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16歲智殘少女疑遭鄰居多次猥褻 稱摸胸為“喝牛奶”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3月20日 05:19   鳳凰網

  原標題:“喝牛奶”?!南京一未成年智殘少女疑遭鄰居大叔多次猥褻!

  近日,一名南京網友向江蘇新聞廣播反映:南京一名中年男子涉嫌多次猥褻一名殘疾未成年少女,女孩因智力殘疾沒有上過學,表達能力也較差,所以不能很好的保護好自己,他知道這件事后非常着急,希望媒體能幫忙取證,並將嫌疑男子繩之以法。江蘇新聞廣播記者孫強迅速展開調查。為了保護當事人隱私,稿件中我們對女孩進行了化名,部分錄音做了變聲處理。

  未成年少女疑遭猥褻 發微信求助

  南京聽衆魏(化名)先生熱心公益,兩個多月前一位朋友告訴他,鄰居家的未成年女孩小雲(化名)疑似多次遭受猥褻,無助的女孩通過微信求助,為了核實情況魏先生多次去當地了解情況。據悉,小雲是一名不到十六歲的精神殘疾少女,她語言表達模糊,行為意識等也遠低於同齡的孩子,剛開始魏先生不太相信這件事,直到有一天女孩給他發來兩段視頻。

  魏先生:“當時也沒有圖片也沒有什麼,而且從她這樣的一個女孩子嘴裏说出這樣的話,我覺得是開玩笑。隔壁叔叔跟他表現出親昵啊摸摸頭之類的很正常,我以為他是誇大了這種情況。然后后來她一直再跟我说,直到前段時間她發的視頻給我看,我才更加確信無疑。”

  記者看到兩段視頻中對小雲疑似有猥褻舉動的為同一男子,該男子約五十歲左右體型魁梧,其中一段視頻男子撩起女孩衣服做出疑似撫摸的動作,同時低聲威脅女孩“不要動”,小雲只發出了一聲輕微的反抗聲。

  魏先生说,小雲有基本的羞恥觀,但她不知道如何反抗。小雲發微信求助時害怕得有些語無倫次,但很清楚地表示當時男子在摸她,另外一些惡劣情況記者不忍描述。

  魏先生:“你對她做一些性方面的事情,她對這塊根本不懂,她這個女孩她站在路邊上你一個陌生人你來摸她一下,她都不會跟你吵什麼的或者駡你啊,她都只會覺得有些反感,她這塊的觀念是沒有的,她只感覺不好,但是她只會躲一下,不會有什麼應激反應。”

  女孩和魏先生的對話截圖

  女孩患精神殘疾 嫌疑男子不承認猥褻

  在知情人士的指引下,記者找到了小雲家,小雲留着長髮,瘦瘦高高地衣着整潔,不過眼神、容貌與同齡女孩不同,記者注意到,小雲身上穿着的外套與視頻中的一模一樣。殘疾證顯示,小雲出生於2001年5月,從小患精神障礙,鑒定為精神殘疾二級,存在認知、情感和行為障礙,記者和愛心志願者與她的交流比較困難,回憶也是斷斷續續。

  【對話實錄】

  愛心志願者:“他這個是在摸你什麼地方?”

  女孩:“這兒。”

  愛心志願者:“啊?”

  女孩:“喝牛奶。”

  愛心志願者:“喝牛奶?”

  女孩:“然后他用手抓你,摸吧。”

  愛心志願者:“他自己有沒有脫褲子?”

  女孩:“嗯。”

  愛心志願者:“也脫褲子了?”

  女孩:“脫了。”

  愛心志願者:“叔叔到你家找你啊?”

  女孩:“嗯。”

  愛心志願者:“他怎麼找你呢?”

  女孩:“我房間后有窗子他站在那嚇我。”

  愛心志願者:“在他房子窗子那邊嚇她。”

  女孩:“然后他站在那還不走。”

  女孩指認被侵害現場就在男子家小屋

  經過交流,小雲指認被猥褻的地點就是嫌疑男子家后院的小屋。隨后記者找到了視頻中的男子韓某,他表示沒有碰過小雲,但曾打過她。

  韓某:“我家的后門被撬開了,我家少了幾千塊錢,到院子裏我就會打她不要到我家來。(就打過一次嗎?)還有一次到我家來我家老婆就凶她,讓她滾。”

  記者在當事男子的家見到本人

  女孩命運讓人唏噓 記者已報警

  記者了解到,小雲的媽媽患有重度近視,被鑒定為視力殘疾,一家人主要靠孩子父親工資收入生活,小雲的姐姐身體健康正在上學,目前小雲因為害怕一直不敢把情況告訴父母。说起小雲的命運讓人唏噓,她是一名棄嬰,十一年前開始寄養到現在的家庭,多年來她與寄養家庭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去年,小雲的寄養家庭辦理了正式收養手續。小雲的媽媽透露了一個細節,小雲對人外貌形象的記憶特別準。

  小雲媽媽:“外人和她溝通她聽不懂別人講什麼,但是她記人還是蠻好的,她只要看過一次就記得。(記者:“看過一次就認得。她上學的時候在哪裏上?”)她不上學,她沒有上學,那大概七八歲的時候上的,這多少年都不上了。(記者:“那平常在家裏?”)都是我女兒教的,我女兒每個禮拜都給她上政治課,跟她講在家聽爸爸話媽媽話,她就是頭腦不做主。(記者:“記不長事情?”)哎。”

  由於事件當事人情況較為特殊,目前記者已經向南京當地警方報警。對此,北京盈科南京律師事務所律師吳宇表示,按照國家法律規定,如果查實嫌疑人對未滿十六周歲的智力殘疾女孩做出猥褻行為,將依法予以從重處罸。

  吳宇:“第一個呢雖然這個女孩滿了14(周)歲,但她畢竟沒有社會成年人沒有滿18(周)歲,她的識別能力與一般社會上成年人的識別能力肯定相差很大,第二個呢她有智力障礙,而這兩點正好被犯罪分子所利用,並且得逞,應當屬法律規定的可從重處罸範圍。”

  江蘇新聞廣播記者 孫強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