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作家欲聘人疏堵被指炒作 律師:聘請不合法

http://news.sina.com   2017年10月12日 12:22   新京報

  因早高峰擁堵,昨日,作家路金波在個人微博上表示欲以個人身份聘請退休交警,月薪6600元。

  路金波说,早上出門時,朝陽區馬泉營西路和香江北路口的紅綠燈壞了,堵了七八十輛車,自己指揮了半小時交通。“這個路口白天車流量小,但早上送孩子的校車、私家車很密集,經常擁堵”。

  對此,相關部門表示,該路口紅綠燈為自建,線路出現問題致無法顯示,目前正協調鄉政府處理。

  作家“指揮交通”半小時

  “本人以個人身份,聘請一名退休交警。工作時間為每周1-5早晨7:30-9:00。工作地點:北京市朝陽區馬泉營西路和香江北路口。每月合計工作時間約33小時,月薪6600元。歡迎私信聯繫。介紹線索成功者付酬2000元”。

  昨日9時許,作家路金波在微博上發布上述招聘啟事。

  隨后,其又發微博表示,這個路口附近有多所學校、居民區,2016年立起電線桿,之后設立紅綠燈。幾星期前,燈壞了,昨天早上他指揮了半小時交通。

  路金波告訴新京報記者,自己2011年9月起住在這個區域。該路口東北角是奧特萊斯商場,西南角是馬泉營家園,西北角還有英國哈羅學校、啟明星學校等多所學校。早上送孩子的校車、私家車很密集。“周一,我在700米內堵了90分鐘,今天早上(堵了)40分鐘。”

  公開資料顯示,路金波現任果麥文化傳媒公司董事長。2000年前后因網絡寫作出名,曾以筆名“李尋歡”與寧財神、邢育森並稱“網絡文學三駕馬車”。

  路口紅綠燈壞了近一個月

  昨日,新京報記者在現場看到,路口四個方向立着的紅綠燈,均沒有亮燈。路口來往車輛以轎車為主,偶爾有大型貨車經過。由於沒有紅綠燈,車輛臨近路口時,一些司機都會減慢速度通過。

  “這個路口紅綠燈壞了,有時路過我會按喇叭,但還是要多看下,特別注意些。”出租車司機張先生说。

  “平時工作日還好點,一到周末大家都去附近的奧特萊斯購物,路就堵得不行。”司機楊師傅提到,這個路口的紅綠燈時好時壞。

  此外,馬泉營西路方向上的四個燈,兩個不亮;香江北路方向的兩個燈也不亮。附近居民介紹,壞了有一個月,過馬路全靠自覺。

  隨后,記者以市民身份詢問北京市朝陽交通支隊亞運村大隊。一名工作人員表示,經初步調查,馬泉營西路和香江北路交叉口的紅綠燈為自建,線路出現問題導致無法顯示,目前正在協調鄉政府處理。“我們也注意到燈壞了有近一個月,不知當時是誰建的,目前隊裏正與鄉政府協調。”

  ■ 對話

  路金波:“花錢能修好燈,我也願意掏”

  昨日,新京報記者對話作家路金波。他表示,紅綠燈壞了近一個月,當時事發路段堵了七八十輛車,嚴重影響交通。因此想花錢找個退休交警在這個路口協調引導,就像社區志願者那樣。“也有人擔心這屬於非法執勤。這個問題我也考慮過,如果不能聘請,花錢能修好紅綠燈的話,這個錢我也願意掏。”

  “早上堵了七八十輛車”

  新京報:早上通過這個路口的時候,交通狀況如何?

  路金波:我7點40分出門送孩子上學,走到馬泉營西路,快要到交叉路口時,發現路被堵得死死的。一輛10多米長的卡車應該是從香江北路自東向西開,車頭已經到了路口中心,結果被一輛小白車給別住了。同時,馬泉營西路南北兩側也都是車堵在那裏,就像個死結。我的車子到那裏,等了十多分鐘,一動沒動。

  新京報:看你發微博说,自己下車指揮了半個小時交通?

  路金波:剛開始我也不願意下車,因為孩子在車裏,離開的話會哭。但后來實在等不下去,就下車到路口引導一下。當時有七八十輛車堵在那裏,说實在的,那時候,司機們心裏肯定都想着,只要車能動彈,別一動不動就行。

  那個十字路口,兩條路都是雙向單車道,相當於有八條路,當時只有一條路沒堵上。我就先讓那個別住大卡車的小車和圍住卡車的其他車都轉到那條路上,車輛先給大卡車讓行。只有它走了,這個結才能算打開。

  新京報:這個十字路口一直都這麼堵嗎?

  路金波:我2011年搬到這裏,發現這個路口就沒有紅綠燈,也沒有交警。到2016年路口裝上紅綠燈,此前這裏的紅綠燈時好時壞,但沒過兩三天,就又好了。這回壞的時間比較長,有三四周了。

  這個路口白天車流量比較小,只是早上7點半到9點這個時間段,送孩子的校車、私家車很密集,所以比較堵。比如這周一,我家到孩子的幼兒園距離只有600多米,結果堵了90分鐘。

  “擁堵問題不解決不行”

  新京報:這是你第一次引導交通擁堵嗎?

  路金波:不是,之前去大理、五台山旅遊時也引導過。去大理那次,快到景區時,路上遇到交通事故,一輛小轎車橫在路上。交警在忙事故處理,也沒顧上疏解交通。堵了將近倆小時,眼看天都黑了,我下車走了1000多米去找交警,幫忙挪一下車,讓后面堵的車先過去。

  新京報:為什麼這次想要聘請退休交警?是一時氣話嗎?

  路金波:不是氣話,是認真的。路燈好的時候,這個路口沒那麼擁堵。但現在壞了近一個月,每天早上在這裏花費那麼多時間,的確得不償失。

  如果路燈一直都修不好,我寧願自己掏錢聘請一個退休交警,在早上七點半到九點這個時間段,在這個路口協調引導,就像社區志願者那樣。

  新京報:截至目前有人介紹線索嗎?

  路金波:微博發出去后還真有人私信給我線索。说自己家裏有個親戚是交警部門的一名退休幹部,可以幫忙推薦。不過他也表示,擔心我們這樣屬於非法執勤。這個問題我也考慮過,如果不能聘請,花錢能修好紅綠燈的話,這個錢我也願意掏。

  新京報:有網友為此點贊,也有的認為是在炒作,你怎麼看?

  路金波:這個真不是炒作,也沒這個必要。這是屬於公共服務,花錢雇人引導交通,我也能受益,畢竟這個問題不去解決真的不行。就拿今早例子來说,路口七八十輛車堵在那裏,這就意味着至少有七八十名市民上班要遲到,至少有三四十名小朋友會錯過第一節課。目前這個問題存在,於我來说,真的會降低幸福感。

  ■ 说法

  個人名義聘請退休交警不合法

  北京康達律師事務所韓驍律師表示,個人指揮交通或以個人名義聘請交警或執法人員,是不合法的。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五條規定,交通信號包括交通信號燈、交通標誌、交通標線和交通警察的指揮。“此處交通警察指的是,通過公務員或參照公務員法管理的事業編製人員的資格考試,隸屬於公安交警隊這一國家機關的一種專業警察。”韓驍解釋。

  此外,由於編製名額有限,還存在大量工聘編製的交警,即俗稱的“交通協警”,但其聘請人也只能是國家公安交警部門,而不能是個人。

  “因為交警指揮交通實質是一種行政授權,單一的個人沒有這個權力。”韓驍说,因此,個人聘請的交警不具有指揮交通權力,更沒有處罸違章和偵查交通肇事案件的權力。

  對於作家路金波欲以個人名義聘用並發工資的行為,韓驍表示,其性質是私人聘用,即只在雇佣者和被雇者間存在勞動合同關係,一旦因指揮失誤或其他原因導致安全事故發生,路金波需負全部責任,得不償失。

  “他的出發點是好的,想着有人指揮交通,保證路口通行安全。但這種方式並不可取,錯誤的指揮比沒有指揮更為可怕”。韓驍提議,可以及時向當地道路、交通設施的養護部門或管理部門反映,讓其設置警示標誌並及時修復紅綠燈,保障交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