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9歲女童輟學照顧高位截癱母親兩年(圖)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9月16日 18:09   北京新浪網

琪琪在病房為母親修剪指甲。(記者陳群/攝)

琪琪在病房為母親修剪指甲。(記者陳群/攝)

  琪琪今年9歲,她本該和同齡的孩子一樣,坐在明亮的教室裡讀書,卻因母親高位截癱無人照顧,不得不輟學照看母親。白天,琪琪為母親擦洗傷口,清理褥瘡,端屎端尿;夜裏,她就坐在病房的椅子上睡覺,每隔兩小時,她就要起來給媽媽翻身……

  昨天上午,在安徽省中醫院,記者見到了這個樂觀的女孩。

  9歲女孩照料癱母2年多

  車禍中,媽媽高位截癱,於是不滿7歲的她輟了學,每天給媽媽擦洗傷口、端屎端尿……

  “梅山路中醫院外科六樓,有一婦女三年前高位截癱,現在在這接受治療,她的女兒已經9歲了,因為家庭困難上不起學,孩子父親也離開了她們。”幾天前,合肥市民錢先生前往中醫院看望妻子時,看到病房有這樣一對母女。

  昨天上午,記者來到省中醫院外科樓的六樓病房,瘦小的琪琪正站在床頭,將一根插有吸管的杯子遞到媽媽嘴邊。看到記者進來,她放下水杯,搬來板凳,讓記者坐下,然後走到床尾,掀開被褥,用一雙小手給媽媽按摩。

  琪琪的媽媽叫郭守雲,今年38歲,淮南人。三年前,前夫騎車帶她回家途中栽倒在地,她當場昏迷不醒。經過9天9夜的搶救,郭守雲終於醒過來了,但醫生診斷說,她高位截癱,恐怕再難站立、行走。

  當時郭守雲已經離婚,和她一起生活的前夫,在之後不久便徹底離開。為了照顧癱瘓在床的媽媽, 2010年5月,剛讀小學一年級的小琪琪輟學了。

  “女兒很懂事,每天都給我洗臉刷牙、洗衣做飯,喂吃喂喝,她什麼活都會幹。”郭守雲說,自從她車禍出院後,琪琪承擔了全部的家務。不僅如此,由於郭守雲下半身完全失去知覺,臀部常生褥瘡,擦洗傷口、端屎端尿的事情也由年幼的琪琪來完成。

  畫筆記下她對媽媽的愛

  琪琪的繪畫本裡,每一頁都有她和媽媽的身影。她向記者描述她的畫時,媽媽背過身,淚流滿面。

  郭守雲說,她家住在淮南市謝家集區的農村, 2003年9月17日,她生下一對龍鳳胎,這就是琪琪和她的小哥哥。不久後,丈夫因盜竊入獄。最絶望的時候,她曾想過帶着兩個孩子離開人世,但最終她選擇了留下孩子,想自殺了事。幸虧被朋友及時發現,她被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因無力撫養兩個孩子,她把兒子送給姐姐撫養至今。丈夫出獄後,他們離了婚。

  半個月前,郭守雲在家高燒不退,被送到當地醫院後,醫生發現其左臀褥瘡傷勢嚴重,又被轉到省中醫院治療,琪琪也跟了過來。

  “皮膚以下傷情非常嚴重,是因為長期躺在床上,血液不流動造成的。”醫生介紹說,郭守雲臀部褥瘡深達骨頭,已引發慢性骨髓炎,“至少要治療三個月。”

  記者注意到,醫生在給郭守雲翻身時,琪琪快速從病床的一側跑到另一側,熟練地將一個抱枕夾在郭守雲的兩腿之間,蓋好被褥。其間,郭守雲在向記者講述這些年的不幸時,淚如雨下。站在一邊的琪琪拿來紙巾,為媽媽擦拭淚水。

  “這是我和媽媽,她帶我在公園裡澆花;這是媽媽在吃飯,菜是我做的;這是媽媽在……”琪琪的繪畫本裡,每一頁都有她和媽媽的身影。聽到琪琪向記者介紹她的畫,背向女兒的郭守雲悄悄地落下了眼淚。

  媽媽住院她沒睡過安穩覺

  對琪琪來說,最難熬的是夜晚。每天晚上,她都睡不好,因為每隔兩個小時,她就要給媽媽翻次身。

  “琪琪,起來了!”住院半個月來,每天早晨6點鐘左右,郭守雲睡醒後,經常看到琪琪坐在板凳上,雙手抱着腿睡覺。

  聽到媽媽的叫聲後,她立即走下板凳,拎着水瓶去樓道口打熱水。然後,她會把擠好牙膏的牙刷遞給母親,又拿着盆和毛巾,到衛生間接涼水,再兌上一些熱水,把毛巾擰好後給母親洗臉。“每隔一天,她還幫我擦洗身體,很多地方我夠不到的,她都幫我擦。”郭守雲說。

  早晨洗漱完畢後,琪琪會拿着媽媽給的幾塊錢,到醫院食堂打一份稀飯和兩個饅頭,開心地和媽媽吃早飯。“吃完早飯,她又幫我按摩。上午的時候,她會坐在板凳上補會覺。下午沒事的時候,她會拿着人家送來的書,自己趴在椅子上看書、畫畫。”

  對琪琪來說,最難熬的是夜裏。夜裏每隔兩個小時,她都要給媽媽翻身。“我知道她夜裏非常困,但她每次起來幫我翻身時,都會問我要不要喝水,要不要撒尿……”郭守雲說, 2年多來,琪琪每天都是這樣度過的。

  很多病友和家屬看到年幼的琪琪如此懂事,經常給她帶些吃的、喝的。看到與自己女兒同齡的琪琪不能上學,病友王寶琴找來女兒的學習資料和文具,讓琪琪在病房裏學習。為了給郭守雲母女補充營養,前天晚上,王寶琴偷着跑回家,燉了一鍋魚湯帶到醫院。

  對話郭守雲:心疼女兒

  記者:琪琪很懂事啊。

  郭守雲:是啊,這幾年,我們母女倆相依為命,我不能動,都是她照顧我,什麼家務活都是她干,沒有她我早就死了。有時我對她說,女兒啊,你跟媽媽一樣命苦啊!她聽了之後什麼話都不說,看我哭她也跟着哭,還幫我擦眼水。

  記者:女兒這麼懂事,別再想輕生的事了。

  郭守雲:還是想,從女兒出世到現在,我想過很多次,她應該去上學的,可是因為我承受了這麼多。每次她忙前跑後,我看着就心疼,覺得對不起女兒,是我拖累了她(流淚)。我這病是沒希望了,如果哪一天能有人照顧我女兒,我自殺也能不拖累她了。

  記者:希望前夫回來嗎?

  郭守雲: (嘆氣)他不會回來的。

  對話琪琪:我想上學

  記者:想爸爸嗎?

  琪琪:不想。

  記者:照顧媽媽累嗎?

  琪琪: (笑了笑)不累,我都會幹,媽媽不能動,哥哥在上學,我會照顧好媽媽的。

  記者:想上學嗎?

  琪琪: (思考了一會兒,有些害羞地說)想,上了學就可以找工作了,可以掙錢給媽媽治病。(又思考了一會兒,補充說)可是我上學了,媽媽誰來照顧呢……(記者胡廣/文 陳群/圖)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