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緩刑男子駕車撞死兩人后叫來妻子頂包(組圖)

http://news.sina.com   2014年02月14日 23:04   四川在綫-華西都市報

魏雲駕駛的車輛引擎蓋已嚴重變形,交警對車輛進行調查。(交警供圖)

魏雲駕駛的車輛引擎蓋已嚴重變形,交警對車輛進行調查。(交警供圖)

涉案嫌疑人。

涉案嫌疑人。

  丈夫駕車撞死兩人 妻子頂包父母说謊

  肇事司機曾因醉駕被吊銷駕照,事發時仍處於緩刑期

  @華西都市報:2月10日凌晨,魏雲在駕車回家途中,撞上了一輛電動自行車,致車上兩人死亡。而就在去年12月,他才因醉酒駕駛被判拘役3個月,緩期半年執行,5年內不能駕駛機動車輛。就在處理這件“一錯再錯”的事情上,妻子決定為他頂包。

  人物素描

  魏雲,去年12月,因醉酒駕駛被判拘役3個月,緩期半年執行。今年2月10日,他在駕車回家途中致兩人死亡。

  華西都市報訊 (記者李鑫實習生宋波) 2月10日凌晨0時,在成都銀杏大道,36歲的龍泉人魏雲駕車撞死了兩個人,他此前剛因醉駕被判拘役緩期執行,駕照已經被吊銷,妻子張萌最終代替丈夫頂包自首。

  包括張萌在內的魏雲家人都稱是張萌撞死的人,經過成都交警三分局事故民警反復調查,終於在夫妻倆的口供中查到蛛絲馬跡:魏雲自稱坐在后座,副駕坐着自己的朋友。“這不符合正常夫妻坐車時的習慣。”民警说。兩人最終對肇事和頂包行為供認不諱。

  一場事故

  兩人深夜被撞身亡

  2月10日凌晨0時左右,在成都銀杏大道,一聲猛烈的撞擊聲把騎車回家的劉先生嚇了一跳。“一輛黑色越野車把一輛電馬兒撞翻了。”劉先生说,撞擊后越野車並未停下,而是頂着電動自行車繼續前行了一段距離,“電馬兒上的兩個人,都飛出去了。”

  越野車開了一段,甩開電動車駛離了現場。劉先生馬上撥打了120和122報警。很快,成都市交警三分局民警和120救護車趕到。“事發地位於銀杏大道成龍大道路口附近,第一撞擊點距離最近的一名傷者超過了100米遠。”民警介紹,經過醫護人員確認,電動自行車上被撞的兩人一人27歲,一人19歲,全部身亡。

  一次逃逸

  喝酒上路撞人不停

  這輛車牌號為川A7AR**的越野車,事發時駕駛人是龍泉人魏雲。“我和朋友張先生夫婦一起吃晚飯,我喝了點酒。”魏雲说,晚飯后一行3人駕車准備回家,“我開的車,張先生坐副駕,他愛人駕駛另一輛車跟在后面。”

  撞到人后,魏雲並未停車,徑直往家的方向開,“當時感覺撞到什麼,但車是正常行駛,有點害怕就趕緊離開了。”

  魏雲並未回家,而是在家附近停車,打電話給妻子張萌和自己的父母。張先生則陪着他,等待家人的到來。

  一夜思量

  商量6小時妻子頂包

  很快,妻子和父母都到了。6個人圍着這輛引擎蓋已嚴重變形的車,商量該怎麼辦。“一開始,我提出去自首……”魏雲事后回憶,大家最先討論事故中是否撞到人,但他稱自己和張先生並不能完全確定。

  這輛車的車主是張萌。車的保險齊全,處於正常狀態。“我老婆好像说,車是她的,而我駕照處於吊銷狀態,再撞人的話罪加一等。”整個討論中,魏雲腦袋處於有些懵的狀態,他甚至記不到自己有沒有勸阻這一決定。

  從撞人起的6個小時裏,6個人決定由張萌去頂包投案,並達成“攻守同盟”,商量了錄筆錄的細節。早晨6點,魏雲的父母陪着張萌前往洪河派出所投案,魏雲則回家等待消息。

  一個破綻

  坐車位置反常露餡

  “派出所將案件移交至我分局,我們隨即成立調查組展開調查。”交警三分局民警介紹,投案的張萌和魏雲父母堅持,張萌就是肇事者。在對張萌做筆錄時,發現她對事發現場的描述很模糊,事件經過也自稱記不太清了。她堅稱,事發時只有她開着車,魏雲、張先生坐在車內。

  “目擊者稱,撞擊瞬間該車突然向右行駛,撞上了電動自行車。”民警说,在調取監控后,發現肇事越野車前行一段距離后右轉離開,后面跟着一輛轎車,“兩車應該是一起的,張萌對細節有隱瞞。”

  在進一步詢問中,破綻出來了。張萌稱,駕駛車輛時張先生坐在副駕駛,魏雲在后座。“通常夫妻倆坐車,妻子駕車老公會在副駕。張萌的描述不合常理。”經過專業刑偵調查,民警基本鎖定張萌有頂包嫌疑。在對她、張先生、魏雲和其父母分開詢問調查后,幾人先后承認了頂包行為。事件還原

  肇事者剛醉駕入刑

  “他的駕照被吊銷了,原因是醉酒駕駛。”民警介紹,去年12月,魏雲因醉酒駕駛被交警五分局民警當場擋獲。隨后,成華區法院判處魏雲拘役3個月,緩期半年執行。“也就是说,他此前因醉駕違法,5年內不能駕駛機動車輛。”最新進展

  妻子、父母涉嫌包庇

  前晚,魏雲因駕照吊銷期間繼續駕駛機動車輛違反《道法》相關規定,被帶往成都市拘留所行政拘留15天。同時,他交通肇事的行為被警方刑事立案調查。

  “張萌和魏雲父母、張先生等人涉嫌程度不一的謊報案情甚至包庇行為。”民警说,目前警方還在對此事做進一步調查。

  四川盛豪律師事務所律師周慧敏介紹,張萌通過自身頂包,使她老公逃避法律處罸的行為,已經構成了包庇罪。記者手記

  以愛之名看到一場必輸的豪賭

  此次事故對於魏雲和張萌來说,就如同一場賭博,賭注是兩人的命運。結果他們輸得一塌糊涂。

  被撞死的一名死者,有名4歲的小孩。魏雲和張萌也有兩個孩子,一個11歲的女兒,一個5歲的兒子。兩家人的命運,在撞擊中偏離正軌。或許魏雲也想過,自己的怯懦要是真導致妻子在監獄裏度過幾年,他又要怎樣面對孩子。此次事故中他的飲酒行為無法被認定,但此前醉駕入刑卻沒能讓他有所警醒。妻子是愛着丈夫的嗎?在法規面前,再大的愛也要有個底線。

  對話當事人談及事故幾度哽咽“對不起死者家屬”

  在談及此次事故時,魏雲一直流着淚,幾度哽咽。

  記者:你在吊銷駕照期間,為什麼還要開車?

  魏雲:我心存僥倖。當時喝了酒,又攔不到出租車。

  記者:有沒有要對家裏人和死者家屬说的。

  魏雲:我對不起死者的家屬。對不起父母和兩個娃娃。

  (魏雲、張萌為化名)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