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9歲女孩失去親人 被13個同學家長輪流接送上下學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7年11月13日 15:03   新京報

  原標題:女童失親 “13個爸爸媽媽”輪流接送

曹師智是小雨所在班級家委會負責人,是接送小雨的主要發起人之一。新京報記者 彭子洋 攝曹師智是小雨所在班級家委會負責人,是接送小雨的主要發起人之一。新京報記者 彭子洋 攝

  沒有父母的陪伴,“13個爸爸媽媽”拉着9歲小雨的手,在一公里的上學路上往返數月,沒有間斷。

  今年6月,小雨的父親突發腦溢血不幸去世,而小雨的父母又早年離異,小雨只能和奶奶相依為命。但奶奶患有腿疾,接送小雨上下學成為眼下最實際的難題。

  在家長們眼裏,小雨一直是他們關心愛護的對象。小雨父親去世時,家長們曾想捐款幫助,但在了解到孩子迫切的接送問題時,他們自發組織接送小雨。對於未來接送孩子的時間問題,學校家委會負責人曹師智表示,“一開始做這件事就打算長期堅持,一直接送到小雨長大,不再需要為止。”

  父親突然去世

  周六下午3點,曹師智驅車前往小雨的家。

  就在前一天晚上,曹師智接到小雨奶奶的求助電話。原來,學校要求每個同學上交一張7英寸生活照,本來周五是最后期限,但沒有照片的小雨卻交不出。周五晚上,小雨央求奶奶陪她去拍一張,急得哭了出來。腿腳不便的奶奶連樓都下不去,只好向曹師智求助。

  類似這樣接送小雨,曹師智等家長們已經習以為常。自從今年6月小雨父親去世后,小雨就成了全班家長的孩子。

  回憶起那天的情形,小雨的班主任田老師说,今年6月1日上午,小雨遲遲未到學校上學,隨后他接到小雨父親信息,说小雨奶奶生病住院,要晚點送小雨來上學。當天,雖然遲了些,小雨父親還是將小雨送到了學校。

  小雨父親一人拉扯孩子,還要照顧老人,田老師知道這一情況,覺得孩子晚一點上學也是情理之中。誰知,小雨父親當天上午回家后就出現了意外,隨后在送醫途中去世。田老師说:“孩子的姑姑表示想要讓小雨轉學,但奶奶怕耽誤小雨上學,還是希望孩子能留下來。”

  家長們也迅速了解到小雨的情況。如何能幫助孩子,家長們開始討論起來。有的说捐款,有的说慰問。家委會負責人曹師智表示既要幫忙,又要考慮孩子的感受。所以,必須要了解她家的具體困難再出手援助。

  13位家長的接送任務

  小雨還不記事時,父母離異,此后小雨就與父親、奶奶一起生活。作為家委會負責人,曹師智經常組織家委會一些活動。在他的印象中,小雨父親一人拉扯孩子不易,最后一次見面是今年5月,小雨父親说,他想把工作辭掉,回通州工作,這樣就方便照顧一老一小。

  小雨家住通州晟世嘉園,到學校只需過一個路口,全程也就1公里。但在小雨奶奶眼裏,這段距離不可逾越。由於腿疾,即使平常買菜,都需要熱心鄰居幫忙。小雨父親去世后,曹師智、聶良兩位家委會成員先后到小雨家看望,了解到目前最大的問題就是無法接送孩子。

  家長們合計輪流接送小雨。家長們商量后決定,成立一個互助群,在班內統計有條件可以接送小雨的家長。

  盡管表達出意願的家長很多,但家長們考慮,接送小雨是一個長期工程,既需要真誠的意願,也需要合適的條件。除此之外,還需要制定詳盡的排班表,提前排好接送順序,並保證有突發情況能及時找人接替。

  最后,全班幾十位家長中有13人具備條件。曹師智每周日都要制定下一周的排班表,並在互助群內公示。誰有特殊情況,也需要提前和曹師智打招呼,以便安排人接替。令人感動的是,十幾位家長中,不管颳風下雨,都能堅持接送小雨。“有的家長家裏孩子不止一個,但是還能堅持接送,真不容易。”曹師智感慨道。

  與孩子的交流

  “曹叔叔好!”一進小雨家門,小雨已經穿戴整齊,與奶奶在客廳等候。曹師智帶小雨下樓,到了樓門口,小雨主動去開單元門,等曹師智通過后再把門帶上。到了車前,小雨自己打開車門,上車后又自己關上。小雨力道不夠,車門沒有關緊,曹師智提醒小雨后,小雨再次把門關上。

  在曹師智眼中,小雨主動為其開單元門和自己開車門的行為,都是半年來心態逐步開朗的跡象。曹師智還記得第一次送小雨回家的情景,因為對環境不熟悉,曹師智開車在小區裏轉了半天,但坐在后座上的小雨,因為不愛说話,也沒能及時提醒他。到了車門前,小雨就站在那,不知道自己去主動開門。

  “一開始接她時,孩子可能還沉浸在喪父之痛裏,顯得有些孤僻,不愛说話,問她也是簡單回答。”從那以后,曹師智經常注意和小雨多聊天。

  開車路上,曹師智問小雨最近學習怎麼樣?小雨回答,剛剛過去期中檢測,數學成績不太理想。曹師智隨后鼓勵小雨不要灰心。一路上,倆人有说有笑。談到上次去科技館的經歷,小雨高興地回答:“開心!下次還想去。”

  “送到孩子長大”

  每天接送小雨看似是一件簡單工作,但其中卻蘊含著情感交流的內涵。在前期的接觸中,家長們就商量,在接送過程中要注意與孩子的交流,幫助小雨走出陰影。

  “大家一開始接觸都很小心,擔心孩子剛剛遭受打擊,會排斥陌生人接觸。”接送路程雖短,但畢竟不能只開車不说話。曹師智在接送時,特別注意詢問孩子的近況,並提示小雨要學會力所能及地幫助別人,這樣自己也能收穫快樂。起初,小雨顯得孤僻,不會主動打招呼,而現在的小雨,則會主動和曹師智問好。

  曹師智回憶,第七次接小雨時,一向靦腆的小雨竟然主動為他開了防盜門,他開心地連聲“謝謝”。在電梯裏,他問:“小雨,剛才你幫助我開門的時候,是不是感覺很快樂?”小雨點了點頭。曹師智繼續说:“小雨,這就對了,你幫助別人的時候能夠收穫快樂,我們也一樣,人和人之間就是要相互幫助的。”

  聽完,小雨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這一笑,曹師智回憶當時自己差點掉眼淚。

  小雨的事情被媒體報導后,一些其他班級的家長也主動找來,想要加入接送小雨的隊伍。但家長們考慮到接送隊伍的穩定性,謝絶了這些好心的家長。

  “接送是一個長期工程,我們做這件事的目的,最重要的還是考慮孩子的感受,既要幫到她,又不能讓她覺得不適應”。曹師智表示,一開始與家長聶良商量時,他們就做好了打算,即使其他家長不具備條件,只剩他們倆也會堅持接送。“一直接送到孩子長大。”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