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僵持14年拿到6000萬?上海“最牛釘子戶”回應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9月13日 08:15   中國網

  

原標題:摒了14年拿到6000萬?上海“最牛釘子戶”回應:一分沒多拿!

帶着外界關注的一連串問題,記者上門採訪了老張一家。帶着外界關注的一連串問題,記者上門採訪了老張一家。

  馬路中央三層小樓,租戶最多時有10多家

  沿着滬亭北路往北行駛,老遠就看到馬路中央的一棟三層農家小樓,旁邊還簇擁着一圈“裙房”,四車道到了這裏一拐,變成兩車道。

  十多年前,隨着大批房地産項目入駐,再加上價錢相對市區便宜不少,位於郊區的九亭鎮吸引了大量人口。人和車越來越多,馬路就顯得越來越窄了,路面也破損不堪,下雨后積水能達十多厘米深。九亭當地人把滬亭北路稱作是一條被“拖拉機軋出來的馬路”。

  據媒體報導,滬亭北路拓寬工程在2008年10月前有了方案,但由於動遷工程浩大,完工日期一推再推。“滯留戶”從最初的10多戶慢慢減少為4戶,2009年7月份僅剩2戶,一直到2011年1月僅剩下1戶不肯搬遷。

  最后的這一戶便是徐先生一家。他們因為家庭人口衆多,訴求多而與動遷部門僵持不下,始終沒有達成動遷協議。協商拆遷沒結果,最終滬亭北路的拓寬工程只能繞過徐家的房子完成了通車。

  “说我拿到6000萬元,其實沒有”

  陸輝是松江區九裏亭街道動遷辦主任,而老張家則是他一年來密集“攻關”的對象。當天,我們跟着陸輝,從路邊小門進入了張家,只見裏面雖然不太寬敞,倒也乾淨整齊,打好的包裹都用花被單蓋着放在墻邊。

  聽到陸輝的聲音,走出來一位戴着眼鏡的爺叔,看起來清瘦精幹,這就是69歲的張新國。把我們引到樓上餐桌前坐下,老張的愛人徐阿姨還特地給每人倒了一杯茶,十分客氣。

  “最近,聽说我家終於簽約了,外界有各種謡言,親戚朋友紛紛打電話來詢問,今天上午還有3位陌生人上門來打聽。有的人傳,我家拿到了6000萬元,有的说,我家拿到了4000萬元、3000萬元。”

  “我解釋幾句,又有人反過來说——看吧,他家摒了十來年,最后一分錢也沒多拿,你说傻不傻……”

  老張十分健談,一見記者就倒起了苦水,“说實話,到最后,我們確實沒有多拿到房子和錢”。

  2011年曾簽動遷協議,最終拿到4套房

今年8月21日,老張家終於簽約同意動遷,所獲得的補償也並沒有超出九亭地區動遷安置政策範疇。

  今年8月21日,老張家終於簽約同意動遷,所獲得的補償也並沒有超出九亭地區動遷安置政策範疇。 

  最終,他家拿到了大中小三套動遷房,以及按照多子女政策享有的一套給老張已婚女兒的安置房,總共4套房子。

  而老張最初的訴求——“動遷按兩個宅基地算,安置6套房子”,並未獲得政府部門支持。

  “不簽協議沒關係、關鍵是你們保重好身體”

  既然已經當了14年的“釘子戶”,最初的利益訴求最終也並未獲得支持,那老張一家如今為何突然同意動遷了呢?

  “這並不是突然發生的。早在今年初,我們就發現,老張一家人在言談之中出現了鬆動,他們主動提出了幾種解決方案,希望要麼貨幣安置、要麼就近安置……這就说明,動遷有戲了。”為此,街道的班子成員幾次三番上門走訪,與老張一家面對面溝通,研究解決方案。

  而十多年的“滯留”,也讓老張一家心理漸漸發生了改變,“其實,我們也想早點動遷的,並不想影響交通,更不想侵害公共利益”。而且,經過十多年的心理博弈,他們也看出來,政府部門應該不太可能支持他們家“按照兩個宅基地動遷安置”的訴求了。此時,溝通與信任起到了重要作用。

  “去年以來,街道幹部一次次上門,連黨工委書記也親自到我家來了,讓我們很不好意思。”張新國说,街道動遷辦主任陸輝和副主任徐民強更成了自家常客,每次臨走還握手安慰“不簽協議沒關係、關鍵是你們保重好身體”,讓自己很感動。

  強制徵收會白白少2套房子,得不償失

  今年8月19日,陸輝、徐民強又與老張夫婦進行了最關鍵一次溝通,雙方談了兩個半小時。

  他們坦白真誠地告訴老張夫婦:

  你的面前有兩條路,一個是協議徵收,另一個是依法徵收,依法徵收的程序雖然走得比較慢,但已經啟動了,一旦強制徵收,將嚴格按照1:1的面積補償,到時候,你家就不能再享受九亭地區“1:1.25”的動遷安置面積補償政策,也無法享受多子女動遷安置政策,就會白白少了2套房子,得不償失。而且,萬一走到那一步,你們全家人的心態都會很糟糕!更何況,待在這個馬路“碉堡”裏,你心裏真的開心嗎……

  兩天后,松江區規土局牽頭區委政法委、法制辦、九裏亭街道辦事處和九亭鎮人民政府邀請滯留戶一家四口,召開了關於滬亭北路滯留戶動遷安置的專題會議。會上,老張一家對安置面積、補償價格終於達成了認可,表示同意動遷。會議結束后,街道動遷辦會同區第一房屋徵收服務公司上門,與87歲的徐老伯正式簽約,當天終止了依法徵收的程序。

實際上,針對老張家的其他部分訴求,街道動遷辦也爭取進行了一定程度的融通解決。

  實際上,針對老張家的其他部分訴求,街道動遷辦也爭取進行了一定程度的融通解決。  

  比如,老張家提出,房屋徵收后,87歲的老人沒有房子住,想申請先支取自家的部分補償款用來購買一套商品房,街道動遷辦經過積極爭取之后,幫其成功申請支取了70萬元。

  另外,考慮到周三搬家時老張家只有一位87歲老人、兩位近70歲的老人,陸輝還特地安排了四位志願者上門幫助其搬家。说起這些,老張對記者说:“政府部門為我們考慮了不少,我們心裏也是十分感激的。”

  “住馬路中央的日子不好過”

  記者坐在老張家二樓採訪,有一些大卡車經過時,不僅噪音很大,還能立刻感覺到腳下地板和桌子在震動。

  “到了夜裏,往來的大卡車更多,轟隆隆的聲音和震動更明顯。三年前,我丈母娘就是因為心臟病去世的。”張新國坦言,住在馬路中央的日子當然不好過,除了灰塵、噪音、安全隱患,還有心理上的巨大壓力。

  他坦言,十多年來,這一段馬路發生了好幾起大大小小的車禍,自己也於心不忍、坐立不安,“好在,后來政府部門在外圍建起了防護欄”。也因此,他幾年前開始主動給政府部門寫信,希望早點動遷,“把這個碉堡給炸了”,也同時希望自己的訴求能得到滿足。但二者不可能兩全。

  記者在採訪時,87歲的徐老伯兩次從房間裏走出來,饒有興趣地與記者交談。記者問老人:“要搬家了,是不是有點捨不得?”他女兒徐阿姨馬上接過話:“有什麼捨不得的?早就想搬了。”

  因為商品房的空間有限,所以,老張家的大多家什並不能帶過去,只能捨棄。“喏,這兩台大彩電買來1萬多塊呢,現在只能50元賣給收廢品的。空調、八仙桌、其他傢具都帶不走……”老張说,最近,不少親戚朋友過來,一方面打聽他家的真實補償情況,另一方面也順便搬走些有用的傢具等。

老張送給記者的一盆太陽花老張送給記者的一盆太陽花

  臨走,老張還特地來到二樓陽台上,送了一盆自己種的太陽花給記者,“這麼多花草肯定帶不走,只能送給朋友咯”。

  本文為杭州交通91.8綜合整理髮布整理自解放日報上觀新聞、澎湃新聞、網絡等

  “上海最牛釘子屋”基本清空 計劃9月18日零點拆除

  僵持14年后,“上海最牛釘子屋”即將拆除。

  9月13日,住在裏面的徐家人在九裏亭街道的協助下,將屋內的家用物品運抵至新租住的公寓內,目前這棟房屋已基本清空。據澎湃新聞此前報導,多年以來,徐家人住的這棟房屋處在滬亭北路中央。

  當日上午10點多,一輛卡車抵達上海滬亭北路上這處獨棟老宅的門口,身穿橘色馬甲的工人紛紛上樓,幫助徐家人將大件的傢具、電器、被子衣物等運送上卡車。

  房屋主人、87歲的徐先生叮囑着工人們搬運東西的時候要小心,女婿張先生則大汗淋漓,指揮工人們搬運物品上車。

  “9月12日下午剛從新租的房屋戶主那裏拿到鑰匙,所以搬遷拖到了今天。在新房子拿到手之前,我們將在新租的房子裏過渡,那裏有120多平方,是電梯房。”張先生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

  為了搬家,徐先生的孫子、孫媳婦都向工作單位請了一天假。孫媳婦说:“這個家住了近20年了,東西越積越多,現在一下子要打包收拾好,工程浩大。這兩天晚上都搞到凌晨一兩點,累得我牙齦都腫了。”

9月13日,志願者為徐家人搬家。澎湃新聞記者楊帆圖9月13日,志願者為徐家人搬家。澎湃新聞記者楊帆圖

  好在搬家當天,九裏亭街道協調了6名志願者,為徐家人遷入新居提供方便。九裏亭街道動遷辦主任陸輝说:“在志願者的幫助下,9月13日當天能將徐家的物品基本搬空。之后兩天,他們自己再搬一些小物品。按照計劃,9月16日,徐家將把鑰匙交到動遷辦。17日,我們的施工隊伍將進屋做一些拆除前的准備工作。”

  他透露,原來街道將房屋的拆除時間定為9月18日的清晨5點,但考慮到滬亭北路系九亭地區的交通要道,平日清晨6點車流量就逐漸增多,為了周邊交通安全考慮,最終決定房屋的拆除時間定為9月18日的0點08分。

  “一方面不影響拆除當日的早高峰交通,另一方面擔心拆除工作會吸引較多人群圍觀。街道在重新開會后將拆除時間提前到零點左右。”陸輝说,房屋的推倒工程預計將會持續2個小時,爭取在當日6點以前將現場的建築垃圾清理乾淨,屆時也會將滬亭北路的滬松公路至淶寅路區間段內施行暫時封路。

  “等到整個拆除工程結束后,我們會在現場放置水泥圍欄、交通警示牌,提醒過往司機注意,畢竟原來在這裏的房子一下子不見了,怕司機不習慣發生意外。”陸輝透露,他們將爭取在國慶節之后完成對房屋所在區域的道路鋪設。

  來源:杭州交通918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