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公司冒用他人房産證營業11年 房主不知情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3月02日 00:58   北京晚報

誰在用我的房子開公司?

誰在用我的房子開公司?

  本報日前報道了市民王先生被人盜用身份證,莫名其妙地竟然名下擁有了兩家公司一事,無獨有偶,家住東城區的張先生又給記者打來電話稱,他也遭遇了一件類似的事情,不過被盜用的並非身份證,而是他的房子。

  事情起因於張先生忽然接到了一張法院的傳票,他被人告上了法庭,告他的人是租用他房子准備開飯館的租戶,租戶稱這個房子早就注冊有一家公司了,導致他開飯館沒辦下執照,所以要向張先生索賠。

  自己的房子竟然早就注冊了一家公司?還因此成了被告,面臨着一大筆索賠,張先生被這一連串匪夷所思的事情弄昏了頭,記者也感到其中大有蹊蹺,隨即展開了調查。結果令人吃驚,用虛假地址注冊公司並非偶然孤立事件,背後不僅有法律和制度的漏洞,而且還有人專門利用這個漏洞在發財,如果不出什麼問題,很多人也許永遠不知道自己的房子被注冊公司這個秘密。

  房主

  公司開了11年我全然不知情

  介入對這件事情的調查後,記者和張先生首先來到東城工商分局,查詢這個地址所注冊的這家公司的詳細情況。從存檔中查出的這家公司名為“棉森商貿有限公司”,注冊資金為50萬元,經營範圍包括服裝鞋帽、建材百貨、房産諮詢、科技開發等幾十項。最出人意料的是這家公司的注冊時間是2000年,到現在已經開了11年之久,而且檔案顯示,這家公司一直在正常經營,每年都通過了工商部門的年檢,直到去年2月最後一次年檢。

  這家公司在自己的房子裡開了11年,作為房主的張先生竟然全然不知。他只是覺得這個公司的名字有些耳熟,才想起來幾年前曾經接到過幾封給這個公司的郵件,當時還以為是寄錯了地址。當張先生看到公司存檔資料中的一張房産證複印件時,更是吃了一驚,這張複印件上顯示的房主姓名為“高毅”,房屋的地址門牌號和張先生房子是同一個,面積卻不對,可是上面卻赫然印着“北京房地産管理局”的公章。還有一張“産權單位證明”,上面寫道:“本房産産權歸高毅所有,同意將房子以租賃方式提供給棉森商貿公司使用。”房子竟然變成了別人的,這個“高毅”又是何許人也?

  與和自己的原件對照後,張先生發現編號以及格式完全不同,很顯然,這是一張僞造的複印件,這家公司當初就是利用這張假的房産複印件注冊的。

  律師

  找不到公司法人索賠無門

  雖然得到了工商所的“遷走”或者“吊銷”這家公司的答覆,但是張先生的問題卻沒有得到根本的解決。“因為這家虛假注冊地址的公司,現在我被人告上了法庭,如果我敗訴需要賠償人家的損失,我也太冤了,這筆錢我找誰去要,能不能找這家公司追償?”張先生撥打了他所查到的這家公司法人代表的電話,卻一直打不通,偶爾打通也沒人接聽。

  為此,記者諮詢了熟諳《公司法》的白鳳梅律師,白律師告訴記者,這種情況下,如果張先生敗訴,遭受了損失,完全可以追訴這家虛假注冊地址的公司,要求它賠償自己的損失。但現在最大的問題是能不能找到這家公司的法人代表,因為公司本身的注冊地址就是假的,如果電話再找不到人,那麼即使起訴他,法院的傳票也可能無法送達,最後的結果有可能是法院發布開庭應訴公告,如果公司法人再不露面,法院只能缺席審判,最後就是官司贏了,找不到這個人,也還是拿不到賠償。

  張先生認為,這家公司在一個虛假的地址“經營”了十多年,工商部門竟然沒有察覺,還每年通過了年檢,最後導致他遭受損失,這其中應有工商部門失察之過。但白律師表示,如果就此起訴工商行政部門,缺乏法律依據,因為並沒有任何法律條款規定這種虛假注冊公司的行為應受的懲罸,也沒有規定工商部門對此應負的責任。實際上,據她了解到的情況,公司和注冊地址不符的情況太多了,有些公司和房主簽了一年合同,就用這個地址注冊了公司,搬走之後也沒有變更地址,年檢的時候用的是當初的那份租房協議,甚至一用多年,工商部門難以一一核查,包括這種假造房産證複印件注冊的,工商所如果工作不是做得很到位,對轄區內的公司和商戶了解得不詳細,房主不舉報很難覺察。

  工商

  無法甄別房産證複印件真假

  一張假造的房産證複印件能夠順利進行公司注冊嗎?這件事比想象得還要容易。東城工商分局企業登記科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注冊公司只需要提供房産證的複印件和房主簽名的租賃合同複印件,並不需要提供原件。“那你們怎麼知道這個房産證複印件是不是真的呢?複印件造假很容易呀!”記者問,“造假的情況應該不多吧,不過我們確實沒有能力甄別這個複印件的真假。”當記者把張先生遭遇的情況向這位工作人員講述之後,他建議當事人向企業監督管理科反映。

  記者又把電話打到了東城工商分局企業監督管理科,接待人員同樣表示只需複印件就可以辦理公司注冊,這並非他們工作的疏忽,而是有法律依據的。記者按照他的提示查詢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登記管理條例》,其中確實有條款提到,注冊公司時“自有房産提交産權證複印件;租賃房屋提交租賃協議複印件以及出租方的房産證複印件。”這位工作人員還表示:“如果有假冒的我們確實發現不了,除非房主自己來舉報。”至於張先生的事情如何解決,工作人員說,只向他們舉報還不夠,還要向管轄地工商所提供一份書面舉報材料。

  記者又把這個情況向當地的工商所反映,一位工作人員先是表示這事不歸他們管,要找分局的企業登記科,當記者表示是分局讓向所裡舉報時,他說,如果情況屬實的話,會責令這家公司改正。因為3月1日將開始今年的企業年檢工作,如果公司法人來年檢,所裡會讓他做一個變更地址的手續,把公司遷出張先生的房子;如果這個公司的法人今年沒來年檢,張先生作為房主,可以出一個書面證明,證明公司地址不符,工商所可以就此吊銷這個公司的執照。至於這家公司假造房産證複印件進行虛假注冊的責任,這位工作人員表示對這種行為目前沒有什麼懲罸措施。

  代辦

  給我錢就能找個地址注冊

  白律師還給記者提供了一個線索,根據她辦案的經驗,還有一些代辦注冊的公司替人辦理執照,有時就會用這種“貓膩”,即使沒有固定的辦公地點也可以把公司注冊下來,當然這種“代辦”要多收錢。

  原來還有人在“專業”地鑽法律漏洞,看來張先生的遭遇並非“獨家”。記者在網上搜到很多“代辦注冊”的公司,挑選了一家自稱“百分百成功代辦”的公司,以客戶的名義打電話諮詢。當記者表示要開辦一家商貿公司,但是自己的房子是民用的,不能做商用,有沒有什麼辦法注冊下來,一位接待人員說:“辦法當然是有了,我們和某某工商分局關係很好,可以幫你找個地址注冊。”那被人家知道了怎麼辦?對方很自信地說:“沒人說怎麼會知道?現在都這麼做,工商所根本查不過來。”

  又問:“這麼做是不是違法呀?”對方連連說:“絶對不違法,查出來你遷走就是,工商所不追究,也沒有罸款什麼的。”對方告訴記者,正常代辦注冊的費用是5000元,餐飲企業是8000元,而像這種需要“特殊操作”的還要加2000元,因為他們要“動用關係”,也許其中還包括造假證的成本。記者又諮詢了另外三家代辦公司,其中兩家都表示像記者這種情況可以“想辦法注冊下來”,費用加1500元到3000元不等。

  在房子被莫名注冊公司的背後,原來還有這樣一條灰色的利益鏈條。白鳳梅律師告訴記者,這種做法之所以能成為業內“潛規則”,最主要的原因還是法律沒有規定相應的懲罸措施,其實“代辦注冊”這一行很多人都是在打擦邊球,以前“驗資”是最容易做“貓膩”的,注冊時把錢打到賬戶裡,注冊成功就轉走,可是新的《公司法》出台之後,對這種行為作出了懲罸規定,很多人就不敢這麼做了。“虛假地址注冊”就是因為不會受任何懲罸,才會有人來鑽這個漏洞發財。

  現在張先生一邊忙着應對官司,一邊繼續尋找這家公司的法人,他對記者說,要是早點留心,發現這個情況,就不會這麼被動了。其實對於一個普通百姓來說,很少會有人想到去查自己的房産是否被注冊公司,不如有關部門早點補上這個漏洞,免了大家的後顧之憂。 J024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