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法院判決性侵幼女嫌犯無賠償 檢察官承認失誤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6月13日 19:37   雲南網

犯罪嫌疑人之一周某家的大門緊鎖

犯罪嫌疑人之一周某家的大門緊鎖

  宣威兩幼女遭性侵案經兩審后,受害者家屬仍不服判決要求再審

  被告家屬拒絶女孩父親10萬元賠償要求

  追蹤報導

  “檢察官工作失誤”

  鋪就的申訴之路

  2010年2月7日,李得府10歲的女兒小紅和9歲的女兒小菲在村后的小坪山撿柴時,遭到同村男孩周輝和周林侵犯。由於檢察官“工作失誤”,導致李得府沒能參庭提起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為此,李得府提出申訴,而原本刑滿釋放的周輝和周林也被抓回再審。

  昨日下午,此案再審二審在宣威市人民法院開庭,李得府夫婦以及周輝和周林的父母都出現在了庭審現場。但李得府當庭提出的10萬民事賠償要求,遭到了兩名涉案男子父親的拒絶。

  兩女兒被性侵

  案件審完受害者家屬才得知

  上個月,宣威市倘塘鎮得宜村委會官寨村的李得府夫婦接到開庭通知后,從打工地浙江坐了30多個小時的火車趕回了家。目前,他的兩個女兒都已經轉學。由於忙於開庭的事,他們至今還沒有見到女兒。但聽親人說到小紅最近身體不好,小菲也比事發前愈加沉默的情況后,李得府夫婦很擔心。

  發生在兩個女孩身上的這起悲劇,要從3年前說起。

  2010年2月7日下午,小紅帶着妹妹小菲到村子后的小坪山撿柴。兩個女兒回家后,李得府發現她們神色異常。一再追問下,小菲才吞吞吐吐地告訴他,同村的男孩周輝(1992年9月出生)和周林(1995年8月出生)追着他們上山,然后對她們做了“那種事”。

  隨后,李得府帶女兒去宣威市人民醫院檢查,結論是“處女膜出血,未見明顯裂痕”。同年3月16日,宣威市人民檢察院對周輝和周林批准逮捕。

  直到3個月之后,李得府到宣威市人民法院了解情況,才知案子在同年6月已經審了,但還沒結果。

  “法官說兩個被告人,一個判了1年半,一個判了1年,但還沒下發判決書。”幾日后,李得府又來到宣威市檢察院,拿不到判決書,這讓他又驚又氣,認為兩被告人沒有得到應有的懲罸,並質疑法院沒有通知他到庭提起民事賠償。

  檢察官承認工作失誤

  曲靖市中院發還要求重審

  從此,李得府開始走上了漫長的申訴之路。直到2010年7月21日,宣威市檢察院公訴科的領導向李得府承認,當事檢察官辦理此案時“存在失誤”。失誤在於,未告知李得府可以委託律師提起刑事附帶民事訴訟,並當場補發給他一張宣威市人民檢察院委託訴訟代理人告知書。

  曲靖市中級人民法院也認為,原判決確有錯誤,指令宣威法院再審此案。2012年9月11日,宣威市人民法院進行了再審。同年10月24日,該院以強姦罪分別判處周輝和周林5年零11個月和3年零4個月的有期徒刑,但駁回了李得府夫婦提出的10萬元附帶民事賠償請求。

  李得府夫婦認為再審判決仍然太輕,而且他們也沒有得到民事賠償,就向曲靖市中院提起上訴。據了解,被告人周輝也在宣判時以量刑過重為由,口頭提出了上訴。

  昨日下午,曲靖市中院審判監督庭在宣威市人民法院第四審判庭不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曲靖市檢察院指派檢察員出庭公訴,曲靖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律師擔任被告人周林的辯護人。經受害人申請,雲南婦女兒童維權中心指派雲南凌雲律師事務所張震律師,為李得府夫婦提供法律援助。

  庭審

  法官當庭訓斥被告父親

  法庭上,各方對案件基本事實均無異議,但周輝和周林辯稱,作案時自己年齡尚小,對小紅和小菲進行侵犯前,並沒有過商量行為、沒有預謀。而且他們兩人分別帶走一個女孩進行侵犯,不能算是輪姦。

  周林的辯護人提出,2012年4月8日,周輝在福建再次被抓時,在當地作供述時還未成年,因為沒有法定代理人在場,屬於非法證據,應當予以排除。因為周輝是1992年出生的,再次被抓時已成年。檢察官聽了辯護律師的意見后,讓他仔細計算后再下結論,辯護律師聽后未做回應。

  審理過程中,公訴人認為,本案再審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準確、適用法律正確、量刑適當。張震律師認為,本案中周輝和周林除未成年人的法定情節外,不存在其他酌定從輕情節,再審一審的判決明顯過輕。周輝和周林及家人也未對受害人進行過任何形式的賠償,甚至連一句對不起都沒有說過。

  法庭上,法官、公訴人和周林的辯護律師均表示,周輝和周林鑄成大錯,父母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不管是從道義或是法律上,都應該給受害人一定的補償,但10萬元的賠償要求卻遭到了周輝和周林父親當庭拒絶。周輝和周林的父親認為,兩名男孩對兩姐妹實施侵犯過程沒有使用暴力,也未對小女孩造成嚴重的人身傷害,所以他們不願賠償。隨后,周輝的父親說了一些與賠償無關的話,讓李得府夫婦情緒激動。眼看庭審現場就要失控,法官當即訓斥了他。

  因案情複雜,本案沒有當庭宣判。

  據了解,法官在開庭前徵求意見時認為,針對此案附帶民事部分的賠償,因罪名特殊和法律依據欠缺等原因,很難直接通過判決的形式來解決。直到庭審結束,李得府夫婦走出法庭,法官依然就賠償問題,與周輝和周林的父母進行調解。

  家人眼裏

  兩個男孩平時性格很好

  由於案件沒有公開審理,周輝的姐姐周平、周林的哥哥周軍只能在庭外等候。周平說,周輝和周林本是堂兄弟,平時兩兄弟的性格都很好,村裡人都很喜歡他們。而周家和李家是鄰居,之前關係很好。

  周平說,案發時,周輝還在上初中,周林在上小學六年級。出事后,兩個男孩的父母都很意外,一時不知所措。而周輝和周林刑滿釋放后,都表示不想上學,在家也待不下去,所以都外出打工。周平說,聯想起平日弟弟的乖巧模樣,她對發生的這些事情也感到很意外。

  事件梳理

  2010年2月7日 兩名幼女被兩名未成年鄰家堂兄弟性侵。

  2010年3月16日 宣威市人民檢察院對兩名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

  2010年5月25日 宣威市人民檢察院對該案提起公訴。

  2010年6月17日 法院一審判處兩被告人有期徒刑一年零六個月和一年。而李得府對判決並不知情,也沒拿到判決書。他走上了漫長的申訴之路。

  2010年7月21日 宣威市檢察院公訴科領導承認,當事檢察官辦理此案時“存在失誤”。

  2011年2月8日和8月8日 兩兄弟刑滿釋放。

  2012年3月2日 李得府的大舅子到宣威市人民法院拿到了2010年6月一審的案件判決書。

  2012年4月18日 周輝在福建武夷山被警方逮捕。一個多月后,周林在宣威境內被抓到。

  2012年9月11日 案件重審。李得府夫婦向兩被告人提出刑事附帶民事賠償共10萬元。

  2012年10月24日 宣威市人民法院以強姦罪,分別判處周輝和周林5年零11個月和3年零4個月的有期徒刑,並駁回了李得府夫婦提出的10萬元附帶民事賠償請求。(吳勝琴)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