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男子被拐17年獲賠28元續:二審再次索賠17萬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8月23日 20:40   南方日報

  南方日報訊 (記者/劉冠南 實習生/邱妍)6歲時被人拐賣外地,17年後通過網站和親生父母團圓,男青年甘林的故事讓人感慨。而如今,甘林又遇到了法律維權的瓶頸。今年6月,他向人販子索賠17萬元,卻只獲賠28元。昨日,甘林狀告人販子的案子在廣州中院二審。甘林和其父母提出向人販子邱文龍索賠17萬元精神損失。由於被告邱文龍正在服刑,缺席了昨日的庭審。因此,中級人民法院對此案並未當庭作出判決。

  【庭審直擊】索賠精神損失費 生母當庭落淚

  1993年,廣州人甘林在6歲時,被父親好心收留打工的邱文龍拐賣,17年後甘林找到親生父母,邱文龍被捕,並在越秀區法院獲刑6年。甘林的父親向法院提起刑事附帶民事賠償,然而依法不能被法院受理。

  今年6月,該案在海珠區法院一審,甘林除了索賠17萬,還索賠被拐當天穿的一件新衣服價值28元,海珠區法院作出一審宣判,被告邱文龍賠償甘正洪一家經濟損失28元。

  對於為何請求法院判賠17萬元精神損失費,原告律師蔡險峰在法庭上稱,甘林被拐時年僅6歲,這17年來,甘氏夫婦多次輾轉廣東、湖南、湖北、福建各地苦苦尋找自己的兒子,又因為丟失兒子而深深自責,事業和家庭也因此遭受了無法估量的損失。這個家庭關了自家開的店,不顧一切地尋找兒子,實際損失遠遠不止17萬元。依據有關的精神損害賠償的法律,考慮被告人還在服刑和經濟承受能力,才僅僅提出17萬元。

  “當年被拐賣的經歷一直影響甘林,幾經轉手、改名換姓給他帶來的痛苦難以消除,他們一家人都無法原諒邱文龍。”蔡律師說人販子邱文龍多年來就住在甘林所在的縣,自己也生育了兒女,但他從不反悔拆散他人骨肉的行為,放任甘林一家的痛苦與日俱增,這種精神損害必須賠償。當蔡律師陳述至此,甘林生母楊治芳潸然淚下,不時用手帕擦拭眼角的淚水。

  由於被告邱文龍正在服刑,缺席了昨日的庭審。因此,中級人民法院對此案並未當庭作出判決。

  【以案說法】受害人獲精神賠償案例較少

  代理律師蔡險峰稱,就他目前掌握的資料來看,被拐賣兒童的親屬成功獲得精神賠償的案例國內目前還比較少見。他認為,這除了不少受害者家屬沒有適時提出索賠請求外,法院依據有關司法解釋不支持索賠也是原因之一。

  原審海珠區法院認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人民法院是否受理刑事案件被害人提起精神損害賠償民事訴訟問題的批復》的規定,在刑事案件審結後,另行提起精神損害賠償,法院應不予受理,故對原審原告要求被告賠償精神損害損失費17萬的請求不予支持。因此,原審法院在判決中駁回了原告的這項訴訟請求。

  蔡險峰認為,一審法院適用法律錯誤。本案應當依據《侵權責任法》和《最高人民法院關於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幹問題的解釋》:因侵權致人精神損害,造成嚴重後果的,人民法院除判令侵權人承擔停止侵害、恢復名譽、消除影響、賠禮道歉等民事責任外,可以根據受害人一方的請求判令其賠償相應的精神損害撫慰金。然而在實踐中,《侵權責任法》沒有得到充分的運用,而刑事案件又一刀切不受理精神損害賠償,造成了被拐兒童索賠難的困局。

  蔡險峰呼籲在審理被拐賣者的民事訴訟賠償案件時用足、用好法律,通過民事判決真正震懾犯罪,彌補這類犯罪侵權行為所導致的被害人的精神和物質損失。他同時提醒受害兒童家長,要盡可能留下在尋找兒童過程中遭受經濟損失和精神損失的所有證據,以備索賠之用。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