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新京報評:酒托女月入3萬 酒托産業鏈緣何如此猖狂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7年12月06日 18:33   新京報

  原標題:酒托女“分臓”月入3萬,酒托産業鏈緣何如此猖狂?| 新京報快評

  近日,新京報記者卧底調查酒托全産業鏈。據報導,有一種典型的酒托騙局,其組織內部分工明確,“托頭”負責招攬人員,“鍵盤”負責在婚戀網站冒充女性與男網友聊天,在獲得對方手機號碼后由“傳號手”將信息發給“酒托女”。最終,“酒托女”邀約男網友去指定的商家高額消費。

  “酒托”對於大多數人而言,並不陌生。一些消費者也飽受“酒托”造成的權益傷害。即便一些地方也有打擊酒托甚至酒托入刑的案例,但從根本上而言,這樣的行業醜態依舊潛伏滋長。以記者暗訪的這幾家店為例,現在依然在營業。如此的消費環境,怎能讓消費者放心?

  “酒托産業鏈”難打難絶的背后,是巨大的利益鏈條。“托頭”、“鍵盤”、“傳號手”、酒托女以及合作商家等多個環節勾連到一起,相互協作,共同瓜分收益。比如,據“內部人”透露,商家可以分25%,酒托女分20%,“鍵盤”分15%,“托頭”分10%左右。而一些“敬業”的酒托女月入3萬塊錢沒問題;“鍵盤”年收入可達二三十萬等等。

一名女酒托正在給男顧客打電話約見面。一名女酒托正在給男顧客打電話約見面。

  除去背后巨大利益慫恿外,打擊力度不足,也縱容了這些“泛酒托”們為非作歹。可以说,在這條産業鏈中,“托頭”、“鍵盤”、“酒托女”、“傳號手”、商家等,視其情節,均有可能涉嫌違法,具有一定的社會危害性。

  但是一來,消費者遇到酒托,往往顧及臉面,選擇忍氣吞聲。比如,被騙者“不願聲張怕曝光”、“不好意思維權”,還有的壓根“不知道咋樣維權”,以及“怕打擊報復”等等。二來,由於酒托行業具有很強的隱蔽性,對其打擊和查處往往缺乏主動性。

9月16日,北京某KTV內,酒托女在喝兌過飲料的紅酒。圖/重案組37號9月16日,北京某KTV內,酒托女在喝兌過飲料的紅酒。圖/重案組37號

  這就提醒我們的一些消費受害者,落入“酒托”騙局,應保持理智,比如,第一時間固定聊天信息、消費小票、發票等相關證據,並及時向公安機關報警,也可向物價、工商等部門投訴,以最大限度地維護自己的權益。

  “酒托”宰人沒商量,對“酒托”須零容忍,更需除惡務盡,進行全産業鏈打擊。這一鏈條上無論是“托頭”、“鍵盤”、“傳號手”、酒托女以及合作商家,都已經涉嫌刑事犯罪。發現一起,就應順藤摸瓜,揪出一串,讓這些人受到法律的制裁。

  酒托猖獗,固然有隱蔽性、難打擊等客觀因素,但是,只要堅持全産業鏈打擊,每一個環節都不放過,發現一起就徹底根除一窩,相信總會有酒托絶跡的那一天。

  □楊玉龍(職員)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