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男子照顧痴呆兄弟22年 放棄工作57歲未婚

http://news.sina.com   2015年07月06日 19:29   信息時報

  在你沉默的世界裏,有我長久的守望。即便生活窘困至此,也無法割捨這一份手足之情。

    好人簡介:

  對於一個年近花甲的單身漢來说,全部的寄托都在照顧兩個痴呆患者,生活似乎會陷入無盡的迷惘。但對於花都區新雅街的鄧廣台來说,這樣的狀況卻是常態,他已經堅持了22年。是“兄弟”這個詞、是父親的臨終遺願,讓他苦心經營了這麼多年,並且還將繼續堅持下去。

  □本版撰文 信息時報記者 周秋敏 通訊員 李濱

  本版攝影 信息時報記者 康健

  好人说:“

  手足之情是改變不了的,哪怕是負擔,也得背負。兄弟只有這一世,沒有第二世,我會守着他們到老。”

  接過父親遺願,苦累不離散

  鄧廣台的弟弟鄧廣昌1歲那年,母親便永遠離開了,距今已經整整48年。那時,9歲的鄧廣台就懂得了父親的艱辛,兄弟三人全靠父親拉扯大。過了20多年的窮日子后,父親也撒手人寰。22年前,父親最后一句“要睇好兄弟”的囑托,變成了遺願,也成了鄧廣台默默堅守一生的信念。他哭着答應了父親的囑托后,哪怕窮得家徒四壁,孤苦無依,依然不離不棄地照顧着痴呆的哥哥和弟弟,而他自己也一直未婚。

  近日,記者在新雅街雅瑤中路鄧廣台的新家裏見到了兄弟三人。大哥鄧廣其今年已經60歲,常年癱瘓在床,大小便不能自理,只能安置在偏廳裏。49歲的弟弟鄧廣昌則一如往常,提着一個蛇皮袋站在自家牆外。天氣太熱,鄧廣台給他加了一頂帽子,搬張凳子到門口,讓他站累了就歇一歇。

  照顧兄弟成了鄧廣台生活的全部,他每天的軸心都是圍繞着兩個兄弟轉。

  照顧兄弟22年,57歲仍未婚

  “他最近幾天感冒了,怕吹風,晚上才把他挪回客廳。”鄧廣台指了指躺在床上的哥哥说。盡管鄧廣台談論的話題與他有關,但鄧廣其絲毫不理會外面的世界。

  鄧廣台说,雖然弟弟天生智力有問題,又聾又啞,一直不说話,但哥哥的沉默其實並非天生。在未癱瘓之前,哥哥會與別人用語言交流,只是摔傷癱瘓后,就不再说話了。

  23年前,哥哥鄧廣其不慎摔傷,但家裏太窮,無法支付10多萬的醫療費用,只能讓他躺在家療養,沒想到之后他再也無法站立。也是從那時開始,鄧廣其開始變得異常孤僻,不再與別人交流。

  “沒錢,沒有辦法。”鄧廣台不時無奈地感嘆,“有時候覺得家裏太安靜了,想找個人说話都沒有。”

  父親去世后的這些年,鄧廣台全力照顧哥哥和弟弟的生活起居,每天忙着為他們洗衣、做飯、洗澡,日夜操勞,日子也就一天天過去了。“我唔理,邊個理呢?”鄧廣台说,曾有人勸他,將兩個兄弟送走,他堅決不同意。

  這些年來,鄧廣台一直是單身。年輕的時候,曾經有人給他介紹過對象,但姑娘看到這樣的家境,馬上就撤了。一晃已經57歲了,他也沒再動過結婚成家的念頭。

  一天都離不開,只能放棄工作

  早些年父親還在世時,鄧廣台會外出謀一份工作,賺點錢補貼家用。父親去世后,兄弟的生活起居一天都離不開他,他也因此拒絶了村裏介紹的工作。“兩個兄弟都沒辦法自理,三頓飯一頓都不能少。”沒有收入,兄弟三人全靠低保過日子。現在,三人每個月能拿到1097元的補助,盡管每年村中有4000元的分紅,但生活依然捉襟見肘。

  “每天花的錢要控制在30塊以內,不然就會連電費也交不起了。”鄧廣台说,街道考慮到他們一家是困難戶,給他免了水費,但每個月70多塊的電費對他來说也是一筆不小的負擔。今年春節過后,新雅街資助鄧廣台家裝了一台空調,但在炎熱的夏天裏,鄧廣台也極少開,“太耗電了,不敢開。”他會主動開空調的時候,就是晚上太熱哥哥睡不着時,打開客廳的空調,兄弟三人一起睡在客廳的地板上。

  為了幫補家計,鄧廣台在院子裏養了20多隻鷄,“小部分留着自己吃,大部分拿出去賣,換點錢,也給他們補充點營養。”鄧廣台说,弟弟鄧廣昌雖然身材虛胖,但身體還好,每天提着個袋子站在大門口,到了飯點就會自己回屋裏吃飯,吃過飯繼續站,“袋子裏裝的是什麼,他從來不給別人看,別人搶也搶不到,實在拿他沒辦法。”

  不過,鄧廣昌雖然痴呆,卻總惦記着哥哥鄧廣台。如果哪一天鄧廣台晚上沒回來,鄧廣昌會一直站在門口等,哪怕很晚了也會痴痴地等。

  生活有了改善

  但也會感到擔憂

  生活雖然清苦,但鄧廣台並沒有太在意。照顧兄弟之餘,他也會給自己找點樂子,比如打開全屋最貴的物品——電視機,聽聽粵劇;和哥哥坐在一起,抽兩塊錢一包的“椰樹”牌香煙。

  就是兄弟生病時,鄧廣台覺得比較煎熬,“要買藥、喂藥,几乎沒有時間睡覺了。哥哥有時候會失禁,我就要洗地板。”記者看到,在鄧廣台家裏,客廳的地板和院子都被沖刷得非常乾淨。

  與早些年相比,兄弟三人近年的生活有一定的改善。曾經破舊簡陋、不足40平方米的小平房,經政府出資修建,變成了90多平方米的新平房,還添置了桌子、凳子、電風扇等傢具家電。廣州一家房地産公司的董事長也承諾會負責三兄弟每月所需的米、油和生活用品,這讓鄧廣台稍微可以喘口氣。

  如今,鄧廣台最擔心的問題是,隨着兄弟三人年紀漸長,各種疾病也會找上門。“沒有醫保社保,最怕就是得大病。”鄧廣台说,除了日常生活支出,口袋裏几乎沒有“余糧”,若有個三長兩短,就只有聽天由命了。

  談到未來的生活,鄧廣台只是簡單地说道,“不是我照顧誰照顧呢?兄弟只有這一世,沒有第二世。我會守着他們到老。”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