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20歲留美女生5年因抑鬱厭學逃學:恨父母送自己出去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2月10日 23:19   鳳凰網

  原標題:20歲女生赴美留學5年因抑鬱厭學逃學:恨父母送自己出去

  “我恨他們(她的父母),恨他們把我送出去。”“住家主人(房東)和狗说的話都比我多。”“別人有多羡慕,我就有多孤獨。”

  據《都市快報》2月11日報導,说這些話的女孩子,是位中國留學生,叫小薇(化名),20歲,獨自在美國漂泊了5年。初次見到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精神衛生中心副主任胡少華副主任醫師,她反復重覆這三句話。

  沒錯,小薇抑鬱了,抑鬱到厭學、逃學,連續三個月閉門不出。

  赴美留學低齡化産生了很多問題

  曾經陽光開朗的女兒

  怎麼就抑鬱了呢?

  四個多月前,小薇在母親陪同下來找胡少華醫師。“她(小薇)中等個頭,1米六左右,只有八九十斤的樣子,氣色很差,兩眼無神,不太说話,完全不像20歲的大學生。”胡醫師说。

  初次就診,小薇抱怨國外的同學、老師、住家主人(房東),討厭國外的環境、食物、交通,言語中還有對父母的憎恨,恨他們把自己送到一個沒有關愛、沒有幫助的地方。“她完全就像換了一個人。”看着眼前“憤世嫉俗”的女兒,母親既熟悉又陌生。

  胡醫師了解到,小薇父母是做生意的,她是獨生女,出國前性格陽光開朗,長得漂亮,學習成績也不錯,是很多父母口中“別人家的孩子”。

  初中畢業后,小薇赴美留學。初到美國,住在親戚家,面對嶄新的環境,她更多的是好奇、期待,由於生活飲食都有親戚照應,她過得很開心。

  一年后,小薇提出住到外面去,她覺得老是打擾親戚不太好。父母覺得也有道理,加上小薇從小適應能力比較強,就同意了。通過當地中介,小薇找到了第一個寄宿家庭。然而,由於文化差異,小薇和第一個寄宿家庭的成員並沒有太多交流,一直住到高中畢業。

  小薇順利考上大學,學服裝設計。大學第一個學期,她選擇了住校。新學期,小薇卻發現自己融不進去,常常跟不上身邊同學的節拍,聽不懂他們的笑話,感覺周圍的老師、同學好像都在和她作對,以至於時常被嘲笑。漸漸地,她變得自卑起來,不願和人交談。第一個學期結束,小薇搬出宿舍,開始了住家生活。

  “那是一個四口之家,男女主人,還有兩個兒子,大兒子讀初中,小兒子讀小學,家裏還有一條狗。”小薇告訴胡醫師,“他們都很自私,特別是他們的小兒子,我房間的網斷了,需要重啓路由器,如果剛好碰到他在玩游戲,他就不給我重啓,要我等着,有一次,我足足等了兩個多小時。”胡醫師發現,在小薇的描述中,那家人和狗说的話都比她多。

  然而,在和父母視頻通話時,小薇並沒有说過這些不滿,“我不想讓他們為我擔心。”她说。

  推開女兒房門的一剎那

  父母才發現女兒真的病了

  小薇自己都沒有意識到,她變得越來越容易生氣,脾氣越來越暴躁。有時衣服設計到一半,她會莫名地發火,常常火到把布撕得粉碎;她開始暴走,常常一走就是七八公里;大冷天跑到沒人的地方大喊大叫,“我覺得只有那樣,心裏才會舒服一點。”小薇说。

  遠在中國的父母也沒有意識到小薇的變化,因為每次和小薇視頻時,她總是微笑着面對鏡頭,告訴他們一切都好。直到半年前,小薇的父母推開小薇房門的一剎那,才發現女兒病了。

  “我真的驚呆了,完全不敢相信。”小薇的母親描述當時的情景,“她(小薇)穿着睡衣,頭髮亂糟糟的,一點都不像個姑娘家,屋子裏一股泡麵的味道,電腦桌前全是吃剩的快餐面。”

  后來,媽媽才知道,小薇已經三個月沒去上課了,這三個月她哪兒都沒去,就待在那個不到20平方米的房間裏,餓了就吃泡麵,吃完就上網,玩累了就睡覺。

  好在,經過四個多月的治療,小薇如今開朗了很多。在最近一次治療中,小薇告訴胡醫師,她計划下半年回美國,把剩下的學分修完,希望自己能順利畢業,拿到文憑。

  留學生什麼時候感覺孤立無援?

  快報調查了10余位留學生

  留學生、抑鬱症,這兩個關鍵詞放到一起,並不罕見。10日,快報記者採訪了十多位留學生,有的大學在讀,有的剛剛畢業。好幾位留學生说:“抑鬱,不是很正常嗎?”有名正在美國讀大三的女生说,身邊有位朋友去年因為抑鬱症自殺了。

  獨在異鄉為異客,很多情況下,留學生會感覺孤立無援:比如小組課題時,組員孤立自己,作業根本完不成;心情壓抑時,沒有人傾訴;過年過節,看到家人圍坐在一起吃着好吃的,有位女生说,這時候很容易受刺激;還有,就是沒錢的時候,心情也很差……

  研究生剛畢業的23歲女生小新,在英國學媒體製作。她和另外五個人合住一間宿舍,其中一名中國男生,還有四名外國女生。卧室每人一間,客廳和廚房共用,因此産生不少矛盾。

  “中國男生小亮,來自北京,出奇地愛吃火鍋,平均一周要吃三四次。火鍋味道重,你懂的,味道能飄進各個房間。”小新说,自己還很難忍受外國妹子們玩到凌晨的派對。

  “她們真的很愛辦派對,烏拉拉來了一群人,自己卧室肯定站不下,最終都到客廳和走廊等公共空間來了。音響聲很大,一直持續到凌晨兩三點。人走了,卻不打掃衛生,房子裏亂得一塌糊涂。小亮有時就會去投訴她們。”小新说,感覺大家永遠在互相投訴,卻不當面说。后來住的時間長了,大家溝通多起來,關係才略為緩和。

  女留學生在荷蘭抑鬱燒炭自殺

  最后的QQ簽名:為什麼天總是灰蒙蒙的

  一般來说,年紀小、與人溝通能力較弱,加上課業負擔重,會讓不少留學生感覺壓力山大,往往容易産生心理問題。

  26歲女生小沈,2010年到荷蘭讀書,上的是荷蘭排名前二的學校,學熱門專業經濟學。小沈性格開朗,三句話不出,往往就會哈哈大笑。不過,她说在荷蘭讀書的這段時間,壓力實在太大了。

  “荷蘭的學校課業都挺重,一天到晚考試。你要問忙到什麼程度?相當於國內高中強度吧,一個月一到兩場考試,每次就是自己選的兩三門課。考完試你以為就算了?還會有一篇論文等着你。這個月忙完,剛想歇口氣,下個月的考試和論文又迫在眉睫了。”小沈说,作為出了名的難畢業學校,看到過一位學長,本來應該4年畢業,結果硬是考了7年,才拿到畢業證書。

  小沈嘆口氣:“不瞞你说,我研究生也輟學了,壓力算是其中一方面吧。”好在身邊朋友還算多,小沈課余生活還算豐富,目前還沒有心理問題。

  “不過,我有個同學的朋友,一名女生,在荷蘭另一所大學讀研究生,因為壓力大,最后在房間裏燒炭自殺了。她最后的QQ簽名我記得很清楚:為什麼阿姆斯特丹的天總是灰蒙蒙的。”

  荷蘭的天氣一年有200多天在下雨,小沈说,每天的天空都是灰蒙蒙的。“那位同學去世時,正是荷蘭的冬天,早上5點天就亮了,下午4點就天黑了。”

  “天黑就能睡覺了?別太天真,學校還得上課、考試呢。我想,這鬼天氣可能是壓倒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吧。”小沈说,在這座城市的幸福感,感覺是挺低的,因為食物也不好吃。一天三頓飯,多數是冷的,大家都吃着冷的三明治,只能飽腹,沒有滿足感。

  去年有機構送近四千杭州學生出國

  高中以下(包括高中)有五六百人

  低齡留學現在越來越普遍。杭城高中,常有高一就出國,先學一年語言,然后在當地讀高中。

  一家留學機構做過統計:2017年一共送出近4000位杭州學生,包括小學生到研究生。其中,高中以下出國的(包括高中)有五六百人,占比約15%。在這五六百人中,初中生約占100人(2.5%),主要以初三畢業出國最普遍。小學生出去的很少,在個位數。

  該機構的一位老師介紹:“這些年,低齡留學是個趨勢,但並沒有迅速擴張。主要是現在杭州有不少高中國際班,先在國內過渡,大學再出去,是不少家長的首選。

  “初一學生出去是比較少的,因為語言几乎沒准備,語言能力不夠強的話,溝通可能就會有問題。一般來说,初二開始准備,比如暑假考試,初三讀完再出去,做足鋪墊。多一年准備的時間,孩子就會更從容一點。

  “我們送出去的孩子,都會持續溝通。有的孩子從初中出去,一直到研究生畢業,我們都保持聯繫。公司的優質服務中心,有專人維護留學小秘書平台,24小時有人值班。學生有問題,隨時可以聯繫。”

  這位老師说,也遇到過送出去的孩子有抑鬱症傾向,公司得知情況后,在和家長保持聯繫的情況下,先派專人輔導他。如果情況嚴重,通知學校,安排學生回國,或者安排轉校等。

  過年記得給留學生多一份關愛

  問問睡得怎麼樣、胃口好不好

  胡少華醫師说,對那些正准備送孩子出國的父母,建議理清三個問題:為什麼要送孩子出國?什麼時候送孩子出國?送孩子出國學什麼?“畢竟並非所有的孩子都適合出國留學,也不是所有的孩子都能適應國外的生活,父母應該理性地規劃孩子的未來。”

  如果孩子已經在國外,胡醫師提醒,和孩子聯繫時要及時了解孩子的生活狀態。除了關心孩子的生活飲食,還應鼓勵孩子多參加學校組織的活動,多交朋友。若發現孩子近期負面情緒較多,引起警惕,鼓勵他們说出來,並給予引導。

  如果你是一個留學生,胡醫師想说的是:“誰都可以得病,你也可以;誰都可以懦弱,你也可以;抑鬱只是一場特殊的感冒,他們的區別在於治療藥物和方式不太相同而已。請你去正規的醫院接受檢查,勇敢面對它。”

  離2018年春節只有4天了,“過年”“回家”無疑會勾起很多人的思鄉之情,無論是家人還是朋友,給那些遠在異國他鄉、無法回家過年的留學生多一份關愛吧。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