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26歲女子1萬元賣卵子 肚子腫得像有5個月身孕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7月17日 02:39   鳳凰網

  原標題:代價慘重!妙齡女子12000元賣卵子肚子腫得像有五個月身孕

  連打11天“促排卵針”后,妙齡女子陳麗(化名)成功賣出了自己的卵子,獲得了12000元的報酬。然而她卻為此付出了無比慘重的代價——子宮和卵巢內充滿激素,身體因此産生腹水,“肚子腫得像有五個月身孕”。

  ▲取卵后,陳麗的肚子因腹水而腫脹。(當事人供圖)

  新快報記者展開調查,發現不少中介為了做成“生意”,公然宣稱“賣卵子不需手術無損健康”。更弔詭的是,當記者到曾為陳麗打過“促排卵針”的廣州白雲區廣安醫院了解情況時,醫院竟派人偷偷通知相關人員先行離開。

  為賺快錢 26歲女子同意賣卵子

  今年26歲的陳麗是一家公司的客服,月薪2000多元。今年5月份,微信上一名不常聯繫的好友“阿偉”突然發來消息说,有辦法可以幫她賺快錢,半個月就能收入1萬到5萬元。“他说是有個親戚不能生,想通過借卵子懷孕,到時會補償一筆錢給女孩。” 陳麗一聽之下便有些心動,於是繼續追問詳情。

  一番交流后,“阿偉”要求陳麗提供年齡、身高、學歷等基本信息並附上兩張生活照。沒過幾天,陳麗就收到了面試通知。這時她才知道,所謂的“親戚”不過是個幌子,對方有固定的客戶群體。

  隨后,另一名中介吳某接手了陳麗的事務。按照其安排,陳麗得先與客戶見面,接受面試。“她(吳某)说一會不管客人問你什麼,你都要说很好,包括家裏人健康狀態和我自己的情況,都要回答很好。”陳麗说。

  5月12日,陳麗通過了面試。隨后,中介帶她到醫院體檢,結果顯示一切正常,吳某便囑咐她,一來例假馬上電話聯繫,因為取卵子前需要大劑量地打促排卵針。

  “我來例假的第二天,她(中介吳某)就叫我去廣安醫院,找一個叫‘元元’的醫生,她們就會幫我打針了,應該是促排卵針。”陳麗回憶说,因為害怕出事,自己多了個心眼,偷偷拍下了打針時的視頻。

  視頻顯示,陳麗依約來到廣安醫院3樓一間病房時,裏面還有另外幾名二十來歲的女孩,兩名自稱“醫生”的女子正在給她們打針。“打針的人沒有穿醫護服裝,我也不知道她們到底有沒有執業許可證。”

  ▲廣安醫院3樓一診室內,“小張”(右)在為一名女孩打針。(當事人供圖)

  陳麗回憶稱,自己一共連續打了11天促排卵針,總共18針,其中最后一天最為誇張,一口氣打了5針。除了第一針是在醫院打之外,其他均由接頭中介吳某操刀。同時,這種針的副作用還不小。“屁股位置很痛,有時候走路睡覺翻身,都會很像撞瘀青了那種痛。”

  ▲中介吳某(左)在自己家中為陳麗打針。(當事人供圖)

  陳麗提供的微信聊天記錄顯示,吳某讓她把針和藥從醫院取出后,帶到其位於中山八路的家中注射。這是一間單身公寓,裏面只有一張床和幾件簡單的傢具。“很不正規,還很危險,后來其中有個女孩说既然你已經開始了,那就再熬多幾天就可以拿到錢了,我只好硬撐下去。”陳麗说。

  一連11天,陳麗都住在吳某家附近的青年旅社裏,其間所有費用都由中介公司承擔。第12天,吳某發來信息,讓她在下午5點前抵達某酒店,到時會有一輛外地車牌的銀灰色麵包車接她去做手術。

  在緊拉着窗帘的麵包車上,陳麗見到了另外幾名女孩。隨后,一名帶頭人要求女孩們關閉手機並上交,隨后又一人發下一個眼罩。“這些眼罩我們必須全程戴着,中途不許摘下來。”陳麗回憶稱,約一個小時后,自己一行人才抵達了一棟環境很簡陋的別墅,裏面放有幾台簡單的手術設備,但陳麗已無從判斷自己身在何處。

  在這棟別墅的房間裏,陳麗接受了醫生的手術。據她回憶,醫生在沒有打麻醉的情況下,用一根長針經陰道穿刺卵泡吸出卵子,整個手術進行了10分鐘。術后,中介通過微信和支付寶,轉了1.2萬元給她。

  令陳麗想不到的是,接下來幾天,自己的肚子開始發脹疼痛,看上去有懷孕5個月那麼大。慌張的她趕緊到另一家醫院檢查。“其實我也很害怕,我后來才知道是不合法的,檢查時我問醫生,我的子宮和卵巢沒有問題吧?她说看到你裏面很多激素。”陳麗说,醫生告訴她,人工取卵后會産生腹水,好在自己的情況不算嚴重,細心調養就會慢慢恢復。

  “賣卵子”黑市門檻低 顔值高學歷好價格自然就高

  事到如今,陳麗對自己草率的行為后怕不已,對身體可能遭受的傷害也追悔莫及。據她说,在這半個月內,她看到了很多和自己一樣的年輕女孩,在中介的忽悠和誘惑下,賣卵子賺快錢。有的女孩至今都不知道取卵的危害性和非法性。

  那麼,究竟市面上有多少這樣的黑中介?又有哪些醫院在背后給他們“助攻”呢?記者就此展開了調查。

  根據知情人士提供的線索,記者拿到了一名“賣卵子”中介的名片,內容是:兼職招聘愛心捐卵子女孩,18到27歲,半個月收入過萬,幫助他人,成就自己;全職招聘身體健康代孕,20到37歲,年收入14萬到20萬元,包吃包住,不交任何費用,上面還有微信二維碼和手機號碼。

  暗訪記者撥通電話后,對方即詢問“你要捐卵子還是想做代媽”,隨后表示捐卵子只需10到15天,但具體價格要依記者的條件而定,如果顔值高學歷好,價格自然就高。記者則表示,自己今年25歲,身高160厘米,體重55公斤,沒有家族遺傳病,但長相一般,且只有中專學歷。

  聽聞記者的條件后,中介稱記者可以參加“盲捐”,即不與客戶見面,直接進行“賣卵子”操作。“只要你血型可以,月經周期對得上,就直接操作的那種。這樣價格會低一點,大概是一萬五千元吧。”該中介说。

  在另一名中介的朋友圈裏,暗訪記者看到不少關於“賣卵子”的小視頻,中介還煞有介事地在下面解釋稱:“帶外地過來的女孩面試就把體檢弄完了”;“湖南過來的今天面試加體檢,成功率99%”;“10天快速拿錢,還貸款出去旅遊,靠譜紮實。”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中介都對手術的風險和危害閉口不談。像上述“賣卵子”“代孕”的中介,當暗訪記者在電話中詢問“是否要做手術”、“會不會對身體有傷害”時,對方均表示“不會”。

  涉事醫院:“元元”確認是醫院護士 矢口否認幫人打過促排卵針

  按照陳麗等知情人提供的信息,黑市“賣卵”有五個步驟,即填寫資料、客戶面試、醫院體檢、打促排針、人工取卵子,其中最為關鍵的就是后兩步。不過,由於上車后蒙住雙眼、沒收手機,陳麗無法提供手術的具體位置。但第一次打促排卵針的地點就很明確——位於廣州白雲區黃石西路的廣安醫院。為了進一步確認,記者到此進行了走訪。

  ▲廣安醫院3樓一診室內,“元元”(左)在和一名女孩交談。(當事人供圖)

  7月15日上午11時許,新快報記者來到廣安醫院,搭電梯上三樓住院部,出來后右轉直行,就看到陳麗當時打針的房間。此時診室裏坐着4名女子,似乎在等什麼人。隨后,一名身着黑衣的女子出現在走廊裏,她就是視頻裏打針的女子。由於對方的警惕性非常高,記者兵分二路,一組在房間外守着,一組到四樓院辦了解情況。

  在醫院辦公室,負責人周主任出面接待了記者,當記者提及有醫生為“賣卵者”打了促排卵針時,周主任一口回絶稱“根本沒有這回事,有什麼好問的?”隨后便一直玩手機,記者提出能否一起到三樓了解情況時,周主任也顯得很不耐煩。

  那麼,此前為陳麗打促排卵針的“元元”到底是不是該院的醫護人員呢?在記者一再要求下,周主任確認稱其是該院護士,隨后和一名男醫生走出辦公室,到三樓尋找“元元”。

  約10分鐘后,周主任終於帶着“元元”出現。眼前這名穿着條紋上衣的女子,的確就是陳麗視頻裏出現的其中一名醫務人員,“元元”稱,自己全名叫羅元,所持證件注冊在廣安醫院。

  不過,陳麗視頻中拍到的另一名幫女孩打針的女子卻沒有隨周主任出現。對此周主任辯稱,是記者沒有告知此人的具體身份,“現在人都下班了,我們這裏11點半接班的,找也找不到人了。”

  然而,周主任所说的情況,與另一組記者所拍下的景象卻大有出入。原來,在離開周主任的辦公室后,那名男醫生先來到三樓,喊來一名叫“小張(音)”的女子,她就是陳麗視頻所拍到的為賣卵子女孩打針的醫務人員。

  “商量一下,上面有記者说你們有客人舉報拍了視頻,(就在)四樓。”男醫生說著就讓“小張”離開。緊接着,“小張”和幾個女孩帶着大包小包匆匆離開了現場。

  隨后,周主任也出現在三樓的走道裏,和“元元”交談起來。“你是羅元元吧?上面有記者,有病人錄了錄像。”“元元”則緊張地辯解稱,自己沒有幫記者打過針,並着急詢問周主任如何應對。

  接下來,周主任和“元元”一起出現在辦公室,矢口否認幫女孩們打過促排卵針,並堅持表示沒有見過打針的“小張”。周主任更是聲稱,自己在三樓沒見到羅元,而是在宿舍找到她的。

  就在記者離開醫院時,看到消失的“小張”和另外一名女子就站在大門外面。

  律師说法:一旦出事參與賣卵子者難獲保障

  據了解,我國衛生部門在2001年就頒佈實施了《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管理辦法》和《人類精子庫管理辦法》。兩個辦法規定,禁止以任何形式買賣精子、卵子和胚胎,嚴格禁止各種代孕行為。

  針對此事,廣東旭瑞律師事務所陳偉傑表示,商業化的捐卵子或贈卵子機構涉嫌非法行醫罪或非法經營罪。對於參與捐卵子或賣卵子的人來说,她們很難得到法律保障。“不法機構只能通過黑診所等沒有任何安全或衛生條件保障的地方來操作,一旦發生人身事故或其他傷亡事件,個人是沒有保障的,因為你本身就參與了違法活動。”

  陳律師還認為,醫務人員無論是否取得醫生執業資格,在非固定、不合法的醫療場所行醫,均已涉嫌非法行醫罪。“對於職務人員利用職務條件(非法行醫的),如果醫院知情,同樣會被給予相應的行政處罸。如果構成刑事犯罪的話,醫院的主要負責人同樣也要承擔相應的刑事責任。”陳律師说。

  官方回應:轉相關部門處理跟進

  7月16日晚,新快報記者撥打廣州12345政府服務熱線,將此事向相關部門反映。

  對此,12345熱線表示將會轉給相關部門跟進處理,本報也將持續跟進此事。

  新快報記者朱爍然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