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鄉村教師拾荒10年:不在意他人非議,會繼續撿下去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6月19日 10:39   鳳凰網

  鄉村教師於海龍從10年前開始撿垃圾,一直堅持到現在。圖片來自視覺中國

  原標題:鄉村教師拾荒10年:不在意他人非議,會繼續撿下去

  “有時候我把一些質量比較好的書本帶到教室,對學生們说不嫌棄就過來拿,有的學生還是挺捧場的。”

  文|實習生魯智高

  對話人物:

  於海龍,46歲,遼寧東港市小甸子鎮中學教師。

  對話動機:

  從教22年,於海龍成了不被理解的對象。有人懷疑他,一個老師撿破爛,是腦袋有病,神經不正常。

  這源於10年前,他開始利用業餘時間撿破爛。於海龍家境並不富裕,但他並沒有將廢品收入補貼家用,而是捐出去做了公益。他覺得這個東西本不屬於他。

  “別人不理解很正常,如果換一個角度來说,我也不能理解自己的行為。”在於海龍看來,不管別人瞧不瞧得起或者说他有毛病,他不去計較,也不想那麼多。

  他的想法很簡單,“改變不了別人,我改變自己,作為老師,天天給學生講怎麼保護環境和節約資源,但我們是怎麼做的呢?我覺得應該以身作則。”

  10年中,於海龍撿了很多廢舊電池,他不知道怎麼銷毀。

  10年撿了七八千斤書紙,三四千斤塑料瓶

  剝洋蔥:從什麼時候開始撿垃圾?

  於海龍:我95年大學畢業后,就直接來小甸子鎮中學任教。剛上班就有這個行為,當時騎着自行車上下班,偶爾看到紙殻、鐵釘等可以回收且有用的東西就撿回來,不過沒有刻意去撿。直到2007年3月,我正式開始撿破爛。

  剝洋蔥:為什麼會有這個想法?

  於海龍:當時校內垃圾是點火燒掉,我看到白花花的紙被燒掉,覺得挺可惜。后來我向學校申請負責垃圾管理,提議在不占用上課和備課時間的前提下做這個事情,也不影響教學工作,最后學校同意了。再就是我住的地方離學校近,兩三分鐘就可以到家,條件很方便。

  另外,我覺得可回收利用的東西都是有價值的,這個東西是一種資源,浪費怪可惜的,就想把它回收。我還是同意那句話“勿以善小而不為”,雖然這件事微不足道,但是是好事,不管別人瞧不瞧得起,還是说我有毛病,我也不跟他們計較,也不想這麼多。

  剝洋蔥:總共撿了多少垃圾?

  於海龍:估算一下的話,書紙至少七八千斤,塑料瓶大約三四千斤,最多一次賣了800斤,如果按照一斤20個塑料瓶來算,得有16000個。

  於海龍在賣塑料瓶。

  剝洋蔥:賣了多少錢?

  於海龍:10年總共賣了4000元左右,有些書紙還沒有賣,我覺得有價值的和可以回收的都撿,並不是都能賣錢。

  剝洋蔥:錢用在了公益上?

  於海龍:一開始就是單獨去資助別人,因為我在帶幾個班,發現貧困家庭比較多,想到我以前上學也比較艱難,得到老師的幫助,就希望能通過回報社會把愛心傳遞下去。

  后面學校調查貧困生情況,我把錢捐給學校,由學校和貧困生對接幫扶。

  剝洋蔥:共幫了多少人?

  於海龍:10多個,主要是學校的貧困生。因為能力和錢數有限,所以是找那些最困難和最需要幫助的人。一般情況下,一個小孩資助200到300元。我覺得就這麼大能力,也就盡點微薄之力吧。

  於海龍拿着賣垃圾的錢,很開心。

  “只要有回收的,不給錢我也撿”

  剝洋蔥:主要是什麼時間撿?

  於海龍:沒上班的時候。周一到周五在學校上班,我會去早一點,利用上班前的時間撿,中午午睡我也不休息,把這段時間用在分類整理上,還有下班后的時間,晚上一般干到九十點。

  周末要看情況,農忙的時候,我周六干一天農活,弄下自家的兩畝半地,周日撿大半天。不忙的時候,就去離家三四裏地的垃圾場,這個地方是我經常光顧的。特別是寒暑假,隔幾天就去垃圾場看一下。

  剝洋蔥:主要撿些什麼?

  於海龍:書紙、圓規、塑料瓶等,只要有用、而且能回收,我都撿起來。只要收廢品的要,我就撿,不要我就沒轍了,他要是不要,我撿這個家裏也放不下。除了塵土和塑料袋,只要有回收的,哪怕不賣錢,我也撿。

  我撿垃圾的自行車已經報廢了2輛,還有1輛也基本要報廢了。

  整理回收后,能賣錢就賣,有些文具修一下,就讓學生去學校傳達室拿,或者我帶去教室給學生。我有些衣服和鞋就是撿學生不要的,穿着也挺好的,挺舒服。

  於海龍穿的這件運動服是撿垃圾撿來的。

  剝洋蔥:你家庭收入如何?

  於海龍:2007年時,我工資1700元,我妻子700元,我買了房,也需要照顧母親和養小孩,當時還是挺緊張的。再加上我哥哥從2007年遭遇車禍到2008年去世,我掏了將近10萬元的醫療費和喪葬費,當時家裏比較困難。

  剝洋蔥:有沒有考慮過將撿垃圾的收入補貼家用?

  於海龍:沒怎麼想這個,要是補貼錢家用,我可以用禮拜天打零工,農村農活比較多,一天七八十元沒問題,撿破爛一天才幾個錢。但是從環保的理念來講,廢品資源可以重覆利用,第二個就是這個撿廢品的錢還可以資助學生。

  當然不是说我就是要掙錢去資助學生,我沒那麼高尚。其實資助學生有很多方式,因為這個東西(廢品)不屬於咱們,要把它捐出去。

  於海龍撿垃圾的自行車已經報廢了2輛。

  “把撿的書本帶到教室,學生不嫌棄很捧場”

  剝洋蔥:周圍人怎麼看待你的行為?

  於海龍:有些人見面就開玩笑说,兩個大工人,還撿這個東西,能賣不少錢吧。但是一说幾毛錢,他們就不屑一顧:有些農村婦女外出打工,一天一百多,撿破爛一天十塊八塊,沒有意義。我不想和他們辯解,说不為了錢誰信?

  學校同事我倒沒看出來有挖苦諷刺,有些人還是比較支持,將一些作業本和用舊的參考書讓我收拾回來。至於學生,有時候我把一些質量比較好的書本帶到教室,對他們说不嫌棄就過來拿,有的學生還是挺捧場的。

  還有人覺得,別的老師怎麼都不撿,怎麼就你撿,好像你有什麼怪癖。這個東西也不值錢。要是说直白,覺得這個扔了可惜,為了環保,他就说哪有什麼環保不環保,就扔那放着。為了捐款,別人也不理解,你自己都需要別人救助,大家都挺困難的,你還弄這錢給別人捐款,他想不明白。

  於海龍的母親患病卧床。每天於海龍都給母親做足底按摩。

  剝洋蔥:對於他人的不理解,你是怎麼看的?

  於海龍:別人不理解也很正常。如果換一個角度來说,我也不能理解自己的行為。因為我要是站在他們的位置和處境來看這個老師,我也可能這麼想,他們的想法很正常,我能理解。

  老百姓是以錢的數量來考量這個行為該做還是不該做。我的觀點就是做好自己,要是我能從行動上影響別人,那就最好,影響不了,那我做好自己。作為老師,天天給學生講怎麼保護環境和節約資源,但我們是怎麼做的呢?我覺得應該以身作則。

  剝洋蔥:堅持去做的原因是既能做環保也能做公益?

  於海龍:我最主要的想法還是環保,我做公益跟撿廢品沒關係,只不過很巧合地結合在一起了。我願意做環保,又願意做公益。我撿廢品可以做環保,有這個收入后還可以做公益,做得心安理得。

  我和家裏面人说,雖然這麼困難,但是我沒動用工資,我用業餘的時間,做點自己喜歡做的事情。有點收入后,我做另外一件自己喜歡的事情,我覺得自己過得挺舒心,挺好的。

  不過撿這個東西很有癮,看到一些可以回收利用的,不撿回來就覺得心疼,就把它隨手給帶回來。撿得多了,有這樣一個習慣了。

  剝洋蔥:家人支持嗎?

  於海龍:我做的這些事情,家人不僅不反對,反倒很支持。捐款我老婆做得比我還積極。我丈母娘也不反對,说咱們撿這個東西,又不偷又不搶,扔了也可惜,撿回來用也可以。

  剝洋蔥:還會繼續做下去嗎?

  於海龍:對呀。因為對環保這個理念,這件事情刻不容緩。咱不光是说要撿多少廢品,咱希望這個廢品一點都沒有,環境好了,就達到了目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