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小戲骨·紅樓夢》刷屏 導演揭秘幕后故事

http://news.sina.com   2017年10月05日 19:39   鳳凰網

  原標題:這個長假,你有沒有被《小戲骨·紅樓夢》刷屏?

  10歲小伢兒演活一出大觀園

  快報記者專訪導演潘禮平、執行導演劉玉潔

  一群平均年齡10歲的孩子,用一部戲弔打了一票帥哥小花偶像的演技,瞬間圈粉無數不说,更贏得網友集體打Call——“未來的演藝事業看來后繼有人了”。

  這個十一假期,除了去哪兒都是人山人海擠得熱鬧,網絡上一部由小孩子主演的《小戲骨·紅樓夢之劉姥姥進大觀園》也很熱鬧,不僅以“網紅劇”的姿態刷爆朋友圈,更拿下了豆瓣高達9.3分的好成績。

  這已經不是“小戲骨”推出的第一個爆款了。去年,他們拍的那部《小戲骨·白蛇傳》,也因為小演員表演傳神、製作和特效水平良心成了網紅劇。接着,潘禮平帶領的幕后團隊還相繼推出了《小戲骨·放開那三國》《小戲骨·白毛女》《小戲骨·西遊記之紅孩兒》等,豆瓣評分也都在8分以上,弔打了大批口碑不及格的成人偶像劇。

  《紅樓夢》有多經典不用说,尤其是1987年版《紅樓夢》,更是內地電視劇的一座豐碑。作為無敵大IP,后來也有導演翻拍過《紅樓夢》,比如李少紅捧紅姚笛、楊冪、於小彤、楊洋等人的2010版《紅樓夢》,但播出后口碑差強人意,至今仍是網友調侃“毀經典”的對象。

  但“小戲骨”卻成功了,尤其是林黛玉的扮演者周漾玥。2007年出生,今年不過10歲,卻用神似陳曉旭的表演祭出了一記重磅“回憶殺”,引得觀衆紛紛點贊。很多人都會好奇,這群不過十歲的孩子,究竟是怎樣神還原《紅樓夢》的精髓的?為此本報專門採訪了導演潘禮平,以及該劇的執行導演劉玉潔,聽他們講述了許多“小戲骨·紅樓夢”幕后的故事。記者杜青寶

  致敬經典就得有模有樣 反復看87版《紅樓夢》

  導演潘禮平很愛重覆一句話:“這是團隊的成績。”這不假,不管是《小戲骨·白蛇傳》,還是《小戲骨·紅樓夢》,一堆成年人確實為了拍好一堆孩子演的戲,費了不少功夫。這版《紅樓夢》的劇本去年12月就出稿了,接着用3個月選人、2個月排練,經過對每個角色的反復研究,才定下了如今大家看到的這些孩子。

  因為要致敬87版《紅樓夢》誕生30周年,潘禮平團隊從最初策劃時起,就強調“要致敬就得有模有樣”的概念,從故事、服化道和表演進行全方位致敬。87版《紅樓夢》拍攝前,陳曉旭、歐陽奮強等大小演員被集體送去進修,讓他們研究原著、分析角色,同時學習琴棋書画陶冶自己的情趣,最后才確定角色。潘禮平團隊也效仿了這一點。

  今年4月份,小主演們分批來到位於長沙的小戲骨大本營,執行導演劉玉潔帶着助手,花大量時間給孩子們講解了各個角色的精髓所在,從形體姿態、眼神、台詞和感覺等多方面,讓孩子了解劇中角色。“首先看87版《紅樓夢》肯定是必須的,然后每天陪着孩子們練習,整個過程就像不帶妝正式綵排,鏡頭全部是記錄下來的。孩子們練完自己的部分就回去上課了,我們再把素材按照成片的要求進行剪輯,反復對比,從中發現問題並解決問題。等一切都准備就緒后,才會正式開機帶妝拍攝正片。”

  劇組也有考慮到孩子們的接受程度,這次選擇的段落《劉姥姥進大觀園》,難度雖然不是最大的,但也有很多考驗孩子們演技的地方。最有效的辦法就是找來87版《紅樓夢》進行觀摩學習,因為潘禮平團隊很清楚,孩子們的模仿能力是很強的,“孩子們天生就會模仿,但要達到神似的狀態,就要充分理解角色。像小林黛玉,她就要看好多遍陳曉旭演的林黛玉,受到各種信息感染后,她會誤以為自己就是林黛玉,這樣演起來肯定很入戲。”

  孩子們選角也得過關斬將 小黛玉原本演的是薛寶釵

  因為前有大獲成功的“小白蛇”,許多熱愛表演的孩子,都對“小紅樓”表現了想出演的興趣。但導演組卻有自己的要求,先讓孩子們寄照片過來進行第一輪篩選,從長相上劃分角色后,把劇中人物相對應的最難的段落髮過去,讓孩子們在家按劇本錄製一段視頻進行第二輪篩選,接着再把通過的孩子集結到長沙進行簡單試妝和指導表演,再從中篩選出適合的人選。

  有趣的是,最近一直被刷屏的“小林黛玉”周漾玥,一開始其實是演薛寶釵的。執行導演劉玉潔回憶说,沒見到周漾玥前是抱着讓她演薛寶釵的想法的,但見到這個小姑娘后,劉玉潔覺得她氣質跟林黛玉有相似的地方。“就是说話楚楚可憐的那種感覺,雖然性格非常開朗活潑,見人也特別有禮貌。但就是她那種羸羸弱弱的氣質,讓我覺得她更適合林黛玉。”而且周漾玥長得很漂亮,劉玉潔覺得也跟林黛玉一樣,“要有壓得住其他釵的顔值。”

  現場把林黛玉和薛寶釵的演員互換后,劉玉潔和潘禮平越看越對味兒,經過兩個月的排練,兩個小姑娘的氣質和狀態,也跟劇中角色越來越吻合。如今從爆出效果看來,劉玉潔的選擇果然是正確的。

  前段時間,潘禮平發了條朋友圈,稱讚小黛玉周漾玥很出色。採訪時提到這個話題,他依舊認為小姑娘能把林黛玉演活了不容易,“小孩子有個特點,就是入戲沒有成人演員那麼簡單,但入戲后卻會很難齣戲,因為他們很單純。小黛玉就是,在排練期間,不管走路還是跟人打招呼,已經完全是林黛玉的味道了。當時我開玩笑说,這孩子都演得有點走火入魔了。”所以拍攝結束后,潘禮平馬上跟周漾玥家長说,要讓孩子盡快解放出來,“現在已經完全還原了,小姑娘又恢復了活潑的樣子。”

  至於“小寶玉”釋小松,潘禮平说他入戲最慢,也是這次拍攝最后確定的角色,“這小孩本來是練武術的,陽剛氣很足,讓他演比較柔的寶玉,是有點難的。”之前,小寶玉其實是“小戲骨·射鵰”中郭靖的扮演者,后來因為版權問題“射鵰”並沒開拍,但小男孩卻讓潘禮平十分喜歡,在反復排練“加小灶”磨演技后,還是讓他當上了賈寶玉。

  最難拍的不是哭而是笑 高溫天拍戲孩子們超敬業

  《紅樓夢》的體量大,演員角色衆多,所以這次選演員並非全部都是素人演員,也有一些有表演經驗的孩子,其中很多人在拍前就了解過《紅樓夢》。比如扮演探春的小姑娘,之前就跟媽媽一起看過《紅樓夢》。扮演賈政的小男孩,和年僅9歲就把劉姥姥演活了的小姑娘羅熙怡,之前就演過兒童舞台劇版的《紅樓夢》。

  目前看來,許多觀衆都被小黛玉梨花帶雨的哭戲打動了。但據劉玉潔介紹,相比哭戲,拍攝難度最大的其實是笑的部分。“哭戲只要讓孩子們找到哭點就行。但笑不一樣,《紅樓夢》裏有各種經典的笑,孩子們一開始演會笑得很尷尬,這樣肯定不行。”所以,為了讓孩子們笑得自然,導演組經常會安排工作人員站在攝像機后面對小演員做鬼臉,“別说,效果還真不錯。”

  相比動輒片酬上千萬的年輕偶像,這些小演員在拍戲時有太多讓人感動的敬業故事。7月份劇組在河北拍了20天,后來又在橫店拍了40天,這兩個地方的夏天都酷熱難耐,但劇情卻有不少冬季穿棉衣的戲份,孩子們就穿着厚衣服在片場一遍遍地演,其間沒一個人叫苦喊累。有一次,小黛玉演到中暑,劉玉潔安排人送她去醫院,結果小姑娘脫口就说:“我把這個鏡頭拍完再去吧,不然明天大家又得等我重新拍這段了。”

  劉玉潔回憶起這段時很是感動,但在片場她要求非常嚴厲,孩子們必須演對感覺才能過到下一條。她還講了段關於小黛玉的事兒,“有次她怎麼都演不好,NG了好多次,我們暫停讓她好好找下感覺。她身上戴着小麥克風,我戴着監聽耳機,突然就聽見她一個人坐在角落裏小聲嘀咕着,怪自己‘你又不爭氣,你又不爭氣’,讓我非常心疼,開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太嚴厲了?但沒辦法啊,既然要致敬經典,就一定要達到效果才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