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女護士為兩件貂皮衣下藥殺舅媽 連砍44刀獲刑13年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2月13日 00:39   鳳凰網

  原標題:東北女護士為兩件貂皮衣下藥殺舅媽,連砍44刀獲刑13年

  東北女護士崔某在啤酒裏下藥,迷昏舅媽后連砍其44刀,就為弄走舅媽家裏的兩件貂皮大衣。記者日前獲悉,崔某被長春市二道區法院以故意殺人罪判處有期徒刑13年。

  外甥女來家吃飯舅媽喝兩杯啤酒睡着了

  王某以前是崔某的舅媽。雖然后來王某與丈夫即崔某的舅舅離婚並再婚,但王某和崔某仍有來往。

  支付寶轉賬記錄、借條、微信聊天記錄、微信轉賬記錄、銀行交易明細等證實,崔某曾多次向王某借錢並許諾利息,共借款13.8萬元。

  崔某说,舅媽最近说自己要買房子,要她還錢,她沒有那麼多錢,舅媽说她把聊天記錄都留着做證據了。

  根據王某的陳述,2017年1月9日8點左右,崔某給她打電話,说要來她家吃飯,還说能不能不讓她丈夫在場,有些話想單獨聊,被王某拒絶,说“咱三個得一起吃飯,你要介意你就別來了”。

  王某说,當時崔某同意了,還说晚上一起喝點酒,酒她買。

  “晚上我倆在家做完菜等她,她晚上8點左右來到我家,一共帶來3瓶啤酒,我開門時還撞碎了一瓶,拿到屋裏就兩瓶啤酒,我已經把菜和酒杯在桌子上擺好了,她進來后就说,用這玻璃杯乾啥啊,用完了還得刷,杯還這麼大,我在超市買了一次性紙杯,说完她就拿出來三個紙杯。”

  “這時我進廚房炒最后一個菜,讓他下樓去買一袋醬,這時只有崔某自己一個人在客廳的飯桌前。不一會她走到廚房,拿着開瓶器回了客廳。炒完菜后,我們三個就坐在一起吃飯,拿一杯酒崔某他們倆都干了,我只喝了一小口,然后她又給我倒滿了,還一直勸我把酒干了,然后第二杯酒我就干了,喝完之后我們邊吃菜邊聊天。

  “大概過了十余分鐘我说我頭有點暈,這酒勁可真大,崔某说那可能酒勁大唄,酒好。之后那誰也说有點暈,吃完飯讓我們聊,進屋睡覺了。我和崔某聊了一會兒,不知道什麼時候就睡着了。”

  被刀砍醒睜眼時燈關了外甥女站身邊

  接下來,發生了可怕的一幕。王某回憶说,等她醒過來的時候,感覺腦袋嗡一下,好像有人在打她,這時候她發現屋裏的燈是關着的,崔某站在她旁邊。

  “你打我幹啥呀。”王某邊说邊往卧室跑,跑的時候還摔倒了幾次,大喊丈夫的名字讓他出來救自己。

  這時候,王某感到后背非常疼,被砍了,也不知道被砍了幾下。她掙扎着站起來把燈打開,進卧室把丈夫叫醒。王某的丈夫出去制止崔某,王某一個人在卧室把門鎖上,但崔某居然幾下就把門破壞,鑽了進來,王某的丈夫也跟着進來,繼續和崔某搏鬥。

  最終,王某的丈夫將崔某按住,王某從她手裏拿下了刀,之后打電話報警。

  王某说,崔某砍自己的菜刀就是廚房的菜刀,自己一度向崔某求饒,但崔某根本不理。

  王某的丈夫也陳述了當時的情形:他只用一次性的酒杯喝了一杯酒,就感到頭暈,吃飯之后我去睡覺了,之后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都不知道了。晚上10點多,卧室燈突然亮了,妻子在喊“老公快救我,她要殺我”,之后他看到妻子和崔某兩個人渾身是血,崔某拿刀在追妻子。

  被告人交代動機:想弄走兩件貂皮衣

  被抓后,崔某對犯罪動機作出了交代:“我需要還銀行貸款,知道我舅媽家有兩件貂皮大衣和一個挺大的金鐲子,我就想偷走變賣。”

  崔某说,她准備了五片藥,事先碾成粉末,她以前是護士,知道喝了什麼藥,人會昏睡,屆時她就可以偷東西了。

  她承認,吃飯前,她將藥物粉末倒進了兩個一次性紙杯中,給王某夫婦倒酒,自己用另外一個沒有放藥的紙杯。王某丈夫回卧室睡覺后,她把燈關了,和王某聊天,王某说酒勁太大了,之后在沙發上睡着了。

  崔某说,之后她把王某手機拿起來,把自己和王某當天的微信聊天記錄全部刪除,然后用自己的手機和王某的手機,以自己的名義和王某的名義來回發微信,製造不在現場證明。

  為了嫁禍王某的丈夫,她還繼續編微信內容。大概是:王某说同居男友(崔某不知道兩人已經結婚了)把自己的金鐲子和兩件貂皮大衣拿走賣了,自己不想和他過了,同居男友说要魚死網破;崔某讓他們別衝動,“明天我去店裏找你去”。

  以王某的口氣,崔某還把同樣的內容發給了王某的同事趙某。

  在這個過程中,王某一直沒有睡實。崔某之后到廚房拿來菜刀砍王某,砍到后來因為手上都是血,刀沒拿住掉地上了,王某才得了個機會跑進卧室,但自己踹了三四腳就把卧室門踹開了,但最后被王某的丈夫制服。

  經鑒定受害女子被砍44刀構成重傷

  法院查明:案發后,王某住院治療,被診斷為:全身多處刀砍傷、右手中、環指伸肌腱斷裂、右小指伸肌腱斷裂、右示指伸肌腱斷裂、左中指屈指深肌腱斷裂、右肱骨骨缺損、肩峰骨折、左環指屈指深肌腱斷裂、左股直肌斷裂;王某的丈夫住院治療,被診斷為刀砍傷。

  經過鑒定,王某頭、面、頸、四肢和背部一共被砍44刀,瘢痕累計長度達236.5厘米,屬於重傷二級。王某的丈夫頭、面、肩和腿多處被砍傷,瘢痕累計長度達68.4厘米,屬於輕傷一級。

  法庭上,王某夫婦提起附帶民事訴訟,要求崔某作出賠償。

  崔某在法庭上認罪,也表示同意賠償,但沒錢賠。

  崔某的律師表示,案發后崔某的家屬對被害人積極救治,支付了6萬元醫療費,也同意賠償經濟損失,希望能得到被害人的諒解。

  經過審理法院認為,崔某構成故意殺人罪,其到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屬於坦白,且是未遂,可從輕處罸。

  2017年11月23日,長春市二道區法院以故意殺人罪判處崔某有期徒刑13年,扣除已經支付部分,賠償王某夫婦經濟損失2萬餘元。(原題為《女護士為兩件貂皮衣下藥殺舅媽》)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