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央視:“江歌案”變“江歌劉鑫案” 會連帶傷害誰?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7年11月14日 05:59   鳳凰網

  原標題:評論| 當“江歌遇害案”變成“江歌劉鑫案”,會連帶傷害誰?

  近日,中國留學生江歌在日本被害案再次引發輿論關注。兇手陳世峰,即江歌室友劉鑫的前男友,已經被日本警方抓捕。而劉鑫遲遲沒有面對媒體以及江歌的母親,江歌的母親則在網上公開了劉鑫的個人信息,雙方在網上發生隔空衝突。

  “江歌案”重回輿論場,已變成了“江歌劉鑫案”。輿論當下應當做些什麼?遵循怎樣的規則?對這一事件的討論本身,關乎法治精神,關乎社會共識。

  △被害人江歌

  案件回顧:

  2016年11月3日凌晨,在日本留學的青島女孩江歌在東京中野區的公寓門前被殺害。

  據江母介紹,此前不久,江歌的朋友劉鑫遭到前男友陳世峰的騷擾,因此搬到江歌家同住。案發之前18分鐘,江歌一直在與母親通話,她说劉鑫希望她到車站去接她回家,她於是趕往車站接回劉鑫。

  二人抵達居住的公寓樓后,劉鑫先進入房間。接着,鄰居們聽到了尖叫聲。隨后,江歌被發現倒在走廊裏,身中數刀,后經搶救無效死亡。

  2016年12月14日,日本警方對殺害江歌的嫌疑人陳世峰以殺人罪正式起訴。據報導,陳世峰殺害江歌一案將於當地時間12月11日至15日,在東京地方裁判所公開審判。

  央視評論

  守護公序良俗,超越互相傷害

  江歌案,這兩天最大的熱點。除了一位駐日記者稱看過完整案卷,其實案件的法律事實並不明朗。從“江歌遇害案”發展成“江歌劉鑫案”,一件發生在日本的刑事案件,已經成為引爆國內輿論場的社會事件。案發現場與輿論戰場,在兩個時空環境中,人們其實在爭兩套規則:法律與道義。如果混為一談,必然導致關公戰秦瓊。

  △案件分析圖來自新京報《局面》

  公衆有公衆的見解,法學家有法學家的評判。首先要明確的是,輿論評判不能替代法律審判。作為一起刑事案件,法律自然率先進場,講事實、講證據,更需嚴格遵照罪刑法定原則。如果比照中國刑法中的“作為義務”理解,如果當時劉鑫男友的刀是對着兩個人去,誠如有人推測,劉鑫情急之下關起門而導致江歌倒在血泊之中,那麼她是在緊急避險,只要不是劉鑫明確的先行行為致江歌而死,法律並不會懲戒劉鑫,因為“法律不強人所難”。

  當然,這個事件最大的爭議焦點已從案內移到案外,從法律轉移到道義。很多人並非譴責劉鑫見死不救,而是譴責她以及家人在事后的冷漠與惡意。是的,法律只是作了底線要求,法律上不存在不作為情形,並不代表道義上可以不作為。人們真正氣憤的正是:江歌毅然為你劉鑫擋刀,劉鑫你卻依然開懷自拍?憑什麼?無論法律還是道德,社會需要一個公道。

  法律不進場的時刻,本應道義進場,劉鑫本有機會還這個公道,但她沒有。作為受益者,劉鑫及家人不僅沒有對江歌母親表達應有的愧疚與關愛,反而大放厥詞“是你女兒短命”,這已經不是“親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這是極大地違背了人之常情與公序良俗,擊穿了文明的底線。

  因為當事者道義的缺席,輿論進場了,這也正是對世道人心的守護,正是公序良俗不可輕易突破的體現。面對這樣的一起事件,每一個公民確實都有權從樸素的正義觀念出發明是非、辨善惡,但是道德評價確實是微妙的,怎麼樣是適量,怎麼樣是過量?輕重緩急確實不好拿捏,但可以明確的是:有必要的道義譴責不等於無休止的情緒宣洩,道義予以聲討也不等於在道德上將有錯一方直接“判死刑”。換句話说,我們不應該也不可能做到,以突破天際綫的仇恨言論清理惡、守護善。何況,正如有人所说,我們不能因為對道義的探討偏離了案件的主流:陳世峰才是那個直接的加害人啊。

  △嫌疑人陳世峰

  正所謂“法安天下,德潤人心”,法治與德治,兩者缺一不可。單純的法律規則無法完全顧全所有是非善惡的評判,這正是我們需要道德的原因。但是一個成熟而理性也真正願意以道德浸潤人心的社會,必然也會在使用道德武器的時候反思:過激的言論本身是否製造了新的矛盾與對立?修復世道人心本身,是否也要講點分寸和尺度?

  通過幾次司法案件,尤其是這次自媒體的紛紛介入,也讓我們發現,開放的輿論場給了每一個人表達情緒的自由,但是極化的情緒表達,同樣是一把雙刃劍,若它的積極意義是譴責了不被法律制裁者,那麼它的副作用,由此激發的戾氣、不節制的情緒,又有誰來負擔呢?一言以蔽之,這個社會依然需要正義感,當法律鞭長莫及的時候,我們還有兩肩道義,但譴責也不能濫用,能守護公序良俗的,注定不是互相傷害。

  央視特約評論撰稿之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