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泔水豬是如何養成的?多家餐館泔水“直送”養豬場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4月15日 09:59   鳳凰網

  原標題:泔水豬是如何養成的?多家餐館泔水“直送”養豬場

  夜幕降臨,通州北堤寺村一處大院內陸續駛出多輛貨車,奔向北京城區的商場鬧市。餐館裏食客尚未散去,一桶桶混着油脂剩飯的泔水被搬上貨車。最終運回大院給數千頭生豬食用。

  重案組37號(微信ID:zhonganzu37)調查發現,這些泔水車每天晚上進城,連夜趕回大院,有固定的行車路線和收泔水的餐飲店。有的泔水車一晚上要跑十多家餐飲店收取泔水。 大院內的養殖戶说,這些泔水豬一般三四個月出欄,“賣到外地”。

  用泔水喂養的豬發病率比正常飼養的豬高30%到50%。“泔水豬”不但容易引起動物感染沙門氏桿菌、大腸桿菌等10多種傳染病菌,而且由於病原體寄生在豬的體內繁衍,還可造成多種人畜共患病的發生。因此多年來,未經無害化處理的泔水一直被禁止用來喂豬。

  在泔水養豬的背后,泔水私運問題依然存在。2006年施行的《北京市餐廚垃圾收集運輸處理管理辦法》規定,餐廚垃圾的産生者不得將餐廚垃圾交給無相應處理能力的單位和個人。

  但一些餐館的餐廚垃圾仍交由無資質的個人收運,甚至是賣泔水獲利。另外,有餐飲企業自稱已簽約正規有資質的處理單位,但最終泔水還是流入到北堤寺村大院喂豬。

  全文5033字,閲讀約需9分鐘

  

  ▲4月13日,通州區北堤寺村南,航拍村南的養豬區域,院后的兩個池子,一個堆放糞便廢棄物(左側泥漿色),一個池子是日常廢水(右側灰色的水)。 新京報記者王飛攝

  ▲3月22日,朝陽區小營路,一輛泔水車旁,拉運泔水的人從宏狀元搬運泔水倒入車內泔水桶內。 新京報記者王飛攝

  

  養豬場多輛貨車深夜進城收泔水

  東南六環外的通州區北堤寺村,村南一座長寬近百米的大院,在一片莊稼地裏顯得扎眼。

  院子牆頭低矮,鐵皮遮擋,3個大門終日緊閉。靠近時,豬的哼叫聲此起彼伏。空氣中瀰漫著臭味。

  村民老張(化名)家的田就挨着大院。他说,此處是個養豬場,已有3年多,每天都有多輛泔水車從村裏經過。

  3月19日晚6時許,大院中間的大門打開,一輛白色廂式貨車開出后,司機下車將大門鎖緊。半小時內,院內共開出5輛貨車,均往進城方向駛去。

  “京Q**880”是其中一輛。從外觀看已十分破舊,車廂后沾滿黑油,連車牌都几乎無法辨認。

  出村后,“京Q**880”經過於家務高速收費站,走京津高速,開向東四環。

  50分鐘后,“京Q**880”在東四環南路燕莎奧特萊斯購物中心C座后門停下。

  兩名男子下車打開車廂后門,抬出幾個一米多高的塑料桶。只見車廂內共有10多個沾滿油污的塑料桶,還有一台小型起重機。

  二人上了三樓,這層有近20家餐飲店。挨着貨梯的通道裏,幾扇門開着,往裏是餐飲店的后廚。幾分鐘后,二人從屋內拉出幾隻泔水桶擱在門口,裏面盛滿飄着油花的剩飯殘渣。隨后,他們將泔水桶挨個運下樓,用起重機弔進車廂。

  三樓一家餐飲店服務員说,后廚的泔水都是當天産出,小店一般一天一桶,晚上有專人拉走。

  貨車上的兩名男子忙活了一個多小時,運了五六大桶后,離開燕莎奧特萊斯購物中心。約半小時后,“京Q**880”來到延靜裏中街的鬰林烤鴨店。

  一男子下車進店,另一人進了后廚。他們拖出兩隻盛滿泔水的桶裝上車,又把飯店的垃圾收走扔進車廂。

  之后,“京Q**880”來到廣渠門外大街的雙井軒餐廳及另外兩家酒店,將成桶的泔水裝車收走。

  3月19日晚,從大院駛出的另一輛“京P**Q17”貨車,出村后奔向了北四環。這是一輛平板貨車,數個泔水桶排放在后艙,同樣是兩人跟車。

  當晚8時30分,“京P**Q17”停在小營路的一家飯館門口,跟車人去店裏拎出兩桶泔水,倒入車上的大桶。

  往前開了幾百米,“京P**Q17”在一家宏狀元餐廳門口停下。兩人進店后穿過食客區直奔后廚,幾分鐘后,各拎兩桶泔水裝車,隨后開往下一站。

  深夜將近零點,“京Q**880”和“京P**Q17”才相繼收工,帶着滿車的泔水回到北堤寺村的大院裏。

  重案組37號(微信ID:zhonganzu37)經過多天的調查發現,這些泔水車每天晚上進城,連夜趕回大院,有固定的行車路線和收泔水的餐飲店。有的泔水車一晚上要跑十多家餐飲店收取泔水。

  ▲3月22日,朝陽區小營路,一輛泔水車停靠在公交站旁,拉運泔水的人從宏狀元每次搬運兩桶泔水倒入車內泔水桶內。新京報記者王飛攝

  

  

  糞便和泔水傾倒水溝致水體變黑

  收集而來的泔水最終成為大院內數千頭生豬的食物。

  重案組37號(微信ID:zhonganzu37)曾數次進入大院探訪,發現在院門邊的牆角處,一隻攝像頭時刻開啟,裏面的人可以通過電腦實時監控。

  院門后是一條約5米寬的土路,坑坑窪窪延伸百米。土路兩側,是一排排舊鐵架搭起的大棚,棚頂由復合板拼接而成,下面電線錯雜。每個大棚裏,半米高的水泥墻隔成20多個豬圈,每個豬圈養幾十頭生豬。

  大棚散髮着惡臭,糞便、水管和雜物堆在一旁,甚至有豬崽跑出大棚跑動。地上有一處磚砌的拌料池,一把鐵鍬插在飼料上。

  每排養豬大棚歸一家養殖戶,他們住在大棚前的磚房裏。看到生人入內,養殖戶都十分警惕,會仔細打量,很少搭話。

  一名養殖戶说,在此養豬的都是外地人,有的來了一年多,有的才搬來幾個月。每家差不多養三四百頭豬。

  ▲4月13日,通州區北堤寺村南,租戶將打掃出的糞便和廢物倒入院后的池子中。新京報記者王飛攝

  重案組37號探員注意到,几乎每座大棚邊上都停着小貨車,有些裝泔水的桶還沒卸下。

  每天早上7時左右,養殖戶開始忙活喂豬。院內,有人支起露天大鍋熬泔水。大院裏飄起陣陣柴煙。

  上述養殖戶说,他們都是拿泔水喂豬。對於泔水的來源,養殖戶大多不避諱。

  一名養殖戶坦言,泔水都是從市區各餐館收來的,“最近不好拉,平時得躲着城管。”他還说,泔水殘渣喂豬后,養殖戶還會撇出上面的油脂裝桶,有專人上門買油,一桶能賣幾百元。

  大院除了破敗的大棚,沒有任何養殖設施。重案組37號探員現場看到,一名養殖戶把清理出的糞便和泔水裝進小推車,然后倒進院后的一條水溝裏。

  水溝的水已呈青黑色,飄着白沫,腥臭瀰漫。由於長時間傾倒,離豬場較近的一段水體,已被糞便和污水覆蓋凝固。

  當地一村民稱,這條水溝原先是活水,村民常抽水澆地,之后因為修路被切斷,“這幾年被養豬場傾倒污水,已經沒法用了。”

  ▲4月13日,通州區北堤寺村南,養豬的住戶在院內燒廢物,左側的通道停放的車輛和水漕內,都裝滿了泔水。新京報記者王飛攝

  

  養殖戶稱泔水豬“賣到外地”

  在北堤寺村的養豬大院,不定期有貨車將小豬崽運到此處。

  3月20日,一輛京牌大貨車拉着數十頭小豬崽駛入大院。半小時后,空車出來。

  貨車開車謹慎,出村后,往出京方向駛去。為防止被跟蹤,車輛在發現后方有車時,會減速停在路邊,等后方車超過后再啟動。有時會突然拐入一條小路,短暫停靠后又掉頭離開。

  一位養殖戶说,大院的泔水豬一般三四個月出欄,因此需要補充小豬崽。泔水豬出欄時會有車來收。

  3月30日中午,重案組37號(微信ID:zhonganzu37)探員看到有內蒙古牌照的貨車來大院收豬。貨車在院內的一座大棚前停下,穿着藍色大褂的隨車人員下車,指揮養殖戶將豬圈裏的大豬抬出,隨后稱重裝車。

  至於豬的去向,養殖戶多不作答,只说“賣到外地”。

  這些泔水豬一旦流入市場,也給市場帶來風險。

  中國農業大學食品學院副教授朱毅指出,泔水喂豬容易導致人畜共患病或動物疫病的發生,“城市飯店泔水成分複雜,餐巾紙甚至牙籤都可能摻在其中。此外,泔水可能含有病菌和重金屬,豬吃了之后,會在其體內殘留,影響豬的健康。”

  多年來,未經處理的泔水一直被禁止用來喂豬。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畜牧法》第四十三條規定,從事畜禽養殖,不得使用未經高溫處理的餐館、食堂的泔水飼喂家畜。

  2010年7月出台的《國務院辦公廳關於加強地溝油整治和餐廚廢棄物管理的意見》也提出,不得用未經無害化處理的餐廚廢棄物喂養畜禽。

  近年來,北京市有關部門也一直在打擊泔水豬。早在2011年7月,新京報報導了大興區和通州區存在泔水養豬的現象,隨后當地進行了大規模查處。

  2013年,又有媒體刊發了此類報導。北京市農業局印發《關於進一步開展“泔水豬”專項整治行動的緊急通知》,從當年11月28日起,開展為期兩個月的“泔水豬”專項整治行動,包括對轄區使用餐廚垃圾飼喂動物的養殖行為進行拉網式摸排,全面梳理餐廚垃圾飼喂動物基礎信息;加強屠宰環節監管,杜絶屠宰未附有檢疫證明和未經檢疫動物違法行為等。

  但泔水豬仍未禁絶。在朱毅看來,是利益驅使。“養泔水豬的一般都沒有資質,場地偏遠。從城裏運泔水,能幫餐館省一筆處理費用;

  用泔水喂豬,也比飼料喂養成本低一半。”

  北京市農業局相關負責人此前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泔水在高溫殺菌的情況下可以喂豬,但在利益的驅使下,增加設備就增加了養豬戶的成本,難以實施。要從源頭上杜絶泔水豬,只能是加大對泔水的資源利用程度。比如建立廚余垃圾處理廠,以減少廚余垃圾流向養豬市場。

  ▲3月20日,通州區北堤寺村南,一輛拉運豬的貨車駛進該養豬廠區。新京報記者王飛攝

  

  多家餐館不簽合同交由個人收運

  對於餐廚垃圾的處理,北京市10多年前既有規定。但在泔水養豬的背后,泔水私運問題依然存在。

  2006年實行的《北京市餐廚垃圾收集運輸處理管理辦法》規定,餐廚垃圾的産生者不得將餐廚垃圾交給無相應處理能力的單位和個人。

  這意味着北京市的餐廚垃圾不能直接喂豬和非法收購煉地溝油。泔水私運也被明令禁止。

  辦法還規定,餐廚垃圾産生者可委託專業企業進行集中處理。運輸餐廚垃圾應當使用專用密閉機動車輛。車輛必須具有市市政管委核發的準運證件,方可從事運輸。不具備專業技術條件的,不得進行餐廚垃圾的集中收集、運輸和處理。

  從北堤寺村大院駛出的泔水車非專用密閉,所拉泔水直接用於喂豬,均違反相關規定。

  同時,一些餐館的餐廚垃圾仍交由無資質的個人收運,甚至是出售泔水獲利。

  3月份以來,重案組37號(微信ID:zhonganzu37)多次調查發現,上述泔水豬養殖戶前往東四環南路燕莎奧特萊斯購物中心3樓多家餐飲店收運泔水。

  三樓有10多家店的泔水,都由一家食品管理公司統一聯繫簽約。該公司辦公室一名負責人说,其管理的10多家餐飲店,一天約有10桶泔水,都是交給一家“正規有資質的公司”處理。

  對於簽約公司的名稱,他说並不清楚。“我們合作很多年了,他們運泔水,順便給店裏清理垃圾。他不收錢,我們的泔水也讓他們免費拉走。”

  該樓層一家餐飲店負責人说,來商場拉泔水的有兩撥人,“他們上店裏來拉,每個月付給他們900元,沒跟他們簽合同。”至於泔水收走后的用途,他稱“聽说是拉去喂豬。”

  知情人士稱,不少商家知曉泔水中的油可以收集賣錢,殘渣可以喂豬,因此更願意跟沒有資質的個人合作,以出售泔水牟利。

  朝陽八裏莊街道路邊的一些飯館,則把泔水做成了一門“生意”。

  4月12日,重案組37號探員以收泔水的名義走訪了附近幾家餐飲店,對方直接問“你給多少錢?”

  一家燴面館的負責人坦言,來店裏拉泔水的是個人,也沒簽合同,“沒人來查。”

  “我們店泔水油多,他們每個月給我300元錢,每天拉一趟,應該是拉去喂豬了。”她说,如果能每個月給她500元,就願意“換人”。

  ▲4月13日,通州區北堤寺村南,院內擺放着泔水桶(右側),槽內有部分泔水(左側)。 新京報記者王飛攝

  

  街道組織餐館簽約正規處理公司

  重案組37號(微信ID:zhonganzu37)調查發現,一些餐飲店盡管與正規有資質的處理單位簽約,但最終泔水還是流入到北堤寺村大院喂豬。

  “京Q**880”拉泔水的鬰林烤鴨店,也在八裏莊街道轄區。4月12日,該店一名經理说,門店的廢棄油脂和餐廚垃圾都和正規有資質的處理單位簽約。“街道牽頭幫我們聯繫的正規公司,一年一簽,前不久剛續簽了。”

  小營路的宏狀元店店長也表示,宏狀元的餐廚垃圾處理單位都是由總公司簽約,“肯定都是簽的正規單位,要換公司也是總公司決定。”之后,重案組37號探員前往另一家宏狀元門店諮詢,也得到了“總公司簽約”的回答。

  去年11月有報導稱,朝陽區城管委環衛科餐廚垃圾規範收運工作負責人介紹,截至去年9月30日,轄區一共5200余家餐飲單位,已經全部與有資質的收運單位簽署了規範收運合同。

  對此,八裏莊街道城建科一名工作人員表示,該街道轄區的餐飲單位基本都簽了正規公司,“已經簽了150家左右,只有個別散戶沒簽。簽的是朝陽區招投標中標的兩家有資質公司,一家負責回收廢油,一家負責處理餐廚垃圾。”

  他说,按照區裏的相關要求,由街道牽頭聯繫各餐飲單位簽約,餐飲店每個月向簽約公司支付一定費用,“像鬰林這種大單位,應該簽了。”

  雙井軒餐廳所在的雙井街道也牽頭組織商戶簽約。該街道城建科工作人員表示,目前街道的餐飲店基本都簽了,包括雙井軒。

  對於私運泔水的情況,這名工作人員说,如果有這種情況,會有執法部門進行查處。

  4月12日晚9時30分,延靜裏中街的鬰林烤鴨店門口,“京Q**880”如常停靠,裝上兩桶泔水后,駛離。

  ▲4月13日,通州區北堤寺村南,院內的租戶正將泔水放在一輛河北牌照的卡車上。新京報記者王飛攝

  新京報記者李明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