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東莞的哥稱不覺得“小姐”被逼無奈:她們出手挺闊綽

http://news.sina.com   2014年02月10日 16:40   鳳凰網

  昨日深夜的東莞街頭異常冷清/晨報特派記者張源

  2月9日晚,在廣東東莞國安酒店,警方將涉嫌賣淫嫖娼的人員帶離酒店。 /新華社

  原標題:廣東:將以刮骨療毒的勇氣和決心,採取超常規措施向“黃流”宣戰

  晨報記者直擊風暴中的東莞:街頭異常冷清,酒店、洗浴中心門外時不時看到警車,多次“掃黃”成效甚微以致多方對新一輪嚴打持觀望態度

  晨報特派記者 張源(東莞報導)

  一場陰雨過后,東莞大部分時間的氣溫從幾天前的20多攝氏度,降到了10℃以內。氣溫驟降,加之年后的返程仍未結束,昨夜的東莞街頭顯得異常冷清。

  自央視9日曝光東莞色情業猖獗后,接連兩天在東莞的街頭都能時不時看到諸多警車停在一些酒店、洗浴中心的門外。按照廣東省公安廳的官方说法,東莞9日當天就出動了6000余警力參與此次掃黃。而在此前的央視報導中,記者三次報警賣淫嫖娼竟無人處理。

  東莞“掃黃”,除了在互聯網上引起討論風暴外,也成為東莞街頭熱議的話題。只是在這場“風暴中心”中當地人的反應卻極為淡定。“你是來東莞出差的吧?提醒一下,這兩天可別在這玩兒,風聲緊。”對於這座城市的動向,東莞的出租車司機感受是極為靈敏的。搭載記者的“的哥”就熱心地提醒這兩天東莞的“掃黃”風頭正勁——在他看來,一位外地到東莞出差的單身男子,極有可能是到被戲稱為“性都”的東莞來體驗色情服務的。

  最近幾年東莞不止一次進行過大規模“掃黃”行動,但往往都是風頭一過春風又起。在深夜時段,出租車司機們的主要顧客就是嫖客和“小姐”,這在東莞早已司空見慣。

  “的哥”告訴記者,兩年前一次持續近半年的“掃黃”讓他基本放棄了夜班生意,因為常去蹲點的幾家酒店基本都關門大吉了。“一家酒店就幾百個小姐,一晚上能接不少生意。”

  與網絡上近乎一邊倒的輿論不同,這位“的哥”並不認同那些小姐都是被逼無奈的说法。“出手都挺闊綽的,畢竟她們掙錢多。”

  東莞的酒店業十分發達,在這座以村鎮為主體的城市裏,遍佈各種四星、五星級酒店。春節是這些酒店的淡季,多家酒店紛紛推出了各種優惠,基本都持續到正月十五為止。兩百元就能入住的五星級酒店,生意也十分冷清。

  一位在東莞經商多年的老闆告訴記者,讓他说出哪些知名的酒店沒有色情服務很難,但是要说哪些有,他隨口就能報出一連串的名字,其中包括一些國際連鎖的豪華酒店。“這兩天就是‘掃黃’,其實也很難取得多大成效。十五還沒過呢,這個行業的很多從業者都還沒回來上班呢。”

  記者以安排一次商務宴請為由,輾轉聯繫到東莞某高級酒店的“媽媽桑”。這個“媽媽桑”手下管理着近20名“小姐”,從她們賺取的嫖資中抽成。這個“媽媽桑”回老家過年還未返回東莞,但這兩天她也在不斷打聽東莞“掃黃”的最新動向,原本定好回東莞的行程也臨時取消。

  這個“媽媽桑”所在的酒店位於東莞中堂鎮,那裏是很多從廣州方向前來的嫖客較集中的地方。而東莞的厚街鎮,則以針對台灣的嫖客為主,長平鎮則因通港火車的緣故,最受香港嫖客的青睞。在這個“媽媽桑”看來,這次“掃黃”還不會讓她丟掉飯碗,最多晚一點再回來上班就是。

  盡管很難統計東莞究竟有多少人從事色情産業,但不可否認這個行業與東莞的酒店業、旅遊業乃至出租車行業都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

  對於媒體的曝光,記者接觸的幾位東莞人大多嗤之以鼻。在他們看來色情業早已隨處可見,只是東莞被抓了典型而已。而對於媒體曝光引發的這一輪“掃黃”能否讓東莞摘掉“性都”的帽子,很多人仍持觀望態度,畢竟這早已不是第一次專項整治了。

  熱評

  @環球時報

  2月10日18:29 【揭露東莞問題,央視錯了嗎】

  央視暗訪發現,東莞的違法賣淫嫖娼場所,竟可公開經營,沒有警方查處,甚至報警也沒用,質疑權力的不作為。可在網上,報導卻遭歪曲,被说成是仇視性工作者、剝奪公民性權力,還倡議“東莞挺住”。挺住什麼?違法挺住?警察不作為挺住?揭醜沒錯,不作為的權力,才大錯特錯!

  @莞香花開(廣東省東莞市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官方微博)

  2月9日14:00

  東莞下了場不小的雨……(轉發19533評論5757)

  @新華視點

  2月9日19:35 【新華微評】

  從KTV到桑拿房,再到被稱作“城市名片”的星級酒店,廣東東莞泛濫成災、肆無忌憚的色情業9日被媒體曝光。 “涉黃”情況由來已久,監管工作難辭其咎。冰凍三尺,豈因一日之寒。縱容默許、不聞不問“涉黃”行為的背后,究竟交織着怎樣的利益?陽光之下,誰打造了法外“色情特區”?

  @新華社中國網事

  2月9日22:48 【晚安,中國】

  五花八門的經營手法,有恃無恐的色情從業者,報案后不見蹤影的警察,坐着公車前往作樂的國企人員……東莞亂象背后反映當地相關管理和執法工作的嚴重缺失。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東莞式”標準化色情服務形成“氣候”,拷問着地方政府的監管與執法部門,陽光之下怎容法外“色情特區”?

  (晨報記者舒曉城整理)

  追問

  為何東莞“黃流”屢禁不止?

  東莞的色情業泛濫是一個老話題、老問題,十多年來多次治理,但卻是屢打不絶,不斷復發。

  對於東莞警方的“迅速行動”,不少網友卻不買賬,質疑说,央視記者距東莞遠隔數千里,何以能發現東莞存在那麼多色情娛樂場所,而東莞的各級領導和公安部門卻沒發現?那麼大的規模、如此多的涉黃場所,難道各級領導就沒發現或沒人舉報?

  東莞市公安局副局長盧偉琪说,其實涉黃現象我們每年都在抓,抓的人一年比一年多,打掉的場所也一年比一年多,但為何總是反彈,我們也在找原因,要建立一個長效機制。東莞的涉黃現象十多年前就有,隨着經濟的發展,娛樂場所增多,管理難度也越來越大,現階段已經到了不得不整改的時候了。

  對於造成這種現狀的原因,盧偉琪稱,“老實说,娛樂場所的管理公安部門責無旁貸,但相關的管理責任還未分清。 ”

  此次整改后是否能真正杜絶?

  從以往新聞報導來看,東莞曾多次掀起過掃黃風暴,可是每次風暴過后,色情服務又會卷土重來。

  賣淫嫖娼違反治安管理處罸法,組織介紹賣淫屬於觸犯刑法的犯罪行為。那麼在東莞,為何“色情活動”能夠成為競爭激烈的色情業呢?央視記者曾撥打了當地的報警電話,向公安機關反映情況。不過報警之后,記者沒有發現一輛警車來到酒店,也沒有看到一名警察前來調查。整個晚上,酒店裏的小姐一直在走秀,台下的客人照常帶着小姐開房。

  如何建立長效機制?當地是否有徹底掃黃的時間表呢?東莞市公安局副局長盧偉琪回應記者说,昨天晚上是一個開局,接下來涉黃問題將會提為市政府的議題。但查處“黃、賭、毒”僅靠公安單打獨鬥是不行的,這個問題涉及到文化、衛生、工商等多個部門。 “大家分好工,各司其職才能達到長期有效。 ”

  北京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王文章副教授在接受記者採訪時指出,當地公安官員被停職是理所當然的,但話又说回來,他們被停職似乎又有點冤。“如果當地政府領導態度鮮明,堅決打擊黃賭毒,那麼公安部門敢不盡職盡責? ”

  王文章認為,僅處理一些基層公安人員顯然不夠,而應該追根求源,認真反思自身的不足,甚至應查處更高層次的責任人方能服衆,同時亦能取得以儆效尤的作用,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王文章说,東莞掃黃,不在於摧毀幾個色情活動場所,也不在於趕走幾個“小姐”,關鍵是要改變滋生色情活動的土壤。否則,即使在形式逼迫下進行了查處,说不定假以時日又會死灰復燃,卷土重來。

  (據《法制晚報》報導)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