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西媒:“冰花男孩”刺痛人心 留守兒童急需更多關愛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1月12日 10:39   鳳凰網

  原標題:西媒:“冰花男孩”刺痛人心 中國留守兒童急需更多關愛

  參考消息網1月13日報導 西媒稱,近來,一張8歲男孩的照片在中國互聯網上引發熱議,照片中的男孩頭髮和眉毛結滿冰霜,被網友稱作“冰花男孩”。這個孩子叫王福滿,是雲南昭通的一名農村兒童,他的家離學校有4.5公里,每天要步行一個多小時上學,由於近期氣溫在零下9度左右,到教室時他就變成了“冰花男孩”。王福滿就讀的轉山包小學的老師抓拍下的這張照片迅速在社交網站上傳播開來。

  據西班牙《先鋒報》1月11日報導,從照片上看,王福滿衣着單薄,臉頰被凍得通紅。不過,盡管每天上學路上都要忍受嚴寒,小福滿從沒曠過課。

  另一張照片上可以看到,小福滿的手凍得乾裂,好像一個老年人的手,因為這麼長的上學路,他並沒有一雙手套來防寒保暖。

  據了解,小福滿和姐姐兩人目前與奶奶生活在一起,家裏的房子是土坯房,房頂還搭着草棚。他的媽媽兩年前拋棄了他們,出遠門打工的爸爸已經幾個月沒回家了。在中國,像小福滿和姐姐這樣的孩子被稱為“留守兒童”。

  報導稱,小福滿的照片令全世界動容,社交網站上有數以十萬計的人轉發、評論。其中不少人表達了想要為小福滿所在的學校捐獻衣物的意願。雲南當地政府已經啟動了一項為小福滿和其他貧困兒童募捐的行動。

  轉山包小學校長表示,王福滿同學每天堅持在寒風中步行一個多小時上學,是一個勵志榜樣,他的數學成績還非常好。

  報導稱,從另一方面來说,中國的“留守兒童”問題是規模巨大和不均衡的工業化進程帶來的,影響到了6100萬未成年人。根據2016年的官方統計數據,中國流動人口2.47億,平均年齡29.3歲。這些“留守兒童”的父母將孩子留在老家的理由主要包括沒時間照看他們、無法負擔他們的基本開銷和不清楚打工城市對這些孩子有無社會保障服務。

  報導稱,“冰花男孩”的照片也引發了網民們關於貧困兒童、留守兒童等問題的激烈討論。據報導,1月10日,共青團雲南省委、雲南省青少年發展基金會等已經將募集的首批10萬元愛心捐款送至轉山包小學及附近高寒山區學校。(編譯/韓超)

  【延伸閲讀】港媒關注內地6100萬留守兒童:情況在改善癥結仍待解

  參考消息網9月6日報導 港媒稱,中國官方數字顯示,去年全國留守兒童多達902萬人,如果更寬泛地把父母至少一方外出打工的孩子都計算在內,留守兒童的人數高達6100萬。雖然父母們越來越清楚地認識到撇下年幼孩子的危害,但要想賺錢就似乎別無選擇。

  據香港《南華早報》網站9月4日報導,學校放假了,八歲的馬娟(音)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在路邊兩把椅子間繫上鬆緊帶和10歲的姐姐一起跳皮筋。

  其他城市的孩子到了暑假都跟父母出去玩了,小娟卻一步也沒有走出她家所在的茨竹村,這裏距離貴州省畢節市有三個小時曲折蜿蜒的車程。

  她的母親在她三個月大的時候就跑了,父親在1800公里以外山東省的建築工地上打工,只有春節才回來。

  “我恨爸爸,他不陪我玩兒。”小娟说。

  小娟和姐姐跟着奶奶生活,而這個貧困的小山村裏到處是留守兒童。他們的父母迫於生計外出打工,把孩子留給老人照看。

  報導稱,雖然父母們越來越清楚地認識到撇下年幼孩子的危害,但要想賺錢就似乎別無選擇。

  “孩子們還太小,不懂事,可我弟弟確實沒有別的辦法。他能怎麼辦呢?”小女孩的姑姑馬菲(音)说。奶奶今年5月摔了一跤后拄上拐杖,姑姑臨時來照顧她。

  中國官方數字顯示,去年全國留守兒童多達902萬人。留守兒童是指父母雙方都外出打工或者父母一方外出打工、另一方未盡監管職責的兒童。

  如果更寬泛地把父母至少一方外出打工的孩子都計算在內,留守兒童的人數高達6100萬。

  國務院去年發布的指導檔案要求建立一套制度,由家庭、政府、學校和社會團體共同參與關愛留守兒童。

  檔案還承諾,通過改進法律法規到2020年使留守兒童人數明顯減少。

  中國媒體去年報導说,在2015年后,畢節市政府鼓勵外出打工的父母們返鄉。茨竹村歸畢節市政府管轄,該市共有26萬名留守兒童。

  中國還做出前所未有的努力對留守兒童現狀進行摸底登記。盡管如此,父母們不得不把孩子留在老家至少一段時間。

  九歲的張心怡(音)和她11歲的哥哥張世正(音)跟着爺爺奶奶生活,父母都在深圳的一家工廠做工。

  去年夏天,兩個孩子在暑假期間跟着父母到了深圳。心怡表示,她不記得做了什麼特別的事情或者吃了什麼特別的東西,但跟爸爸媽媽在一起就很開心。

  中國青年政治學院的童小軍说,指導檔案發布后情況已有改善,政府做了一些工作對缺少監護的農村兒童進行情況摸底。

  報導稱,宣傳活動讓一些父母意識到了自己應當陪在孩子身邊並回到家鄉,但在有些地方,父母不能或不願返鄉,此時就要改變策略。童小軍指出:“社會服務應當側重於幫助負責照顧孩子的老人。”

  茨竹村的宣傳画呼籲家庭承擔起監護子女的責任(香港《南華早報》網站)

  【延伸閲讀】解決留守兒童問題不能只靠父母返鄉

  戴先任

  7月21日,北京上學路上公益促進中心發布2017年度《中國留守兒童心靈狀況白皮書》。白皮書顯示,農村學校學生中,因父母均外出而無人照料的留守狀態學生占近三成。而這些兒童中,超一成農村完全留守兒童與父母一年不見一面。民政部相關部門負責人介紹,父母外出的情況嚴重影響了農村留守兒童的身心健康發展,對於將持續到2017年底的留守兒童關愛保護行動,民政部明確,無監護兒童父母外出務工責令返回(7月23日《新京報》)。

  缺失父母監護的孩子缺乏親情的供養,他們更容易出現心理疾病,也更容易受到意外傷害,不利於孩子成長。對於這一問題不能大意。父母是孩子的第一監護人,不管是城市留守兒童,還是農村留守兒童,造成他們無人照料的留守狀態,都是父母監護責任缺失所致。父母對孩子不能只管生不管養。民政部稱將責令無監護的兒童外出務工的父母返回,就是督促父母履行第一監護人的責任。

  不過要看到,那些外出務工而不能照顧到孩子的父母,很多都有苦衷。回家照顧孩子則難以養家糊口,種田務農對於很多青壯年來说,並非是理性選擇。在很多農村地區,種田務農的活兒多是上年紀的人在干,青壯年則外出務工,這樣才能養家糊口。而城鄉之間長期存在的二元制結構,也讓廣大背井離鄉的進城務工人員無法在城市落戶,他們的孩子也無法與城市裏的孩子在受教育等方面享受同等待遇。在約千萬名農村留守兒童中,有近三成的學生處於無人照料的留守狀態,這是一個龐大的群體。可以说,其中的大多數孩子的父母並非不想照料孩子,而是為了生計不得不讓孩子處於無人照料之中,相信父母們知道這樣做的危險性。所以,很多留守兒童沒能得到父母的悉心照顧,父母不能陪在家鄉或是把孩子帶到城市與自己一起,很多並非是父母不想盡自己的監護責任,而是有着諸多無奈。

  如果讓外出務工的父母都返回家鄉照顧孩子,這顯然不現實,雖然會讓孩子脫離無人監護的狀態,卻可能讓整個家庭陷入經濟窘迫的困境。這樣可能會讓父母囿於經濟壓力,從而失去對孩子進行更為有力監護的能力。

  所以,雖然要強調父母的責任,父母不能為了賺錢而不顧孩子的“死活”,要督促父母履行好監護責任,但也不能簡單地讓這些無法負起監護責任的父母返鄉,不能一刀切,要具體情況具體對待。

  政府部門也要盡好責任,對於農村留守兒童多一些關愛與溫暖,在其他近親屬、村(居)民委員會或救助管理機構等臨時監護照料期間提供更多幫助。當然,根本的解決辦法是要能加快推進戶籍制度改革,讓隨遷子女能夠享受到與城市孩子一樣的各項待遇。此外,還要加快轉型發展,讓農民在家門口就可以實現就業等等。只有家長、學校、政府及全社會都盡好自己那份責任,才能為留守兒童編織好一張強有力的保護網。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