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少女為供男友讀書做模特遭潛規則 生下孩子殺死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5月14日 01:59   北京晚報

  美麗的17歲鄉村女孩張娜,為了貧困男友能夠讀大學,撒謊來到北京成了“北漂”,最終不得不做了一名小模特,在T台上為男友的學費掙扎。在殘酷的競爭中,她接受了潛規則,最終男友也離她而去。此時19歲的她已懷有身孕,嬰兒猝然降生,倉皇中,對愛情絶望的小模特將剛剛出生的嬰兒殺害。今年2月,張娜以故意殺人罪站上了被告席……

  丁一鶴

  7月的一個晚上,河北張家口市郊外一座荒涼的小山坡上,一對少男少女仰望天空,流星雨正燦爛地划過夏季的星空。高考剛剛放榜,而這對少男少女卻不得不面對分離,淚水流過兩人的臉龐。

  女孩張娜這年17歲,家境不錯。男孩是她的同班同學杜浩,杜浩上有四個姐姐,因為超生孩子多,在農村是典型的貧困戶。他能讀到高三,家裏已經債台高築。杜浩雖然考進北京的大學,但他正為自己的學費愁眉不展,而張娜比他更鬧心。

  青梅竹馬

  在高二上學期,張娜就特別愛看杜浩打籃球,但是杜浩把目光瞄向她時,她又連忙把眼光調開。杜浩是班上成績最好的男生,而張娜也是前3名的成績,常常被老師和杜浩並列表揚。張娜不僅成績好,人也漂亮,16歲時候已經躥到了1米7的身高,錐子臉大眼睛,同學們都說她是天生的模特。

  十月初,一個暖暖的灑滿陽光的下午,課間坐在窗邊的張娜把目光從書本移至窗外,想去看看操場上杜浩在不在打球,突然就看到玻璃窗上正貼着杜浩的笑臉,然后,他用彩色粉筆在窗上寫下:我愛你一輩子!

  同學們“哄”的一聲,張娜臉紅得像個蘋果,但覺得心裏暖暖的,眼前彩虹一片。隨后,兩人的家長被請到學校談話。

  到了高三,聰明的杜浩聽了父母的勸告,一心備考,減少了和張娜的接觸,最后考上了夢想中的大學。可是,家裏卻告訴他,幾個姐姐工作都沒有着落,絶對沒有錢供他讀書,父親又查出肝硬化,還不知道有無癌變可能,需要治療。在殘酷的現實面前,杜浩准備放棄大學去南方打工。張娜卻因為戀愛分神,原本可以考本科的她,連三本綫都沒過,只收到了幾個民辦大學的通知書。

  晚上兩人相約在村邊。杜浩流下了悲傷的淚水,這淚水像滾沸的開水,一滴滴地燙在張娜心上。她突然有了決定:“你的前途更重要,不要哭。我賺錢供你上大學!”

  杜浩驚呆了:“這樣行嗎,你犧牲太大了,我怎麼能……”張娜咬了咬嘴唇:“我收到幾個民辦大學的通知書,我就說我去讀北京的民辦大學了。愛讓我勇敢,我願意追隨你的世界,讓你的願望都實現!”

  愛情讓張娜陡然變成美少女戰士,像有了無窮的力量去戰鬥。回到家,她拿出一份民辦大學的錄取通知書,告訴父母,她要去北京讀書,學費和生活費一學期只有八九千,請父母支持一下,以后她到北京工作了再把父母接去享福。張娜父母都是小學文化的農民,自然由着她忽悠。

  這邊,杜浩也給父母扯謊說,自己問了,能申請到學校的助學貸款(這種貸款其實是到了上的學校了才能酌情申請),以后畢業了再分期還給銀行。杜浩父母聽了興奮不已,叮囑兒子用心讀書。

  9月3日,兩個少年打點了行李,和父母告別。車一到北京,張娜就陪着杜浩趕到大學校園,交學費,買被褥,買開水瓶,買飯卡,准備軍訓的服裝……張娜帶來的8000多元恰好辦完了杜浩的入學手續,張娜將收據和學生證放在杜浩手心后驚訝地發現,手上只剩不到1000元錢了。

  在剛認識的一個女老鄉幫助下,張娜在西城區租到了500元一月的地下室,就是這種10平方米的全黑無窗地下室,還得交3個月房租押1個月的租金。張娜哀求了半天,才租下了這個只有一張床的狹小空間,地下室一共有30多間這樣的出租房子,盡頭有個狹小的廁所和澡堂,每天供應2小時熱水,平攤電費水費。那位老鄉看到張娜的狼狽樣子,一再告誡她:“北京不是好闖的,你怎麼不好好讀書來這裏當北漂,你可要想清楚!”

  晚上,饑腸轆轆的張娜等來了杜浩,吃完了泡麵和火腿腸,兩個年輕人倒在灰塵橫飛的床上,杜浩一再說:“對不起,讓你受苦了,一讀完書我就娶你,養着你讓你享福!”張娜把第一次獻給了初戀,她覺得,只要愛情在,她什麼都不怕!

  可是,這鋼筋和水泥鑄就的都市,真的比她能想到的還要荊棘叢生。

  為愛北漂

  杜浩迅速融入了大學生活,而張娜還苦守在地下室裡。杜浩每天9點半熄燈前在寢室給張娜打5分鐘的電話,還得張娜守在地下室出口的公用磁卡電話上等候半小時。每到周末,杜浩會陪着張娜窩在地下室裏面,講述自己大學的見聞,張娜羡慕極了。

  可是,在杜浩不在的日子裏面,除了寂寞就是焦灼,張娜很快就又沒錢了,只好數次打電話要父母往她的銀行卡裡打錢,說北京消費高,同學之間要應酬,要給老師送禮搞課題,就這樣騙着父母又要了5000元。

  擔心找家裏要錢的次數多了會穿幫。11月初冬,張娜跑到附近各寫字樓找工作,用人單位一聽她才高中學歷都拒絶了她。好不容易,她在寒風中發了3天的傳單,拿到100元,結果發燒2天,這錢連買藥都不夠。去勞務市場,人家說她這樣年紀做保姆太小了……

  周末,杜浩來到地下室。張娜發現男友瘦了,才知道他為省錢每天只吃兩頓飯。張娜很心疼,趕緊把手上交完房租僅剩的3000元給了男友2500元,還再三叮囑他吃飽。

  白天疲憊地奔波,晚上就指望男友那5分鐘電話,張娜漸漸被孤單包圍。2010年12月的一天,張娜等男友電話直到晚上10點,穿着單薄的她在電話邊瑟瑟發抖,一個打扮入時的高挑女孩說自己手機沒有電了,要插隊打這個電話,兩個人甚至推搡了起來。這時電話響了,張娜接了,哭訴自己的不容易,那邊杜浩安慰了幾句后就掛斷了。

  隨即,張娜又給父母打電話要錢,父母驚訝地問,她讀的是什麼書,怎麼學校天天要錢,他們要來北京看看。張娜嚇得只好解釋,學校說了這是最后一次要錢,因為學校擴招建了太多宿舍,硬件投入過高,要向新生多收一點,自己馬上也要去搞勤工儉學。父母這才決定最后給她打2000元來。

  高挑女孩聽明白了張娜的遭遇,拍拍她肩膀:“別人為藝術追求當北漂,你倒好,為男友當北漂啊?看你身材也不錯,得,姐心疼你,和我一起做模特去!”

  高挑女孩叫宋媛媛,在一家藝術院校讀書,業餘在模特公司兼職,只要經理能給她找到活兒,走秀一場最多可以賺1800元,拍廣告每天1500元,做禮儀小姐則可以每天賺300元。

  張娜一聽賺錢如此輕鬆,經宋媛媛介紹加入了模特公司。部門經理樊程看到張娜眼睛一亮,請她吃了一頓大餐,看着張娜狼吞虎咽,樊程嘴角不住上揚。

  得知這個小姑娘很需要錢,樊程把很多發布會禮儀小姐的單子都給了張娜,一天之內,張娜跟着公司的車跑了4個場子,居然得了800元分紅,總算喘了口氣。這時候樊程就開始在她臉上摸摸,身上掐掐,因為急於要錢,她也不敢反抗。宋媛媛意味深長地告訴張娜,千萬不要得罪了樊程。  從2011年開始,張娜總算可以不找家裏要錢了,還給自己和男友都買了衣服鞋子,給杜浩的生活費也翻了倍。杜浩對女友當模特是一萬個不高興,可這是兩個人現在唯一的生活來源,他也沒有辦法阻攔。

  眼看到了春節,為了不讓謊言穿幫,張娜對父母說寒假要勤工儉學就沒有回家。春節后,樊程就一再暗示張娜要“知恩圖報”,張娜卻一再裝傻。於是,公司把張娜雪藏了起來,走秀、廣告禮儀都不給她接單。整整3個月,張娜一個活都接不到,她聯繫了一些別的模特公司,被樊程知道了,給了她一個耳光,把當初簽訂的合同往她身上一摔:原來張娜進公司是簽約的,違約要給公司賠償。

  一連數天,張娜四處找同事借錢度日。2011年6月的一個周末,樊程突然通知張娜上一個晚上的秀場,可以賺2000元,張娜走了4個小時。走完后已是凌晨1點,樊程說要張娜陪他到后台收拾東西。等后台無人的時候,樊程撲了上來,又累又餓的張娜完全沒有力量反抗,被樊程強暴了。事后,樊程塞給張娜4000元,並拍拍她的臉蛋:“以后我會關照你的!”

  被強暴后,張娜一路哭回到了地下室,一夜無眠。第二天,杜浩來時跟她商量說,寢室裏面好多室友都買了電腦上網,他也想買個電腦,哪怕是個二手電腦,當然她也買一台,這樣兩個人每天可以上網聊天,又省錢又方便。

  又是要錢!張娜崩潰了,她把包裡的4000元錢扔到杜浩臉上,發瘋似地喊道:“拿去拿去,我再也沒有了,我受夠了!”杜浩不明原因,好言安慰了張娜半天之后,話題很快又轉到買什麼牌子的電腦上去了。

  失身的痛苦一遍遍煎熬着張娜,為了守護愛情,讓愛完美,她已經遍體鱗傷,彷彿站在薄薄的寒冰之上,她不知道,最后冰破裂的時候,她會掉進哪個冰冷的深淵……

  殺嬰犯罪

  這以后,樊程隔三岔五就把她拉到賓館開房,每次都不採取什麼保護措施。為了生計,張娜只好忍氣吞聲……

  走秀和演出的時間往往安排在周末,張娜為了賺錢就不能陪杜浩。有時候杜浩就跟着張娜去秀場,當他看到自己的女友美艷照人的樣子,尤其是穿着暴露的時候,他的眼神變得複雜而暗淡,恨不得立即離開。每次活動結束后,杜浩的臉都會像茄子般死灰,而且不跟張娜說話。

  張娜明白杜浩是那種心眼很小的人,但她別無所長,走秀是她目前最便捷的賺錢渠道,除此之外無法保證她和杜浩兩人在京城的生存。權衡利弊之后,她只能繼續走下去。

  2011年11月,張娜發現自己越來越胖,特別是肚子像吹大的氣球一樣。自從被樊程潛規則后,張娜沒吃過避孕藥,她嚇出了一身冷汗,買懷孕試紙一驗,果然懷孕了。

  張娜不甘心,連忙來到婦産醫院檢查,發現胎兒已經4個半月了,醫生以胎兒太大為由拒絶給她流産。張娜悲傷地在街心公園給男友杜浩發短信:“我懷孕了,4個半月了,怎麼辦?”

  杜浩呆若木鷄,並氣急敗壞地質問女友:“按照時間推算懷孕時間是七八月份,那時候我在河北老家你獨自在北京,怎麼會懷孕啊?”

  張娜氣憤難當,打電話質問杜浩:“你能上學,能吃好用好睡好,就是我沒日沒夜走出來的,穿着走,脫着走,跪着走,我就是這樣走下來的!你在我這裏只有索取,作為一個男人,難道你不該有所擔當嗎?”

  “我不是孩子的爸爸,你好自為之。”杜浩決絶地掛斷了電話。

  無情男友

  此時,張娜突然醒悟了,發現懷孕的時候,她不能確定孩子究竟是誰的。但杜浩暑假期間的確有兩個月沒跟自己在一起。她轉而把懷孕的消息發信息告訴了樊程,但樊程回復的是:“我們公司只要模特,沒有什麼孕婦品牌需要代理,你違約金我也免了,解約吧。”

  看完這個信息,張娜如同墜入冰窟窿,她出門買了一瓶二鍋頭,喝了再哭,哭了再喝。第二天下午酒醒后,無奈地去找了一家小診所,服藥后卻劇痛難忍。她強忍着打車到醫院檢查,醫生告訴她,胎兒太大,吃藥打不掉,讓她不要再這麼胡鬧了。

  張娜不敢再輕舉妄動,孩子留在了腹中。

  張娜回到地下室裡,她給杜浩打電話,杜浩卻直接掛掉,一次又一次,張娜絶望了。

  杜浩再也沒有來看過張娜,樊程更是避而不見。既然打不掉孩子,索性生下再說。張娜天天將自己灌得爛醉,她不願意清醒。

  2012年4月5日,醉酒后的張娜突然感到一種從來沒有過的腹痛,而且越來越明顯。她感覺不好,喊了兩聲,一股劇痛襲來。半個多小時后,一個男嬰從下體滑落,孩子大聲哭了起來,慌亂之間,糊涂的張娜剪斷臍帶,找來裝衣服的塑料袋把孩子丟了進去,並扎緊袋口,又連忙抓起床上的黃色被子,把孩子包裹成一團,掙扎着爬起來,將男嬰扔在了小區外面的垃圾桶內。回到地下室后,張娜繼續昏睡了過去。

  一小時后,一位市民在垃圾桶邊上聽見微弱的嬰兒哭聲,忙打開垃圾桶的蓋子,挑開黃色的棉被,赫然發現臉部已經烏紫的男嬰!

  警車和急救車同時趕來,棄嬰被送往醫院進行救治,當晚9點,男嬰終因搶救無效死亡。死因診斷為新生兒肺炎、新生兒肺出血、急性呼吸衰竭及急性心力衰竭。與此同時,張娜被抓獲歸案,第二天,由於張娜剛剛分娩身體虛弱,張娜被取保候審接受治療。

  警方通知了張娜的父母,趕到北京的父母錯愕驚慌,她們只知道女兒在北京讀書,怎麼會懷孕生子后又殺死呢?

  案件開庭時,張娜當庭如實供述自己為愛不顧一切犯下的罪行,並且真誠認罪悔罪,希望獲得法官諒解。2013年2月20日,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以張娜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有期徒刑3年,緩刑4年。J150  

(原標題:為了貧困男友能上大學 痴情少女落入圈套)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