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新京報談航班乘客猝死:面對意外應執行八該一反對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1月03日 11:26   新京報

  原標題 飛行途中乘客猝死:面對意外也應執行“八該一反對” |新京報快評

▲圖片來自視覺中國▲圖片來自視覺中國

  2017年12月,有媒體報導了廈門一旅客符女士在搭乘海南航空HU7440航班途中昏厥,最終不幸去世的消息。符女士家屬認為航空公司延誤了搶救時間;涉事公司則回應稱,正在和家屬溝通並協助后續處理,對家屬的惡意詆毀或將追責。

  家屬的質疑和航空公司的回應,引發了網友廣泛熱議。有網友認為航空公司“冷血”,也有網友力挺航司應急措施處置得當。1月2日,多家民航自媒體再次還原了此次事件的經過。

  高空中的意外

  符女士所搭乘的海南航空HU7440航班,為一趟由哈爾濱飛往廈門途中經停南昌的航班。根據媒體還原的事件經過,符女士在登機前一切正常、意識清醒。在哈爾濱飛往南昌的途中,符女士曾暈倒在座位上,隨后在乘務員和兩位從醫乘客的幫助下,其恢復意識並告知乘務員“自身已經好轉”。

  在經停南昌期間,乘務員曾詢問符女士是否需要聯繫家人,符女士表示自己能夠聯繫家人,故而乘務員沒有幫助聯繫。在南昌飛往廈門途中,符女士再次暈倒,上一程航班的從醫乘客判斷符女士“已經無意識、無心跳、無呼吸”,同乘務組一併對其搶救,航班立即返航南昌。航班落地后,符女士被送進江西省人民醫院,但回天乏術。

  在萬米高空的狹窄機艙內發生任何意外事件,尤其是乘客突發疾病,絶對是一件很棘手的事情。低於地面的大氣壓,相對緊張的空間大小,醫療設備的相對不足,返航、備降所需時間等因素,都有可能成為航班乘客突發疾病后惡化的誘因。

  可以肯定,這是機組和乘客雙方都不願意看到的事情。也因此,目前國內民航系統有着一套相對規範的應急措施,來應對此類突發事件的隨時發生。

▲官方回應。圖片來自海南航空官方微博▲官方回應。圖片來自海南航空官方微博

  不違規則,但海航還可以做得更好

  從媒體對符女士一事的還原,和海南航空在事后的聲明來看,該班乘務組的急救措施基本及時有效,已經盡到了協助救治義務。而航空公司聲明符女士乘機前隱瞞身體狀況,保留對符女士家屬惡意詆毀或侵權行為通過法律手段追究的權利,也符合《民用航空法》第一百二十四條規定。

  航空公司從規則上來说,確實沒有過錯,但規則是死的,人是活的。在規則之下,難道就沒有自主的判斷和可操作空間來換取符女士的一綫生機嗎?

  同樣是2017年12月,國航北京飛往成都航班起飛后,一名旅客疑似暈厥,航班立即返航,以便及時為其提供救治;返航途中,該旅客恢復意識,情緒激動;飛機落地北京后,該旅客拒絶下機要求繼續行程,隨后被強制帶離。

  這兩次事件的共同點在於,發病旅客都恢復了意識,能夠自主個人行為。而不同點就在於,國航為了旅客安全和航班安全,強制發病旅客下機;海航則是在徵求發病旅客意見后,繼續行程。

  顯然,如果海航當班乘務組在南昌經停時,多一個心眼,將符女士送下飛機並中止其行程,可能結果就不是今天這樣。這並不是責怪當班乘務組處置不當,而是在一名乘客已經猝死之后的反思——民航系統,還是要抱着生命第一的觀念,來處置任何機上意外。為了乘客的生命安全,不能抱有任何的僥倖心理,也不能有一絲懈怠。

  而這就要求各個航空公司要重新樹立在應急狀況下的處置觀念,此時,中國民航秉承多年的飛行安全文化“八該一反對”就是借用學習的範例。“八該一反對”要求,面對低於機場、機長天氣標準等情況,“該返航的返航、該備降的備降”。

  那麼,面對乘客突發身體狀況,哪怕治療后意識清醒、病情穩定,是不是也可以要求“該返航的返航、該備降的備降、該下機檢查的下機檢查”呢?

  □陳城(媒體人)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