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鴻茅藥酒兩年前曾被人質疑療效起訴 證據不足未果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4月16日 02:19   鳳凰網

  原標題:曾有人質疑鴻茅藥酒療效訴至法院,未提供專業鑒定終審敗訴

  遼寧省瀋陽市民夏某以鴻茅藥酒部分宣傳無科學根據、外包裝記載內容沒有说明書多等為由,起訴鴻茅藥酒公司,二審敗訴。

  1月10日,39歲的廣東醫生譚秦東,因發帖稱“鴻茅藥酒是毒酒”,被該企業所在地警方——內蒙古涼城警方跨省抓捕,隨后被刑拘、逮捕,目前該案已移交檢察院審查起訴。

  法治周末記者在中國裁判文書網搜索發現,早在2016年,遼寧省瀋陽市民夏某就以鴻茅藥酒部分宣傳無科學根據、外包裝記載內容沒有说明書等為由,將當地經銷商和內蒙古鴻茅藥業有限責任公司起訴至瀋陽市鐵西區人民法院。鐵西區法院一審駁回了夏某的訴訟請求。

  夏某不服一審判決,向瀋陽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2017年11月13日,瀋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市民起訴鴻茅藥酒虛假宣傳

  2016年3月25日,瀋陽市民夏某在瀋陽維康醫藥連鎖有限公司保工北街店購買鴻茅藥酒6盒(4瓶/盒),單價999元,共計5994元。2016年3月25日瀋陽維康醫藥連鎖有限公司保工北街店為夏某開具發票一張。

  夏某稱其父母服用購買的鴻茅藥酒后,沒有達到廣告宣傳的療效,且出現多種不適,血糖、血壓明顯升高,鴻茅藥酒公司涉嫌違反《廣告法》,存在虛假宣傳欺騙等手段。

  夏某認為鴻茅藥酒廣告中宣稱的祛風濕、止疼痛、調五臟、補氣血等沒有科學根據;同時,夏某提出鴻茅藥酒外包裝記載內容沒有说明書多,造成他購買了不適宜父母使用的藥酒的問題。

  之后,夏某向瀋陽市鐵西區法院提起訴訟,將瀋陽維康醫藥連鎖有限公司保工北街店、瀋陽維康醫藥連鎖有限公司、內蒙古鴻茅藥業有限責任公司等告上法庭,請求法院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五十五條規定,責令判令對方退還貨款5994元,並判令對方懲罸性賠償給付原告17982元。

  醫藥公司稱原告惡意訴訟

  內蒙古鴻茅藥業有限責任公司辯稱:鴻茅藥酒系經國家食藥監局核准的具有明確治療功效的甲類OTC藥品,其所作的宣傳為合規宣傳,其功能主治、禁忌、注意事項等在廣告及産品说明書中均有明確说明,包裝盒和说明書的內容均經過內蒙古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審批核准的,夏某父母所出現的不適癥狀與服用鴻茅藥酒無直接因果關係。

  瀋陽維康醫藥連鎖有限公司則辯稱,夏某不是為生活需要購買、使用商品的消費者,其於2016年5月16日、7月14日分別與瀋陽維康醫藥連鎖有限公司維康大藥房中街路店、遼寧華潤萬家生活有限公司建設路分公司有過訴訟,因調解得到賠償后撤訴,且於2016年6月24日已就購買鴻茅藥酒提起過訴訟,在調解獲得收益后,再次以相同方式起訴,屬於惡意訴訟,應駁回其訴訟請求。瀋陽維康醫藥連鎖有限公司稱其所銷售産品符合法律規定,系合法合格産品,不存在欺詐行為。

  市民一審敗訴

  鐵西區法院一審認定:2016年3月25日夏某在瀋陽維康醫藥連鎖有限公司保工北街店購買鴻茅藥酒6盒(4瓶/盒),單價999元,共計5994元。2016年3月25日瀋陽維康醫藥連鎖有限公司保工北街店為夏某開具發票一張。現夏某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五十五條規定,要求退貨並給付賠償金,共計人民幣23976元。

  鐵西區法院認為,經營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務有欺詐行為的,應當按照消費者的要求增加賠償其受到的損失,增加賠償的金額為消費者購買商品的價款或者接受服務的費用的三倍;增加賠償的金額不足五百元的,為五百元。

  本案,夏某主張其父母服用購買的涉案商品后,沒有達到廣告宣傳的療效,且出現多種不適,血糖、血壓明顯升高,對方涉嫌違反《廣告法》,存在虛假宣傳欺騙等手段,夏某提交的出院記錄、出院小結,不能證明住院所治疾病與服用涉案商品有因果關係,亦不能證明對方存在欺詐行為,且該商品經國家有關部門批准、生産和銷售,經檢驗符合藥品標準,系合格商品,故對夏某主張不予支持。

  鐵西區法院一審判決:駁回夏某的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399元,由夏某承擔。

  二審認為上訴人無充分有效證據證明

  此案一審宣判后,夏某不服一審判決,向瀋陽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2017年9月25日,瀋陽市中院立案二審此案。

  瀋陽中院二審期間,當事人圍繞上訴請求依法提交證據,瀋陽中院組織當事人進行了證據交換和質證。

  被上訴人內蒙古鴻茅藥業有限責任公司提交了兩份審批檔案,證明鴻茅藥酒的包裝盒和说明書符合國家規定。夏某對內蒙古鴻茅藥業有限責任公司提交的證據認為真實性無異議,關聯性有異議,經過審批只能代表完成一定的手續,不能代表實際合法。

  瀋陽中院認為,根據我國民事訴訟證據規則的規定,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或者反駁對方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有責任提供證據加以證明。沒有證據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當事人的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后果。關於上訴人夏某提出的部分宣傳無科學根據、一審判決未對焦點問題進行分析與認定、對於商家廣告是否構成誘導性消費未予查清的問題。本案中,上訴人認為鴻茅藥酒廣告中宣稱的祛風濕、止疼痛、調五臟、補氣血等沒有科學根據,但並無充分有效證據證明,對於鴻茅藥酒是否具備上述功效應由專門醫療鑒定機構加以鑒定,上訴人一、二審均未提供專業鑒定機構出具的鑒定結論證明上述主張,故應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后果,原審判決並無不當,對於上訴人的該項上訴請求,因證據不足不予支持。

  瀋陽中院同時認為,關於上訴人提出的外包裝記載內容沒有说明書多,造成上訴人購買了不適宜父母使用的藥酒的問題。本案中,鴻茅藥酒系國家食藥監局核准發行、具有國藥準字型大小的甲類OTC非處方藥品,消費者可根據需要自行判斷、購買和使用。鴻茅藥酒的功能主治、禁忌、注意事項等在廣告及産品说明書中均已進行了明確標注说明,並且鴻茅藥酒的包裝盒和说明書的內容均是經過內蒙古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審核批准的,因此購買者應在了解服用者身體狀況並且全面了解該藥酒功能主治、禁忌、注意事項的情況下謹慎購買。且上訴人亦未提交其父母入院治療的疾病與本案訴爭商品有直接因果關係的相關證據,故原審判決並無不當。對於上訴人的該項上訴請求,因證據不足不予支持。

  2017年11月13日,瀋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