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瀋陽小伙體重超500斤 出生23年沒下地走過路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7年12月06日 20:39   鳳凰網

  原標題:23歲小伙超500斤,想看病都走不出家門!媽媽:希望他走的那天遺體能捐獻

  瀋陽一名23歲小伙子兒生病了,普通人可能吃點藥,或者自己去醫院掛個弔瓶就好了,但他卻驚動了很多人,醫生、消防官兵陸續出入他的家,可大家卻都對他束手無策。

  這個小伙兒的體重超過500斤,從出生到現在他從未下地走過路,出生時體重只有4斤,但由於先天腦癱疾病,以及越來越能吃,體重持續飆升,以至現在移動他都成了難題,他已經長達一整年時間沒有離開過卧室內的床。

  消防官兵研究送他去醫院的辦法,想要把他抬出卧室的門,只能破門才行。

  500斤大胖子生病了24小時只能坐着

  這名巨胖的小伙子名叫張航郡,12月6日他坐在卧室床上,身體靠在牆上,表情非常痛苦,他的嘴唇呈現紫紅色,呼吸急促,他焦躁的用手抓身上的背心,想要脫掉。這件背心是特製的,是一個超級大的斗篷式罩衫。

  張航郡出生即患有重度先天性腦癱,而且是早産兒,體重只有4斤。他生活不能自理,不能下地走路,也不會说話,完全是靠他媽媽照顧生活。

  張航郡的母親馬曉秋不停的用手撫摸兒子的頭,用手摟着他反復安慰着“沒事的,沒事的,一會就好了。”

  這句話似乎成了她的口頭禪,但也僅僅是安慰之詞。一個多星期前開始,張航郡出現生病症狀,晚上不肯睡覺,整宿坐着,按都按不倒。他開始發燒,臉燒得通紅,隨后開始劇烈咳嗽。

  知道兒子去醫院就醫看病比登天還難,馬曉秋一直在家為兒子用藥治療,她給張航郡喂消炎藥、止咳藥,效果甚微,她又買來霧化器,在家給他做霧化,希望用這些方式能緩解他的痛苦。

  但一周時間過去了,張航郡情況沒有好轉,反而呼吸越來越困難。馬曉秋不知如何是好,看著兒子痛苦的表情,她萬分焦急,但憑她一個人的力量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將他送去醫院治療的。

  在慈善機構熱心志願者的幫助下,瀋陽某醫院醫生願意上門為張航郡做身體檢查,消防官兵接到求助,也願意上門給予幫助。

  一些愛心人士到馬曉秋家,為張航郡進行刮痧排毒。

  脂肪厚醫生拿機器掃描不到心臟

  家裏突然出現這麼多人,張航郡有些害怕,他嘴裏發出“怕怕”的含混聲音。馬曉秋摟着他,寸步不離,安慰他说“沒事,沒事,都是來幫助你的。”張航郡最后還是把身上那件唯一的罩衫掀下去了,可能他覺得這樣呼吸能順暢些。

  什麼都沒穿的張航郡坐在床上,整個身體就像一座山,堆滿了脂肪,由於脂肪太多太厚,下半身几乎被上半身埋住,兩條腿各露出一半。

  醫生帶來攜帶型彩超機器,准備為張航郡做心臟彩超,看他心臟是否受到脂肪壓迫出現問題。

  “你們一起把他的胸部抬起來,露出心臟位置,”張航郡胸部如同兩個面袋子擋在胸前無法進行彩超掃描,需要兩個人一起抬着,醫生才能進行檢查。

  然而,機器在張航郡心臟部位掃描了半天,醫生無奈的表示:“什麼都掃描不到,脂肪太厚了,探測不到心臟,連肋骨都看不到。”醫生在家裏為張航郡檢查看病的計劃宣告失敗,他只能到醫院用其它大型設備進行檢查。

  由於張航郡的脂肪層太厚,移動彩超檢測不到心臟。

  消防官兵稱想抬人出家門只能破門

  隨后,接到救助的瀋陽三名消防官兵來到張航郡的家,他們現場查看情況,研究將張航郡運出家門的計劃,但這也成了難題。

  張航郡家住在二樓,張航郡想出門要經過三道門,一道卧室門,一道家房門,一道樓門。

  “這個卧室門都出不去,想出去就得破門。”一位消防官兵進入張航郡房間查看了卧室房門,這道門比窄,只有八十厘米寬,而張航郡體重五百斤以上,自己不能獨立行走,需要幾個人同時把他抬起來才能移動,在這種情況下,只能破門才能出去。

  消防員表示,以前救援時也抬過胖子,但沒抬過這麼重的,抬三四百斤體重的人曾經用了6名消防人員,抬張航郡估計至少得七八個人才行。

  其實,對於送張航郡去醫院治療的方案,馬曉秋覺得並不可行。除了移動難,檢查也難。“他有自閉症,害怕陌生環境,到醫院哪裏都不熟悉,他情緒會焦躁,很難配合檢查。”

  在現場的醫生也表示,因為張航郡身體脂肪較厚,只有磁共振能掃描,但張航郡體型較大,又進不去磁共振的機器內,所以檢查存在很大難度。

  “我還是不想送他去醫院,最好有醫生能上門為他抽血檢查,確定病情后,在家裏給他注射。”馬曉秋说,這是目前最好的辦法了。

  出生23年沒下地走過路

  12月6日下午3時,雖然滿屋子的人,馬曉秋忙得滿頭是汗,但她還是從床下掏出一把電動推子,為張航郡剃頭,剃完頭,又端來一盆水,給他洗頭,水盆放在張航郡脖子下,她用身體頂着,另一隻手用一個杯子,一下一下往張航郡頭上澆水,張航郡此時痛苦的表情沒了,表現出舒服的樣子。馬曉秋就這樣一次次重覆給他澆水。水盆裏還放着好幾個飯碗,馬曉秋故意把飯碗弄出叮噹的響聲,張航郡聽着這個聲音笑了。

  其實,張航郡的頭髮已經短得不能再短,已經可以清晰的看見頭皮,但每天他都要求母親為他剃頭,這成了一個固定模式,而且有時一天要重覆做十幾遍,二十幾遍。

  “自閉症孩子就是這樣,喜歡重覆一個動作,不願意改變。”馬曉秋说,張航郡之所以成為今天這個樣子,都是因為他有自閉症。

  1994年2月23日,由於早産加難産,張航郡患有重度腦癱和嚴重自閉症,身為母親,馬曉秋捨棄了事業,在家專職照顧孩子。

  張航郡一直不會走路,他的全部生活都是靠馬曉秋料理。每天清晨到深夜,馬曉秋很少能睡一個安穩覺。隨着張航郡漸漸長大,體重越來越胖,照顧他的生活成了一個體力活。

  每天上午,馬曉秋幫張航郡洗漱就是一個耗體力的大工程——翻身、坐正、穿衣、哄着玩,經過這一系列准備工作后,體重500多斤的張航郡才會讓她給自己刷牙洗臉。

  張航郡根本無法去衛生間,馬曉秋自己設計、求人用舊木板做成的簡易便凳,與張航郡的床緊緊相連,便凳的開孔距床邊不到1尺遠,但馬曉秋用盡全身力氣,將500多斤的張航郡挪上便凳卻要十幾分鐘。每天,她都要如此重覆這項“工作”,結束之后都滿身是汗。

  冬天還好些,夏天的時候了,為了避免張航郡患褥瘡,馬曉秋每天要這樣為他擦身七、八次,一天只能休息一兩個小時。

  最愛吃小食品是常人食量五六倍

  “他最初沒有這麼胖,是慢慢達到這麼重的。”馬曉秋说,一直沒有過於控制孩子的飲食,只要他喜歡吃的,就給他吃。

  張航郡最愛吃小食品,餅乾、牛奶、麵包這些都是他的最愛,只要給他這些小食品他就開心得不得了。

  “我不是溺愛他,他有自閉症,情緒很容易焦躁,吃零食能讓他得到滿足感,能穩定他的情緒。”就這樣,因為甜食吃的比較多,張航郡慢慢吃胖了,體重從一百斤到二百斤,從三百斤到五百斤,一直在長。

  張航郡的飯量也比一般人要大,—頓飯吃8個饅頭、兩大碗燉肉還不算飽,再吃—斤蛋糕都很輕鬆。目前家裏最大的花銷就是孩子吃飯,他們的飯量很大,吃什麼都很香,可以说是“無肉不歡”。

  張航郡的世界裏只有吃和玩,除了最愛吃零食,他最愛的就是坐在床上彈電子琴玩。“他彈不出調,就是喜歡按黑白鍵,聽電子琴發出的聲音。”馬曉秋说,張航郡每天坐在床上彈電子琴,有時能彈好幾個小時,不玩琴的時候就看電視。

  “我家電視几乎24小時開着,閉掉電視他不幹,嗷嗷喊。”其實張航郡根本看不懂電視節目,但是他喜歡聽電視裏傳出的聲音,看電視彩色画面,他的世界裏僅有這些。

  300斤時消防曾經上門幫助洗澡

  張航郡驚動消防官兵不是第一次,消防官兵曾經上門幫助他洗過澡,但那時他才19歲,體重300斤。

  炎炎夏日,洗個澡然后涼快涼快,對於腦癱男孩張航郡來说是一種負擔也是一種奢侈。雖然從床到浴室只有五六米遠,但因為他的體重超過了300斤而寸步難行。當年,瀋陽市消防支隊翟家中隊消防官兵得知他的情況后,主動登門幫他實現了一次洗澡的夢想。

  馬曉秋回憶,那年夏天入伏以后,天氣熱,可給孩子洗澡卻成了難題。因為家人都扶不動他,孩子無法進入浴室痛痛快快洗澡。每天只好用水給他擦洗身體,每次都弄得滿屋滿地全是水。

  后來消防官兵來到張家時,因為張家地方太小,消防軟擔架沒有用武之地。馬曉秋找到一個厚床單,“這床單比較結實,就用這個抬吧!”馬曉秋把床單鋪到被子上,大家將張航郡抬到床單上。然后消防官兵一人拽着一個角,6名戰士分站兩邊,一起同時發力向上抬,最后合力抬着航郡從卧室走到浴室。

  那次張航郡進入浴室洗着熱水澡,興奮地不停拍手。馬曉秋说:“那是他多年來第一次好好洗上一次熱水澡。”那也成了唯一一次。

  與弟弟是雙胞胎 弟弟鋼琴接近八級

  12月6日,在馬曉秋家裏,一個房間裏大家在研究生病的張航郡該怎麼辦,在另一個房間裏卻傳出了優美動聽的鋼琴聲,讓這個家形成了迥然不同的画風。

  彈鋼琴的是張原郡,是張航郡的弟弟。很多人對張航郡不熟悉,但對他的弟弟張原郡並不陌生,張原郡經常出現在瀋陽各大舞台演出,他的名字也經常上報紙和電視,他們其實是雙胞胎兄弟。

  張原郡出生時也是腦癱加自閉症患兒,但他的病情比哥哥輕,他不僅有唱歌的天賦,還會彈鋼琴、画画,從小就具有超強的模仿力。

  馬曉秋说,張原郡對音樂極其感興趣,不需要老師指導,一首歌曲只要自己聽幾遍就會模仿着唱出來。雖然從未經過專業訓練,他卻能用義大利語、俄語、英語等多國語言唱歌,而且唱得與原唱非常神似。

  “他聽的那些歌我都聽不懂,每天他自己從手機上下載,有印度的,有義大利的,都是很難唱的那種。”馬曉秋说張原郡非常愛唱歌,有時得控制他,不然嗓子都唱壞了。

  除了唱歌、画画、打非洲鼓,張原郡鋼琴彈得最好,目前他的水平接近鋼琴八級。

  不過,令人擔憂的是,張原郡雖然沒有哥哥那麼胖,但體重也有250多斤。張原郡说:“最近我在排練准備春節上節目,等我闲下來我就開始鍛煉身體。”

  對話:將來老大走后希望遺體捐獻

  記者:這麼多年,你作為一個單親媽媽照顧兩個孩子,辛苦了!

  馬曉秋:照顧兩個孩子確實很累,這麼多年我是連滾帶爬走過來的,但我一點不后悔,我覺得每天跟他們在一起挺開心的。

  記者:老大的身體目前不太好,下一步治療你打算怎麼辦?

  馬曉秋:我只能盡自己最大能力去治療,我不想送他去醫院,折騰他太遭罪,希望社會能幫助他一下,希望能有志願者上門為他抽血化驗,以及注射,盡量減少他的痛苦吧。

  記者:你為老大做過未來打算嗎?

  馬曉秋:我知道這孩子身體不好,我已經做好打算了,希望他走的那天,遺體能捐獻。一方面他這麼胖火化都困難,一方面我們一家人多年來受到社會各界許多的幫助,捐獻遺體為社會做點貢獻也算是回報吧。

  記者:你是怎麼把老二培養會彈鋼琴的?

  馬曉秋:這孩子對音樂有點天賦,但最主要的是感謝很多人的幫助,沒有社會上那麼多好心人的幫助,他的自閉症只會加重,不會像今天這樣又會彈琴,又能演出。

  記者:你最大的願望是什麼。

  馬曉秋:我希望老二張原郡生活能夠自理,將來離開我也可以獨自生活下去,希望這個社會能包容和接納這樣的孩子,給他們生存下去的空間。

  來源:遼沈晚報(lswbwx)、遼沈客戶端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