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公務員辭職賣房回山區創業 被網友駡“鳳凰男不能嫁“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2月11日 01:39   鳳凰網

  原標題:【紫牛調查】公務員小伙辭職賣婚房回山區創業富民,竟被解讀成“鳳凰男不能嫁“

  從山村走出來的浙江小伙周功斌辭去杭州的公務員職務,賣掉婚房回到故鄉,想把浙西山村打造成旅遊勝地,既讓父老鄉親致富,也能實現自己的創業夢想。這樣一個充滿正能量的新聞出來后,評論裏有人點贊,竟還招來相當多的指責,指責他是窮山溝飛出的“鳳凰男”,忘恩負義賣掉丈母娘給買的婚房,回去倒貼親戚,還一心想往玩越野的富二代圈子裏鑽。一個新聞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逆轉?紫牛新聞記者帶着這個疑問,採訪了周功斌、他的妻子、丈母娘、越野車隊和當地政府,發現不少人沒有認真了解情況,只是根據自己的主觀判斷,就開始先入為主貼各種“標籤”。面對洶洶輿論,周功斌坦言壓力很大,但表示會堅持走下去,努力實現自己的夢想。

  【浙西川藏綫沿途湖山的美麗風光】

  小伙辭職賣房報恩鄉親,

  被逆轉成鳳凰男倒貼窮親戚

  周功斌的家鄉是浙江西部的一個小山村,叫周村源,離縣城遂昌還有50多公里,非常偏遠。

  他辭職回鄉創業的消息最早是由浙江媒體報導出來的。報導说,周功斌2004年考上大學,父母和鄉親給他湊了3000元錢,使他走出山村,后來還考上杭州科技局的公務員,在杭州成家立業。

  但他總想報恩全村人,於是在2017年7月31日辭職,還賣掉由丈母娘支持購買的婚房,決心在交通不便但風光秀麗的故鄉開拓越野路線,帶動家鄉人民致富。

  這個報導出來后,在微博等社交網站上得到大量轉發,並且登上《人民日報》的微信頭條。

  而對於這個新聞的網友評論,有人點贊,但還有相當多的指責。不少人“劃重點”、“敲黑板”,給周功斌貼一“鳳凰男”的標籤。杭州房價高是衆所周知的,賣掉婚房更是一個受到吐槽的地方。

  一個網友划出重點:“賣了丈母娘支持買的婚房,回村幫村民。”點贊數將近2萬。

  一個評論说:“妹子們注意了,這就是找鳳凰男的下場。”這個“敲黑板”獲得1萬多人點贊。

  還有人说:“鳳凰男是千萬千萬不要碰。願意幫助家鄉愿意幫助老百姓沒問題,自己掙去,那是本事,賣丈母娘幫助下買的婚房…真絶。”

  有人批評周功斌想鑽進有錢人的圈子,為他的太太感到可惜:“第一次看見鳳凰男把自己说的這麼好聽的。快讓全微博女性看清他的嘴臉吧!失敗兩次還想繼續沒問題,自己家裏條件這樣。只想賣掉婚房買車融入有錢人的圈子,心疼他老婆。”“創了啥業?賣掉婚房買個二手越野車跟富二代們混而已。”

  鳳凰男是個歧視性詞語,指的是從經濟條件差的農村走出來,通過高考等途徑在城市中找到工作,並與城市女孩結婚的男性。這樣的人可能家庭條件不好,而且經常有一幫窮親戚,寓意是“鷄窩裏飛出個金鳳凰”。周功斌很不幸,被人扣上這頂帽子。

  這個新聞的主旨和網友評論嚴重背離,問題出在哪裏?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首先聯繫了周功斌,想聽他解釋這些爭議。

  妻子也是農村娃,

  “我覺得我先生不是‘鳳凰男’”

  周功斌第一句話就说:“現在感覺壓力好大。”

  “鳳凰男”是焦點,紫牛新聞記者問起這個話題,周功斌说,自己的老家不富裕,不過丈母娘家也是蕭山農村的,和他父母家的條件差不多。

  不過浙西偏僻山村和蕭山平原農村還是有差別的。周功斌的妻子裘丹娜告訴紫牛新聞記者说,第一次去丈夫家還是被嚇到了:“遂昌縣本來就是比較貧困的縣,他家又在山上,下了高速走到他家還有40分鐘的山路。家裏是泥土的房子,他之前也給我打過預防針,但是真的看到的時候我還是有一點點嚇到的,但是我看中的是他這個人嘛,不是他的家庭。”

  不過對於網上評論的“鳳凰男”,裘丹娜是堅決不同意的,她说:“自己沒怎麼看網上的評論,就是怕有負面的说法。但是我覺得我先生不是‘鳳凰男’。”

  房子很便宜,

  一半首付是他上大學時掙來的

  “賣丈母娘支持的婚房”是最受一些網友詬病的,實際情況怎麼樣呢?

  周功斌告訴紫牛新聞記者说:“婚房是2010年元旦買的,面積只有59.37平方,地段並不好,總價54萬,當時兩成首付。”雖然當時他剛剛參加工作,不過先前在大學時做了很多兼職,參加過不少競賽,有一次創業計劃獲獎,獎金就達到5萬元,所以積攢了一些錢。另外,丈母娘支持了一部分,一起湊夠10萬多元的首付款。

  裘丹娜说,首付款是她和周功斌各付一半,后期的按揭還款由周功斌來還。

  周功斌的丈母娘也说,自己家並不富裕,周功斌上學時掙到一些錢,她支持了一點。

  杭州房價近幾年雖然漲了很多,不過他的房子因為地段等關係,並沒有升多少值,去年只賣到80萬元。

  辭去穩定的公務員工作,並且賣掉唯一一套房子,回到家鄉進行創業,周功斌的妻子、丈母娘和他的父母起初都是反對的。

  裘丹娜说:“剛開始要賣房子我是不同意的,后來他和我说了他的規劃,怎麼盈利,給我画了個很大的餅。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我當時也比較擔心他的心理狀態,怕家人一直反對會再給他壓力,所以我就同意了。但是我媽媽為了我和小孩着想是反對的,為這事還和我先生吵了一架。后來我就慢慢做我媽的思想工作,到最后也就同意了。”

  二手越野車只值兩三萬,

  “说闲話的人不了解真實情況”

  周功斌現在全力打造被稱為“浙西川藏綫”的自駕越野線路,希望通過吸引車隊和遊客過來,帶動當地的經濟發展,並實現自己的創業夢想,同時讓家裏人過上更好的生活。

  他说這條線路長達180公里,貫穿遂昌全境,最早是運毛竹的路,但有着火山口、丹霞地貌、比千島湖水質還好的湖泊、溫泉、滑雪場、雲海等各種風景資源,能夠串聯起各個鄉村,為土特産和農家樂找到出路。

  他為了開拓越野線路,買了一輛二手獵豹越野車,這成為又一個遭到諷刺的事情,被说成想混進玩越野的富二代圈子。

  被譽為“越野人精神領袖”的盧大是中國最早一批越野車手,他對周功斌的創業非常支持,多次組織車隊去“浙西川藏綫”,其中一次就召集到30輛奔馳G級越野車及10輛陸巡助陣,車隊總價值超億元。

  對於網上流傳的周功斌“巴結富二代”的说法,盧大嗤之以鼻。他说,越野有很多層面,開200、2000萬元的車可以玩,20萬、2萬元的車同樣可以玩。他的朋友並非都是富二代,只是喜歡越野。

  盧大说,周功斌買的二手越野車是個老爺車,大概有20年的車齡了,可能只值兩三萬元錢。

  盧大已經和周功斌有過多次交往,他说:“網上说闲話的人一點都不了解真實情況,他確實是在為家鄉做事。所有的越野車前往遂昌,他都熱情接待。實際上他從中得不到什麼利益。我們很受感動,他卻一直说感謝我們。”

  批評如潮水洶湧,他在微博上求饒

  網上的傳言不實,不過對於什麼是衆口鑠金?現在周功斌有了深刻體會,甚至發微博求饒说:“能不再说了不?放過我,好不?”

  他的微博粉絲最近增長到9萬多,不過他告訴紫牛新聞記者说:“現在網絡太厲害了,我的微博之前沒有什麼粉絲的,現在增加了很多,關注我之后,都在駡我。人家以為粉絲增加了是好事,實際上增加的都是駡你的粉絲。”

  不過周功斌也很坦然,他说:“任何人做事情都會受到質疑,但是我覺得不能被這些聲音打斷進程,只要堅持初心,朝着目標和方向去做事就可以了。”“時間久了,大家自然都會慢慢明白或者是理解的。我們現在辯解再多也沒有用,更多的還是要用實際行動去證明。”

  周功斌的“魅力新故鄉”公司是去年8月底成立的,半年多來,已經組織了20多場活動,沿途農家樂的收益大幅提升,土特産有了銷路,藏在深山的風景被更多人認識到。

  他的老家周村源,現在成了一個名副其實的驛站,鄉村振興初見成效。

  傳言都是假的,困難卻是真的

  然而周功斌面臨的困難還是非常大的。

  車隊和遊客來了,農産品銷路廣了,不過他的公司並沒有享受到實際收益。

  他的團隊為了考察和設計路線,已經投入將近50萬元,盈利只有數萬元。雖然進行創業肯定要有先期投入,但他沒有雄厚的資本,而且現在還沒能找到可靠的盈利點。

  【浙西川藏綫沿途的美麗風光】

  周功斌说:“我們錢用的差不多還剩3萬多元的時候,有一個朋友说做這個項目太不容易了,之后他給我們投了50萬元,相當於‘天使投資’,讓我們繼續做下去。現在用的就是這筆錢,包括發工資。”

  盧大對周功斌的創業有着更為中肯的認識,他说:“他(周功斌)現在所做的事情,對他自己而言是根本沒有益處。他確確實實是為了家鄉而付出,但遊客吃住消費,土特産賣出去,他並不能獲得直接收入。”

  盧大说:“如果不找出一個商業經營模式,他可能是堅持不了太久。如果沒有找到盈利模式的話,他堅持一年、兩年、三年,不可能永遠堅持。我也很為他擔心啊!”

  【浙西川藏綫沿途的美麗風光】

  遂昌縣有關部門很支持周功斌的工作,縣旅遊委員會市場部張部長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前期我們就參與了這個項目的落地活動,現在周功斌已經辭職了專門做這個事情。”張部長表示,在接下來的一年政府也會繼續協助周功斌打造越野線路。

  不過盧大告訴紫牛新聞記者说,遂昌周圍一些擁有類似資源的地方,已經開始學習周功斌的開發模式,而且是政府主要領導出面推動,力度很大。周功斌如果到那些地方,“會被當作財神供起來,他確確實實是個人才啊!”

  周功斌承認,雖然他相信堅持幾年,一定能有收穫,“但關鍵是我們是否能夠支撐下去。”他说,“我們有這個決心和信心,功與過留待別人評说。”

  紫牛新聞記者|宋世鋒

  紫牛新聞實習生|徐夢雲艾陸琦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