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警方通報昭通案嫌疑人為孩子爺爺 家屬不能接受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1月11日 14:42   新京報

  原標題:警方通報“昭通案” 嫌疑人為孩子爺爺

事發時,火勢最嚴重的是東側兩間房子,屋頂被燒塌,只剩墻體。事發時,火勢最嚴重的是東側兩間房子,屋頂被燒塌,只剩墻體。
1月9日,事發現場散落着一張遇難小孩剛出生時的照片,相框上寫有“祝寶寶健康茁壯成長”的字樣。1月9日,事發現場散落着一張遇難小孩剛出生時的照片,相框上寫有“祝寶寶健康茁壯成長”的字樣。

  ■ “雲南昭通一家七口遭兇案 3死4傷”追蹤

  1月7日凌晨,雲南昭通鎮雄縣一戶七口之家遭遇兇案,事件造成3死4傷,死者為一對老夫妻和他們的一個孫子。其余傷者也是孫輩,最大年齡10歲,最小5歲,頭部均有傷口。

  1月11日,鎮雄縣警方通報,兇手是死者之一、戶主李明華。作案縱火后,他服農藥“敵敵畏”自殺身亡。目前4個孩子仍在醫院治療,處在昏迷當中。

  夜裏的大火

  李明華的家在鎮雄縣花朗鄉法地村內側,房子建於上世紀80年代,只有一層,五間白墻瓦房,十分破舊。正中是堂屋,61歲的老伴張志飛和5歲的孫子睡在東側裏間,另外4個孫子(孫女)與李明華住在西側兩間房,旁邊緊挨着牛棚,裏面養着一頭牛,兩頭豬。

  雲南鎮雄兇案發生時,房主李明華的鄰居肖澤飛,聽到了物品燃燒爆裂及房屋倒塌的聲音。她看到李明華家的房子燃起大火,趕緊穿着拖鞋往外跑,邊跑邊喊人救火。

  肖澤飛記得,當時的時間是7日凌晨4點半。

  此時,李明華家堂屋和東側兩間房被火吞噬,西側兩間尚未起火,趕來救火的鄰居宋興科用腳踹開房門,把睡在屋裏的4個孩子抱了出來。

  肖澤飛看到孩子們“口吐白沫,滿臉都是血”。她和鄰居們馬上報警,並叫人聯繫李明華的兒子,孩子們也被送往鎮雄縣人民醫院治療。

  李明華有三個兒子,他們都帶着媳婦在福建、廣東打工,一年到頭回不了幾趟家。除了小兒子家把一個孩子帶在身邊外,其余5個孩子都跟着老兩口生活在鎮雄老家。

  “沒看到伯伯(李明華)在哪,還以為睡在着火的那間房子。”肖澤飛和幾個鄰居趕緊救火。

  路邊傳來手機鈴聲,另一名鄰居郭天懷順着聲音過去,發現李明華躺在房子右側的大路上,口吐白沫,右手有血跡。

  鎮雄縣公安局隨后發布通報稱,花朗鄉法地村田灣組李明華家瓦房失火,李明華、張志飛(李明華妻子)、李某然(李明華孫子)3人死亡,另有4人(均系李明華孫子、孫女)受傷。

  漏雨的屋子

  張志飛和小孫子所在的房間屋頂被燒塌,橫梁也被燒成幾截焦炭,橫插在墻面上。

  4個受傷孩子所在房間位於西側。1月9日,房間土質牆上貼着教拼音的貼紙,屋裏有台老舊電視機,焦黑的牆壁旁是烤火爐,還有幾張桌凳,一些農用工具,房間緊挨着牛棚。

  地上散落着孩子們的衣服、書包、相片。一個木質相框中,有李某然剛出生時的照片,配以“勇敢小不點,茁壯長大”的花字。

  “在村子裏,他家房子的破舊可以排前幾名了。”一位鄰居说,村裏大多是兩層瓦房,還有人建起貼着瓷磚的新房,而李明華家還在漏雨。

  “他家瓦房在我年輕時就蓋了,現在我都50多歲了。”村民劉世江说,因為房子年代久遠,經常漏雨,一家人常常是這邊漏躲那邊,才發現那邊也漏了。

  逢年過節,外出打工的人回來,一家十四口就擠得“挪不開腳”,有時還要去鄰居家借宿。

  肖澤飛也聽張志飛说起,家裏的房子老是漏雨不好住,本來打算翻修,把瓦片換成“琉璃瓦”,粉刷白墻。“后來又聽她说不修了,語氣非常失落”。

  村子裏唯一的李姓

  在鄰居郭有正記憶裏,李明華隨時要幹活,常年穿着深色衣褲,“個子不到160CM,中等身材。”

  郭有正说,法地村田灣組有50多戶,李姓只有李明華一家,他們和村裏其他人也無親戚關係。因父母去世早,從小李明華只能靠自己,手腳利落,勤快又踏實,村裏有人結婚馬上去幫忙,幹活實在,不喝酒,會用煙桿裝一些散煙抽。

  李明華基本不會主動跟人说話,大家在一起吃飯,席間他一言不發,只有逗弄小孫子時有些表情,吃完飯说句“走了”便轉身離開。

  李明華有個妹妹,多年前嫁到河對岸去了,這讓李明華更感孤獨,肖澤飛也曾聽李明華说自己是個“孤兒”。

  “過幾年,孫子給你買的衣服都穿不完。”肖澤飛曾打趣他,李明華笑着回一句:“好勞累哦。”接著說,自己現在有很多后代,很高興。

  肖澤飛回憶,李明華對幾個孩子非常好,平時家裏的東西都不捨得買,母鷄下的鷄蛋也攢着賣錢,攢點錢總是去集市買糕點和水果給孩子們吃。

  郭有正認為,因為沒有親戚幫襯,李明華性格有些懦弱,就連二十多年前與同村的郭某某發生矛盾,對方跑來大鬧,牽走豬、牛,李明華也沒吭一聲。

  被指精神異常

  1月5日這天,李明華花了8塊錢,坐村民的車去花朗鄉街上磨糯米粉,一路上沒有講話。回來后,村民還看到他和老伴去山上幹活。

  案發前一天,村民劉世江看見李明華和老伴,帶着5歲的小孫子去地裏種土豆。另外4個孩子背着書包去上課了。

  下午2點,肖澤飛看到張志飛從門口經過,“大伯娘,你去幹什麼呀?來家裏耍(玩)。”肖澤飛隨口打了一聲招呼。

  “不耍了,我去隔壁問問,哪家還有小豬崽買兩個回去養,長肥了殺給孫子吃。”張志飛笑着應和。

  鄰居郭航说,當天晚上,張志飛來詢問是否有小豬崽,说是還要養兩隻。她問郭航能否幫忙先養着,過幾天再來拿。“她说老伴這幾天精神不行,想等他好一些再把豬拉回去。”

  他回憶,當時張志飛臉色灰暗,精神狀態不太好,说李明華最近一直念叨,“有人要把全家人都趕走,這個地方不屬於我了”。

  二兒子李高兵也聽母親说起,父親最近有一些精神異常。6日一大早,他還接到父親的電話。

  “他第一句話就是,小兵,家裏出事了。”父親告知,有人要把全家戶口注銷,但又不说對方是誰,還讓他別回家,沒用。“他说了十多分鐘,一直在反復说同樣的內容,聽語氣是像受到驚嚇。”李高兵回憶,當時自己正在工地高空作業,父親所说內容又沒有任何依據,就沒有太在意。

  1月7日凌晨,李明華殺傷自己的老伴和孫子后自殺身亡。

  10日中午,張志飛的哥哥張志倫告訴記者,警方告訴家人,走訪左鄰右舍發現,李明華前段時間“神魂顛倒,神志不清,行為反復”。

  兇手父親

  昨晚,當地警方通報,經現場勘查、屍體檢驗、物證鑒定、調查走訪等偵查工作,1月7日發生在鎮雄縣花朗鄉3人死亡4人受傷的刑事案件告破,系死者之一的李明華所為,其作案后服農藥“敵敵畏”自殺死亡。

  “小兵,你家屋子被燒了,快回來。”事發當天早晨,鄰居打電話告訴李高兵,家裏四個孩子受重傷被送往醫院,兩個老人和最小的孩子遭遇不測。

  在福建、廣東打工的三對夫妻馬上往家趕。直到8日凌晨看到病床上的孩子,“感覺像做夢一樣,禍從天降。”

  醫生说,4個孩子均是頭部破裂,一直處於昏迷狀態,情況不樂觀。記者9日在鎮雄縣人民醫院看到,4個孩子均收治於重症監護室,尚未脫離生命危險。

  李高兵说,受傷的是他與大哥家的孩子,死去的李某然是三弟李高愧家的。

  11日早上,李明華夫婦和5歲孫子按當地風俗土葬,現場擠滿了人。“不管認識的不認識的,都來送最后一程,太可憐了。”肖澤飛说,隔壁甚至河對岸幾個村的村民都來幫忙。

  土葬是李明華家人商量決定的,他們還抱有一絲希冀。“就想着哪天有新的線索還能開棺檢查。”

  他們無法接受兇手是自己的父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