危害性小”是人說的話嗎?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7月16日 13:59   鳳凰網

  原標題:“強姦陪酒女危害性小”是人說的話嗎

  言論提要:受害人慘遭駭人侮辱、面臨精神崩潰,他們並不關心。作為辯護律師也許職業所限,但是完全是第三方身份的清華教授而且是法學家又站出來發言了。在他們心中,人與人並不是平等的。

  現代快報首席評論員伍裡川

  “強姦陪酒女比強姦良家婦女危害性要小”,一語既出,清華大學教授易延友成為衆矢之的。這是用腳都能想到的結果。

  清華大學教授易延友是昨天在微博上要替李某某的辯護律師說幾句:1、無罪辯護是他的權利;2、未成年人受特殊保護,律師發聲明要求大家遵守法律並無不當;3、強調被害人為陪酒女並不是說陪酒女就可以強姦,而是說陪酒女同意性行為的可能性更大。即便是強姦,強姦陪酒女也比強姦良家婦女危害性要小。

  前兩句並無不當,最后一句就露了馬腳。

  作為新聞背景,李某某的辯護律師最近因“要為李某某做無罪辯護”、“要求媒體保護老藝術家、未成年人”、特彆強調受害人“是陪酒女”而飽受非議,易延友的“救場”和“站隊”頗為及時。

  應該說,前兩句涉及到的法律內涵都很正大,非常值得認真思辨。就此而言,該教授擁有超強法律素養,而“強姦陪酒女比強姦良家婦女危害性要小”明顯違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精神,他不可能不知道,也不太可能是揣着明白裝糊涂。是什麼使得一名精英瞬間成為一名挑戰主流社會觀感的“怪人”和“矮人”?這才是值得深入挖掘的地方。

  現在,單純對着易延友等人的耳膜大喊“法律面前一律平等”不是一點用沒有,但或許會遭到他們的哂笑。當這些本該代表良知、代表常識的精英在普通人的利益面前轉過身去,對普通人遭到的不公和傷害假裝看不見的時候,我們就該知道,這一切並非偶然。

  保護未成年人,這是天經地義的,他們專門拿來說事,不是因為他們要重覆常識,而是因為選擇性地將“保護未成年人”的概念偷換成“保護老藝術家家的未成年人”;強調陪酒女身份,是故意與傳統觀念上的三陪小姐“低賤”論會合,讓輿論誤以為,陪酒女比良家婦女更隨便、更缺乏自愛、更靠近犯罪邊緣。說話的方向冠冕堂皇,卻暗通“選擇性常理”:犯罪或受害程度與身份有關,高貴的,犯罪的概率低;低賤的,引誘的可能大。而職業、身份、地位的高貴者,就必然更多地佔據正義高地。

  這是多麼荒唐的邏輯!

  在這種邏輯下,人的生命也被分成不同的階層,對不同階層的人附加不同的評判標準,漠視遠離本階層的人的利益。這種區分超越了法律精神,被一些人認為是理所當然。受害人慘遭駭人侮辱、面臨精神崩潰,他們並不關心。作為辯護律師也許職業所限,但是完全是第三方身份的清華教授又有什麼不便之處呢?要知道,一個法學家對犯罪危害“身份論”的放言,其危害性要比一般百姓大好多倍。

  這種“選擇性常理”的核心訴求就是用歪理干預輿論、干預法律、干預審判。不僅此案,一些貪官落馬后,“免死論”、“貢獻論”、“輕判論”不也是甚囂塵上嗎?這些歪論的骨子裡就是認定貪官所在的階層是“高等”的,其行為的危害性是可以“彈性”的。

  社會之所以規範而不失范,就在於法理、常理之統一。“選擇性常理”試圖凌駕於法律精神、公平正義之上,挑戰着所有人的公平公正夢想,這非常危險,絶不能聽之任之、令其招搖過市。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