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老人冠心病入院被6次檢查梅毒艾滋病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8月02日 23:04   法制網

  老人冠心病入院被6次檢查梅毒艾滋病追蹤:(新疆首例起訴醫院“過度檢查”醫療損害訴訟案)法院一審認定:醫院部分檢查項目重覆檢查 判決返還檢查費用法律人士:法院判決意義重大 有利於規範醫院診療行為

  法制網記者 潘從武

  “我都八十多歲的人了,既不吸毒,也不存在任何不正常的性關係,本本分分做人,這些醫院為什麼反反復復、給我檢查六遍艾滋病和梅毒?而且三次住院,每次都讓我做上百項檢查,很多還是重覆的,這不是折騰人嗎!”

  在生命的最後一年零兩個月的時間裡,因冠心病,年逾八旬的李老先生有八個多月都是在醫院度過的。對於醫院的行為,李老先生非常生氣,委託長子張元欣(李老先生系張元欣繼父)將三家醫院訴到了法院。2月21日,李老先生去世,其三個子女作為原告繼續參加訴訟(本報2012年3月22日曾作報道)。

  7月23日,張元欣收到其中一起訴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某醫院的判決。法院認定,被告自治區某醫院進行兩次艾滋病檢查屬於重覆檢查;對於前一家醫院已做過的項目,被告在癌胚抗原化驗檢查和胰腺B超檢查上存在重覆,應當返還相應的檢查費用。

  不過,法院認為,為對患者和他人的健康負責,患者李老先生連入住被告自治區某醫院時做艾滋病、梅毒檢查是正當合理的。

  對此,張元欣認為,醫院做法仍存誤區,違反國家“檢測自願”和“標準防護”原則,已於8月1日向法院提起上訴。

  遭遇:八旬老人患冠心病 三家醫院竟做六次艾滋檢查

  2010年12月1日,因胸痛加重,在兒子張元欣的陪同下,李老先生來到新疆某大學某附屬醫院就診,並以“反復胸痛20余年,PCI手術(心臟支架手術)後9年,加重1月余”入住冠心病科。之後,醫院共進行化驗和檢查87項,其中包括“梅毒螺旋體特異抗體測定”和“人免疫缺陷病毒抗體(艾滋病)”檢查,而且兩項檢查均未征得老人及家屬同意。12月16日,老人出院。

  2011年1月4日,因冠心病,老人再次住院,這次是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某醫院心血管二科。醫院對其共進行化驗和檢查121項。同時,醫院分別在1月5日和1月27日對老人進行了“艾滋病”檢測。3月17日,老人出院。

  2011年8月28日,老人又入住烏魯木齊市某醫院內三科(呼吸、腫瘤科),醫生診斷為“胃惡性腫瘤”。其間,醫院對其進行化驗和檢查95項,在未征得老人及家屬同意的情況下仍然檢測了“梅毒”和“艾滋病”。9月20日,老人出院。

  也就是說,在半年多時間裡,老人一共被檢測梅毒和艾滋6次,在入住第二家醫院時甚至出現了1個月內檢測2次艾滋的情況。

  起訴:怒告醫院替父維權 司法鑒定確認存在過度檢查

  對此,老人堅持要討個說法,於是委託身為律師的兒子張元欣將三家醫院訴至法院。李老先生的長子張元欣說:“父親作為八十歲高齡的老人,已喪偶多年,既無吸毒史,更不存在任何不正常性關係,三家醫院的艾滋和梅毒檢測屬‘不必要檢查’。同時,被告醫院違反了衛生部關於醫療機構檢查互認的規定,對患者重覆檢查和化驗,致使其多支出費用共計2745元。這些檢查不僅給父親造成不必要的經濟負擔,而且也帶來了心理上的傷害。”

  李老先生在訴狀中提出了如下訴訟請求:判令被告返還艾滋病、梅毒檢查費140元、其他重覆檢查費、化驗費2745元及本案訴訟費用。不幸的是,2月21日,李老先生去世,其三個子女作為原告繼續參加訴訟。

  由於原被告雙方對醫院檢測艾滋是否正當、必要,以及醫院是否存在重覆檢查存在較大爭議,張元欣向法院申請,委託新疆交通司法鑒定所進行司法鑒定。

  2012年6月14日,鑒定機構出具鑒定結論:李老先生入住自治區某醫院時應當做艾滋病、梅毒檢查。住自治區某醫院期間進行兩次艾滋病檢查存在重覆檢查。 新疆某大學某附屬醫院已做過的相關項目自治區某醫院對其中少部分項目存在重覆檢查(艾滋病、梅毒、癌胚抗原化驗檢查和胰腺B超檢查)。

  判決:醫院存在過度檢查 應當賠償患者損失

  今年6月26日,烏魯木齊市沙依巴克區法院對本案進行了公開審理。庭審時,被告自治區中醫院辯稱,為了保護患者和其他的人的健康,住院治療必須進行艾滋病、梅毒檢查。其次,李老先生在該院治療期間其病情反復多次變化,該院多次申請院內院外會診,並根據會診結果結合臨床檢查對其病情進行了相應治療,沒有不當之處,不存在重覆檢查的情形,不同意原告的訴訟請求。

  一個月之後,張元欣收到了法院的一審判決書。

  一審法院認定,“患者李老先生在被告自治區某醫院住院期間,2011年1月5日和1月27日被告自治區某醫院對其進行了兩次艾滋病檢查,依據新交司鑒所(2012)法臨鑒字第046號鑒定意見,被告自治區某醫院第二次對李老先生做艾滋病檢查是沒有必要的,屬於重覆檢查。因無艾滋病毒感染的機會和途徑。”

  另外,法院還認定,“原告在新疆某大學某附屬醫院做過的癌胚抗原測定、丙型肝炎抗體測定共14項檢查,被告自治區某醫院又對以上14項進行了檢查。其中的癌胚抗原化驗檢查和胰腺B超檢查存在重覆。”

  不過,法院認為,為對患者和他人的健康負責,患者李老先生入住被告自治區某醫院時做艾滋病、梅毒檢查是正當合理的。

  法院一審判決,被告新疆自治區某醫院返回原告第二次艾滋病檢測費、第二次癌胚抗原測定檢查費、第二次胰腺B超檢查費共計140元,駁回原告其他訴訟請求。

  上訴:艾滋檢測仍存誤區 違反“檢測自願”和“標準防護”原則

  對於醫院檢測艾滋正當合理的認定,原告代理律師肖建琪認為,“一審法院判決在事實認定和適用法律方面存在錯誤。醫院在檢測艾滋方面仍然存在誤區,違反了國家‘檢測自願’和‘標準防護’原則。”

  “由於艾滋病的特殊性、敏感性以及艾滋病的檢測結果涉及到被檢測者的諸多權利,因此在艾滋病檢測方面,國家和地方政府制定的一系列法律法規均規定了自願諮詢和自願檢測制度。如國務院《艾滋病防治條例》第23就規定,國家實行艾滋病自願諮詢和自願檢測制度。醫院未經患者同意對其進行艾滋病毒檢測,顯然違反了上述規定。”肖建琪律師表示。

  曾代理多起公益訴訟的北京瑞風律師事務所律師黃溢智認為,國務院《艾滋病防治條例》第33條規定了“標準防護原則”,即醫務人員將所有病人的血液、其他體液以及被血液、其他體液污染的物品均視為具有傳染性的病原物質,醫務人員在接觸這些物質時,必須採取防護措施,以防止發生艾滋病醫院感染和醫源性感染。本案被告醫院以“為對患者和他人的健康負責”進行艾滋檢查明顯違背了該原則。

  觀點:法院判決意義重大 有利於規範醫院診療行為

  8月3日,肖建琪律師接受法制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侵權責任法》第63條明確規定,醫療機構及其醫務人員不得違反診療規範實施不必要的檢查。然而,目前很多醫院和醫生仍然存在過度檢查、過度治療、過度依賴醫療檢測設備的現象。一直以來,患者在檢查方面是沒有多少主動權的,合法權益很難得到保障。本案是新疆地區醫院過度檢查的第一案,法院已經肯定過度檢查違法應當賠償損失,這是本案的重要意義,也就是說患者可以通過法律手段來對過度檢查進行維權。”

  黃溢智律師表示,國家非常重視醫院過度檢查的問題,衛生部早在2006年2月就發文通知,為了合理、有效利用衛生資源,減少重覆檢查,切實減輕患者負擔,可以在本省、自治區、直轄市範圍內實行檢查互認。2010年衛生部再次發文強調,各省(區、市)同級醫療機構之間要於2010年底實現醫學影像資料互認和常規臨床檢驗項目結果互認。本案則是對上述部門規章在司法實踐中的有效運用,這對於規範醫院診療行為、增加醫院違法成本具有重要意義,同時有關部門也應當加強對醫院過度檢查行為的執法監督。

  法制網烏魯木齊8月3日電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